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52.又到了我李苟剩出馊主意的时候了

“仙运猜拳第二局,石头……剪刀……布……”

这第二局仙运猜拳,宋晚灯那是自信心爆棚了,毕竟上一局她已经完全猜透了白胡子老头要出剪刀,能猜中第一次,就能猜中第二次,老妖精,你是逃不出姑奶奶的手掌心的!

宋晚灯自信十足的出了一个布!

而白胡子老头却出了一个剪刀!

输了!

输的这么简单!

怎么可能会输呢?

这妖精弄不是个傻子吧?

怎么可能连续出剪刀?

这很不科学啊!

这直接给宋晚灯整不会了,正常思路来说,你出个剪刀之后,这下一局不是出石头,就是出布,而这白胡子老头明显一副攻击性人格,不会出防守的布,一定会出具有攻击性属性的石头,老娘出个布那不是稳稳的赢嘛!

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难道说……他猜透了我的猜透?

“第二局仙运猜拳,契约者胜,试炼弟子宋晚灯损失三分之一修为,立刻执行!”

制式器灵的话语刚落,密室中规则天罚之力又降临在宋晚灯的头顶,宋晚灯被一股不可抗力直接镇压了,瞬间又来了一轮金鱼吐泡泡,她看着自己嘴里噗噗噗吐出一个又一个的五色炫光灵液,宋晚灯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尤其是看到白胡子老头那一脸嫌弃,把漂浮在半空中那三十滴五色炫光灵液给通通吃掉后,宋晚灯更是绝望了,再这么玩下去,姑奶奶我迟早会被榨干啊!

宋晚灯深知道自己是游戏黑洞的属性,玩游戏那是必输无疑,所以现在……是时候求助场外观众了。

老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何况她仙府空间还有一只舔狗和一个死要钱的小妖精呢,反正宋晚灯就不信了,他们兄弟三人智慧合体,怎么可能斗不过一个老妖精,下一局绝对不会输!

时间紧迫,宋晚灯立刻心神沉入仙府空间之内,焦急的问着:

“江湖救急呀,我再输一次,可就要永远被困在这宋家药园秘境里了,你们谁猜拳厉害,快点来帮帮我呀!”

小青依旧傲娇无比:

“猜拳游戏,这还不是有手就行嘛?这也要问人,宿主你到底行不行!”

李苟剩心里撇撇嘴,小青老大实在是太能装了,您老可是一个蛇类妖兽,话说蛇类有手吗?你就这么大言不惭的说有手就行,您老……这回是不是有点不太严谨了!

李苟剩赶紧站了出来,身为宋晚灯麾下第一舔狗,不管会不会,必须要站出来,会……就出主意,不会……就出馊主意,然后背锅,这才是一个舔狗的基本操作,不会让宿主大人有任何烦恼,即使有烦恼,那也是我李苟剩舔得不舒服,我的错,我背锅!

“宿主大人,我觉得猜拳的时候,你一定要看清对方的动作,尤其是他快要出的时候,他的眼神,他的语气,以及他手上的小动作。

宿主大人可以用神识去观察,你就会提前发现他将要出什么,随后宿主大人就可以瞬间后发制胜,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了!”

宋晚灯听完想了想,还是狗剩靠谱,这个小主意还是值得一试的,便随口奖励着:

“小鸡,去取两个灵桃给苟剩,一个专业辅助……呸……一个专业的器灵值得奖励!”

宋晚灯奖励完之后就赶紧退出了仙府空间,而李苟剩拿到两个灵桃奖励之后,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吃,说实话刚刚说那一套吧………他自己都不信啊!

这个奖励还是留着吧,万一……这万一等会宿主输了,好把这个奖励还给人家,最起码背锅的时候,最起码我李苟剩在良心这一块,敢作敢当,无愧于心!

宋晚灯取经归来之后,再次自信心爆棚,如果有修士当场开天眼的话,就可以看见,此刻宋晚灯气势全开,脑后闪烁着金光华闪闪的气运光芒,一分游戏经验,两分智慧之光,七分无敌的气势……至于剩下的九十分……全部都是普普通通的自信心了!

宋晚灯有了李苟剩这个猜拳大神的指导后,甚至还一脸嚣张的在仙府空间立个flag:

这仙运猜拳第三局,老娘要是再输了,老娘就表演一个倒立吃桃给各位助助兴!

“仙运猜拳第三局开启,剪刀……石头……”

宋晚灯一听到那空灵的声音,赶紧回忆着李苟剩出的小主意,先观察对手的眼神:

宋晚灯赶紧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白胡子老头,就看见白胡子老头双眼直放光,左眼闪烁冷幽幽的青光,右眼闪烁着嗜血的红光,嘴里还嘀嘀咕咕的,好像在搞什么法术,给自己加持个什么神仙状态,对于法术这一块,宋晚灯是一点也不会的,但是……但是……你玩个猜拳游戏,你戴毛个美瞳,直接把心机眼神都给挡住了,你就不觉得过分了嘛,老妖精不讲武德!

宋晚灯有点被气到了,不过她还有其他两个小注意,不慌!

宋晚灯立刻侧耳听白胡子老头的语气,只听见这老妖精小声比比着:

巴拉阿拉……&&∯あ……

这一堆人参妖语听得宋晚灯头都大了,第二次吃了没文化的亏!

第二个小主意完美失败,不过宋晚灯依旧不慌,她还有底牌,连忙放出神识,去细心观察白胡子老头手上的动作,然后后发制胜一战成名!

可……这神识一扫……这白胡子老头身上长着三只石手,分别是固定的石头,剪刀,布,还不停的原地转圈炫耀着。

这是手,但又不完全是手!

还用神识之力观察手上的小动作后发制胜,这观察个毛线啊,老娘一眼就认清啊!

宋晚灯当场就哭了,那种委屈就像是吃泡面没调料包,喝奶茶不给吸管的悲伤,虽然感觉他们都挺对的,但……还想掐死他八百遍有没有!

“剪刀……石头……布……”

制式器灵已经喊到最后了,现在宋晚灯被逼到绝路了,她已经黔驴技穷,爱谁谁了,不特么的玩了!

宋晚灯一闭眼,一咬牙,随便出了个石头,听天由命吧!

宋晚灯闭着眼睛等待着制式器灵的宣判,都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还没等到最终结果。

宋晚灯不得不睁开一只眼睛,好奇的看了过去,然后她一脸的震惊,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