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50.考核第四关:仙运猜拳!

“第四关仙运猜拳考核开启当中,请稍候………”

随着制式器灵那空灵的话语结束,身份令牌召唤的白光也重新在小密室中组成了一道关门,白胡子老头一步迈出了光门,不过他的身影还没停留一秒,就被那个怪异的三只手石像给吸了进去。

这个本来没有面目的三只手石像立刻发出朦朦的白光,不一会儿白胡子老头的面容就长在了三只手石像的脸上,甚至连白胡子老头那山羊胡都一点点的从大石脸上长了出来,这情景就相当的诡异了。

五息之后,两张脸渐渐重合,三只手石像被白胡子老头附身成功,这时制式器灵那空灵的声音又开始说话了:

“身份令牌契约者已就位,仙运猜拳即将开启……

仙路一途,不是天赋奇高就能一路恒通,修士最重要的不是天赋,而是仙运,有仙运傍身者,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万药峰试炼最后一关考核的内容就是仙运,仙运猜拳规则如下:

试炼弟子与令牌契约者猜拳,输的一方每输一次都会损失体内三分之一灵力,赢的一方每次获得三分之一的灵力,猜拳无限次数,直至有一方灵力全部耗尽为止,输者永久留在宋家药园秘境等待下一个试炼有缘人,赢者可以自行选择去留。”

宋晚灯终于懂了,原来白胡子老头是在这里等着她的,我说他怎么那么积极,说了一大堆好处,什么九品仙门,什么天大靠山,画了一个仙缘大饼馋人,原来都是为了自己脱身啊!

甚至还装宋家长辈送什么狗屁的身份令牌,原来只要一滴血激活,这令牌就和他绑定了,形成了一种契约关系。

而这个仙运猜拳更是出乎意料,前三关考核考的全是修真百艺基础知识,那完全是实打实的知识,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完全不可能有碰运气这一说,可是这第四关竟然搞出了个仙运猜拳,完全是碰到运气的,还信誓旦旦说什么努力不重要,运气才为王道,你是跟老娘讲,十年寒窗苦读不如中个彩票一夜暴富,这话说得……简在帝心啊!

“小女娃,老夫也想个做个好人,可惜这世间就是如此,有得必有舍,你得了那么多的好处,是时候要付出代价了,你准备好开始这无边无际的困兽长生了吗?”

白胡子老头呵呵狂笑着,嘲讽着宋晚灯的年少无知,这也打断了宋晚灯的沉思。

“老家伙,一开始我就没觉得你是个好东西,千防万防,没想到你在这儿等我,算计了这么多有什么用,等一会儿仙运猜拳一结束,看本姑娘弄不弄你就完了!”

“弄我?小姑娘你太天真了吧,就咱俩修为差距有多大,你心理没点数吗?你一个小小的练气一层,竟敢叫嚣筑基期大修士,你可真不知道死活!

再者说,这可是仙运猜拳,哦也对,你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傻子,还是让老夫给你长长知识吧!”

白胡子老头像看一个小傻子一般,语气挑衅,再次继续嘲讽着:

“小丫头,这仙运猜拳结束,输的不仅仅是明面上的修为,还有那虚无缥缈看不到的仙运,输的一方,瞬间会变成透明人,永远不会和赢的一方处在同一世界之中,所以说不管这一局仙运猜拳,我们谁输谁赢,都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想打都打不到,何谈报复之说!”

宋晚灯大惊失色,从来没想过问题这么严重,她咬着小虎牙,一脸的愤恨:

“阿巴阿巴(透明人?两个世界?这都什么鬼,老东西,你再骗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收了你!)”

白胡子老头虽然听不懂哑巴说话,但看着宋晚灯那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就想起了当初的自己。

当初他知道真相时也和这个小丫头一模一样,那是一脸的无助和迷茫,被那个渣女骗了所有,别提报复了,连碰她一下衣角都难如登天,虽然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这种仙运天堑,直让绝望!

白胡子老头曾经发誓一旦脱困,必报此仇,可没成想,这三万年过去了,自己却活成了曾经最恨得模样!

哎……当个渣男………真特么的快乐啊!

“小丫头,别挣扎了,这些都没用的,我也是这么走过来的,等你输了仙运之后,就会得到长生,永远活在这一方秘境里,享受着长生的寂寞,与修为永远的停滞不前。

即使你修炼千年万年,这修为永远停留在你进来时所处境界的巅峰,就像我这样,进来时是筑基修为,我修炼了整整三万年,依旧是筑基期巅峰,在这一方世界规则的束缚之下,你永远享受着长生的绝望,这就是没有仙运的命啊,你要认,甚至连死都是一种奢望!”

宋晚灯不信邪,赶紧在心里联系着仙府之灵小青,默默的在心里念着:

“小青,快回收了这个老东西!”

“发现七品化形天材地宝万年人参精,宿主是否回收?”

“回收!给老娘回收!”

“回收中……请宿主稍后……回收失败!”

“回收失败?怎么可能回收失败?”

“因为……两界相隔,他是一个投影,宿主真想回收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需要花费一百万寿元元打破虚空界壁才可以回收成功!”

“100万?小青,不带你这么坑钱的,这可是生死关头啊,救命啊,以后我再也不管你叫渣小青了还不行嘛!”

小青沉默不语,不想再搭理这个菜鸟宿主了。

“小青……大佬儿……欧巴……小祖宗……你在不在呀……给句痛快话啊?”

李苟剩实在看不下去了,作为一只舔狗,他还是很有职业素养的,在这仙府之中,他不允许还有人比他更可怜,连忙说道:

“宿主大人,真没到生死存亡的关头,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回收不了这个白胡子老东西,那白胡子老东西也伤害不到你呀,真不用慌的!”

宋晚灯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她心里也有个小秘密,宋晚灯咬咬牙,自爆了:

“道理我都懂,可你明白什么叫做游戏黑洞吗?

老娘我活了整整二十年,玩游戏从来没赢过!

一次都没有赢过!

一次都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