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55.仙二代……心都脏!

“剪刀!”

“剪刀!”

“剪刀!”

“剪刀!”

……

整整66局都出剪刀!!

这当场就给白胡子老头给整不会了,他玩了三万年的仙运猜拳小游戏,玩了都有几百万次了,不说大神吧,那也是个见过世面的高玩了,可……谁特么的会脑子不正常的连出66把剪刀啊,是不是玩不起了!

这仙运猜拳每输一次,输的一方就会损失三分之一修为,这看起来不多,那是对于宋晚灯而言的,她每输一次只不过损失三十滴五色炫光灵液而已。

可是要放在白胡子老头身上,他要是输一次了,那就是损失惨重了,毕竟白胡子老头那可是筑基期巅峰大修士,要是输了一次损失三分之一修为,那就是三湖多的五色炫光灵液,这三湖灵液粗略一算也有三百亿滴之多,这简直是空手套白狼啊!

尤其是遇到了如此诡异的仙二代,口口声声说先让自己一百局,这都出了六十六局的剪刀了,这小丫头真会继续出剪刀吗?

不是白胡子老头心理阴暗,见不得好人,主要是宋晚灯这长相,脸上有胎记丑丑的,小个子又不高,面黄肌瘦皮包骨头的,那一笑起来又丑又吓人,就这种丑逼心地能善良到哪儿去啊?

反正白胡子老头他是一千个不信,一万个不信,就这丑逼她会大发善心的先让老夫一百局,开玩笑那,她要敢先让老夫一百局,老夫就敢倒立吃黄土!

宋晚灯右手拿着灵桃啃着,左手比划个剪刀的手势,在这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得白胡子老头出招,她都等得不耐烦了,只好巴拉巴拉开始念叨了:

“阿巴阿巴(老妖精,我都说先让你一百局了,你还在那磨磨唧唧的想什么呢,白赢还得我教你吗?我出剪刀,你出石头不就得了!)”

制式器灵也开始当着翻译,一顿中译中:

“试炼弟子宋晚灯在说,老妖精,我都说先让你一百局了,你还在那磨磨唧唧得想什么呢,白赢还得我教你吗?我出剪刀,你出石头不就得了!”

白胡子老头听懂了,但他更想听不懂,一个丑逼脸上带着邪笑教你怎么占便宜,这事谁敢信啊!

反正白胡老头是不敢信的,他觉得,这丑丫头保证是在给自己下套呢,虽然她嘴上说什么白送一百局,这要是真输了,那可是要永远困死在这秘境当中的,这种惨兮兮的长生不老是个人都受不了,谁会那么好心的白送,真当老夫这三万年是白活的吗?

此刻白胡子老头心里纠结的不行,他一缕一缕的抓着头发,真不知道出什么好了!

他觉得这第六十九局是个坑,这丑丫头一定会出阴招耍炸的,这是修士大难临头的天生感应,这局一定有危险!

现在已经连出了六十六次剪刀了,自己习惯性了出石头,丑丫头只要耍个诈,出个布,那她就赚大发了,直接赚到了三湖灵液,那可是三百多亿滴的灵液呀,老夫输不起!

白胡子老头开始计算着,按正常规律来讲,这丑丫头出了六十六次剪刀,我一定会出石头,万一她变卦出了一个布,老夫就会输。

所以这一局最保险的做饭,就是出剪刀,要是丑丫头依旧白送,她依旧出剪刀,就是平局,要是她变卦耍阴招的话,她只能出布,所以……老夫这局出剪刀……稳赚不亏!

“仙运猜拳第六十九局,石头……剪刀……布!”

随着制式器灵的倒计时,仙运猜拳第六十九局终于开始了!

宋晚灯依旧懒懒散散比划了一个剪刀的手势,不耐烦的催促着:

“阿巴阿巴(都说先让你一百局了,就不能搞快一些吗?你这么磨磨唧唧东想西想的,老妖精你有点不配赢哦!)”

这第六十九局白胡子老头也出了一个剪刀,他当场就懵了,这个仙二代丑丫头竟然依旧出着剪刀,他这是猜透了我的猜透了吗?还是真的良心大发不停的白送啊?

仙二代的心思好特么的难猜啊!!

此刻白胡子老头心思完全乱了,他已经看不懂这个丑丫头到底要干嘛了,每一局都在他意料之外,这次仙运猜拳已经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了,这次不会又要阴沟里翻船了吧!

宋晚灯可不管白胡子老头东想西想的,她这个人说到就做到,既然说了先让你一百局,那就先让你一百局,毕竟我们有钱人最喜欢嘴上讲诚信了!

宋晚灯依旧我行我素着,根本不等制式器灵喊着第七十局开始,她就又懒懒散散的比划了一个剪刀手势,然后一脸笑嘻嘻的看着白胡子老头。

白胡子老头看着宋晚灯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他整个人都麻了,心态也跟着炸了,他真的不会玩了,他都感觉这三万偷偷练习仙运猜拳,练习了一个寂寞!

这猜错一次,就能猜错第二次,就能猜错第三次,可白胡子老头一次他都输不起呀,这不要人命嘛!

白胡子老头看着宋晚灯又提前出了一个剪刀,再看看她似笑非笑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在说:

老妖精,你不是会猜吗?你不是会玩吗?那你倒是猜猜本仙二代……这一次到底出不出剪刀呢?

白胡子老头流下了痛苦的泪水,他已经快被搞疯了,尤其是看到宋晚灯不停的从储物袋掏出灵桃,一颗一颗还摆在地上,整整齐齐的摆出一个灵果长城来。

白胡子老头神识随便扫了一眼,粗略一算那灵果都有一千之数,这特么的要干嘛啊?公然炫富吗?

玩不过,就充钱,这有意思吗?

白胡子老头被气得咬牙切齿的,这钞能力真是恐怖如此啊,一点武德都不讲,简直是破坏游戏平衡,万药宗还一点都不管,这还让不让一个普通万年老妖精苟活了!

“仙运猜拳第七十局,石头……剪刀……布!”

随着制式器灵最后的倒计时结束,一妖一人赶紧做出了最后的选择,宋晚灯依旧出了一个剪刀,她就是这么专一,说让你赢就让你赢,一点都不含糊!

可是白胡子老头却出了一个布,他当场就傻眼了,同时心中也偷偷松了一口气,果然猜的不错,这丑丫头就是在暗算自己,就是在搞阴谋诡计,都看到了吧,这仙二代丑丫头已经把老夫猜得透透的了,要不然……老夫怎么会输!

“仙运猜拳第七十局,试炼弟子宋晚灯胜,契约者损失三分之一修为,执行中!”

制式器灵宣布结果之后,密室之中天罚之力降临,白胡子老头也顶不住这天地规则,直接一口吐出三湖多的灵液,这那三百多亿滴的五色炫光灵液,直接铺满了整个密室半空,犹如天上的繁星,组成了炫光的星海,美得不可方物!

白胡子老头直接气炸毛了,他咬牙切齿的嘶吼着:

“这仙二代……心都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