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57.这一波老夫要送人头

“仙府检测到宿主体内存在大量多余灵液,是否花费寿元储存多余灵液?”

就在宋晚灯生死存亡之计,死要钱的小青终于出声了。

宋晚灯可怜兮兮的问着:

“要储存!要储存!”

小青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说道:

“储存一湖灵液花费宿主一百年寿元,此刻检测到宿主体内多余灵液一共三湖之多,趁火打劫之下……不不……是四舍五入之下,宿主是否花费四百年寿元储存多余灵液?”

宋晚灯现在都不讲价了,急吼吼的回复着:

“小青,小祖宗,姑奶奶我都要爆炸了,你还谈什么钱呢,不就是四百年寿元嘛,姑奶奶我还花得起,都给我储存进仙府里!”

“储存灵液中,请稍候!”

随着小青的话语结束,宋晚灯识海空间之内,她的神识之湖中微波渐起,从湖底窜出一条大蛇来,它张口一吸,顿时把宋晚灯体内多余的灵液全部吸入巨口之中,瞬间这三湖多的灵液被吸进了仙府空间之中,乖巧的化作了灵田边三个小池塘。

宋晚灯七经八脉中多余的灵气一去,她的体型瞬间从小圆球干瘪了下来,恢复到了正常丑丫头的形态了。

密室内满满腾腾的灵液一空,宋晚灯从半空中掉落下来,滚了两滚,哼哼唧唧的终于有了知觉,也有了身体控制权。

宋晚灯伸伸胳膊踢踢腿,一脸的劫后余生,刚刚差点就爆炸了,一夜暴富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消受得起的啊!

白胡子老头眼睛差点没惊掉了,这都不死,果然仙二代都是很难杀啊!

一堆灵桃恢复灵气,一身法宝护体,就这么个臭不要脸的玩法,让我这个普普通弱小无助的筑基期小修士可怎么玩啊,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仙运猜拳第七十局开启中,请试炼弟子宋晚灯和契约者做好准备!”

制式器灵一见密室之中那一屋子的灵液全被宋晚灯给吸收了,便开启了第七十局仙运猜拳小游戏。

宋晚灯这会也回过了神儿,一听到制式器灵说要开启第七十局仙运猜拳,此刻她更加有自信了,虽然说白胡子老头修为实在太高,一旦输了之后,那损失的灵液瞬间就能把宋晚灯给撑爆炸了,但是现在宋晚灯有了仙府储存底牌后,那就对不起了,姑奶奶我摊牌了,攻击有一万个灵桃,防守有仙府储存灵液,这仙运猜拳,姑奶奶我无敌了,谁来都是个死!

白胡子老头此刻也开始打起了小心思,因为他看着宋晚灯拿出那一千个恢复灵气的灵桃,瞬间就让他有了危机感,都想自暴自弃得了。

可是见到宋晚灯被他损失的三分之一灵气差点给撑爆炸了,白胡子老头突然灵机一动,这……要是老夫故意再输一局,那又要有三百多亿滴灵液出来炸场了,就不知道这丑丫头还有没有法宝再来装这么多的灵液呢?

白胡子老头不太确定宋晚灯还有没有储物法宝,但他知道如果再继续和宋晚灯玩仙运猜拳的话,那可是要玩最少三千局呢,自己即便是个猜拳大神,也架不住这么恶心的人海战术啊,这万一来个发挥失常,输个一两局,那自己这辈子可真就要交在这了!

这两相比较起来,白胡子老头感觉还是送一局人头,赌一赌丑丫头还有没有储物法宝,相对来说还比较靠谱一些。

“仙运猜拳第七十局开始,石头……剪刀……布!”

就在宋晚灯和白胡子老头两个人东想西想的时候,制式器灵正式开启了仙运猜拳第七十局。

宋晚灯伸出右手的两根手指,在面前比划了一个剪刀手,两根手指还嚣张的夹了夹,傲娇傲娇一脸的说道:

“阿巴阿巴(老妖精,说好让你一百局,姑奶奶可从来不食言,这回我依旧出剪刀,你想要赢可要乖乖出石头哦!)”

制式器灵同声翻译着:

“试炼弟子宋晚灯在说,老妖精,说好让你一百局的,姑奶奶可从来不食言,这回我依旧出剪刀,你想要赢可要乖乖出石头哦!”

白胡子老头一听这话双眼大亮,不管这丑丫头说的是真是假,这局丑丫头要出剪刀的话,老夫就出布,即使这丑丫头又耍心机骗我,丑丫头要想赢的话也是要出布的,反正这一波出布的话,不是个平局,就是个输,总之不亏!

平局无所谓,要是输的话,老夫就算再损失个三分之一的修为,就不信撑不爆你这个丑丫头,老夫倒要看看你这个仙二代还有多少家底够你挥霍的!

当制式器灵倒计时结束之时,两个人同时出了招,宋晚灯依旧出了个剪刀,而白胡子老头却出了布。

这一下子就给宋晚灯整不会了,明明自己都告诉这个白胡子老妖精了,你要赢只要简简单单出一个布就好了,可你这个老妖精偏偏出个步……几个意思啊,让着我吗?

白胡子老头心里不由得意起来,终究还是让老夫送人头了吧,输得漂亮,输得这个开心,今天老夫就要撑爆你这个仙二代!

“仙运猜拳第七十局,试炼弟子宋晚灯赢,契约者损失三分之一修为,执行中!”

仙运猜拳结果一出,制式器灵就宣布了惩罚,随着话语结束,天罚之力再现,那金色的光芒瞬间笼罩了白胡子老头,他又开始不停的吐泡泡了。

顿时这本来空空荡荡的小密室之中,又塞满了三百多亿滴灵液,还没过五分钟呢,这小密室又成了个鱼缸了。

又来?

宋晚灯被泡在灵液之中,吐了两个泡泡,无声的吐槽了一句,随后为了不被淹死,宋晚灯赶紧花费寿元,准备吸取这用不完的三百亿灵液了。

白胡子老头看着宋晚灯又被撑成了一个小圆球,他心中高兴至极,嘿嘿怪笑着:

“丑丫头,你故意出剪刀,老夫就故意出布,谁怕谁呀,现在可知道吃了老夫修为的可怕之处了吧!

上回不知道你又祭奠了什么法宝得了一线生机,这回你还不给我死!

来呀!快吃老夫的修为呀!这回老夫就不信撑不死你!”

宋晚灯被这老妖精的自杀式攻击给整傻眼了,这是有多大的仇啊,至于玩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骚套路吗?

筑基期的老不死……心都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