第8章 8.来啊!互相伤害啊

《长春功》被随意的扔了过来,林长安也不含糊,拿起修仙古书一秒就进入了为人师表的状态,他有信心带领小姐姐踏入修仙之路,毕竟他可是林府第一修仙天骄,这可是阿爹亲口说的。

可从头一翻修仙古书,林长安突然想起来一个关键问题,还不知道小姐姐有几个灵根呢?这没灵根可没法修仙的。

于是林长安连忙问着话,又怕自己说不清楚,还伸出手指比划着:

“阿巴阿巴阿巴(小姐姐,你还没告诉我你有几个灵根呢,没灵根可不能修仙哦!)”

宋晚灯看着林长安在她面前嚣张的比划着手指,一会伸出一个,一会伸出三个的。

宋晚灯盲猜都知道,这小屁孩正嚣张的问:

搞快点,抄多少遍啊,少爷我可忙得很,10遍?还是30遍?

麻蛋,还10遍?30遍?就这么点,小屁孩你瞧不起谁呢!

宋晚灯大手一挥,五指一张,嚣张无比的说道:

“阿巴阿巴(抄五十遍,谁先抄完,谁赢,就问你怕不怕?)”

林长安一看宋晚灯伸出五根手指,就不自觉的撇撇嘴,五灵根啊,这可是杂灵根,很废物的,可一想好不容易有个小伙伴,不只能一起玩,还能一起修仙,可不能打击她自尊心,连忙开始哄着:

“阿巴阿巴(虽然五灵根修仙难了点,不过你别灰心,我林长安可是三灵根的修仙天骄,以后我罩着你,只要你天天和我玩……呸……是我们天天一起努力修仙,不只是在林府罩着你,就算以后进了仙门,我也带着你去,怎么样?我林长安够意思吧!)”

宋晚灯一瞧林长安那不屑一顾撇撇嘴的小表情,瞬间就知道,这小屁孩又在偷偷鄙视自己了,这给宋晚灯气的,她磨着小虎牙,狠狠地说道:

“阿巴阿巴阿巴(瞧不起谁呢,信不信……一会老娘手给你写废了!)”

林长安一见宋晚灯生气了,就知道不该提那五灵根是废物的事,林长安赶紧转移话题:

“阿巴阿巴(小姐姐你别气了,我以后再也不提灵根不灵根的了,我现在就教你修仙好不好?)”

宋晚灯一听林长安阿巴阿巴又学哑巴说话搞一大堆废话气她,就不想搭理他了,毕竟大反派……都话多,这是常识,还是赶紧比赛抄书要紧,宋晚灯立刻宣布比赛:

“阿巴阿巴(三……二……一,比赛开始,老娘可没先动笔,等会输了……可别找理由!)”

林长安瞄了两眼修仙古本,就开始讲课:

“阿巴阿巴(这修仙其实就是把天地灵气吸收进来,炼化经脉,增强自身……)”

林长安还在这边阿巴阿巴的,通俗易懂的,教着修仙基础,可一抬头,却发现宋晚灯根本没听课,竟然低着在那写着什么。

一见学生不听课,林长安当场就生气了,他立刻就拿起来一边的戒尺,当初他不认真学修仙时,阿爹就是这么打他手心的,今天终于可以惩罚别人报仇……不……是引人向善了!

林长安拿着戒尺一走近,就看到宋晚灯竟然在抄书,这……这一下……林长安当场就悟了:

小姐姐这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小姐姐这是……抄书百遍其义自见吧!

阿爹说的对,有灵根的孩子都是神童!小姐姐挺会学的嘛!

小姐姐是五灵根普通天才,而我林长安是三灵根天骄,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小姐姐你已经有我林长安十分之一……不……是九分之一的悟性了!

林长安默默放下戒尺,缓缓拿起修仙古书,老老实实坐在一边抄起了书。

林长安可不是在跟风学习,他只是在做一个榜样,是在简单的教会一个五灵根的普通天才一个小小道理,当一个三灵根天骄认真学习起来的时候,那是相当的可怕的,小姐姐你再怎么拼命,也追赶不上我林长安的脚步。

林府第一修仙天骄的名头,谁都抢不去!

就这样,一个为了林府第一天骄的名头,一个为了治服富二代熊孩子,他们竟然莫名其妙内卷了起来。

两个人,书桌前,排排坐,一个拿鸡毛笔,一个拿毛笔,眼角余光死死盯着对手的一举一动,你快我更快,你休息,我拼命!

总之,自相残杀了一个多时辰,手写酸了,屁股也坐麻了,当真是映了那句老话: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活j该啊!

咚咚咚……

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宋晚灯有经验了,这是下人来送中饭,她去取饭,顺便休息会,最重要的是,宋晚灯要趁中午阳光充足,把泥块弄好,等晚上林长安一睡觉,她就偷偷开科技,玩活字印刷,直接秒了这场比赛。

宋晚灯可不想一上来祭出黑科技来,这样直接秒杀没什么意思。

这熊孩子就应该慢慢折磨,白天时你抄,我也抄,你玩,我也玩,你总觉得你我之间差距不大,可一觉醒来……傻了吧,天塌了吧,没想到老娘会通宵修仙吧!

宋晚灯一想到那小屁孩整整忙乎了一天,抄书抄得直吐血,可一觉醒来老娘突然就都抄完了,那小屁孩会不会被气得天灵盖直漏风啊!

宋晚灯稍微想想,都感觉开心的直蹦高高,欺负熊孩子真解气啊!

可刚开心里一会,这一回屋,宋晚灯又成了小气包,宋晚灯到手的鸡腿和甜点又被抢了,又得吃是林长安的白水泡粥,难吃的一批,气得宋晚灯两口干完,直接去院里和泥刻泥块去了。

忙活了半个多时辰,宋晚灯把刻好的泥块放在院子里晒着,又进来和林长安自相残杀起来。

林长安本来以为一起开心的吃完饭,这一场普通天才与林府第一天骄的战争就此结束了呢!

可当宋晚灯拿起笔的那一刻,林长安当场都快哭了,他现在右手都快抄废了,小姐姐为什么还不放过他,为什么还要和我抢林府第一修仙天骄的名头,你这样子很不讲武德啊!

宋晚灯此刻开心极了,林长安越难受,她就越开心,谁叫你学哑巴说话,谁叫你抢我美食,谁叫你天天变着花样欺负我呢,看老娘……手不给你抄废了的!

宋晚灯可不觉得欺负一个熊孩子会遭什么报应的,毕竟她现在被家人卖了,自己又丑又残疾,她都惨成这样了,再遭报应还能怎么惨?还能傻到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吗?

以我宋晚灯的智商,这绝对不会发生,绝对不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