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一个敢说一个敢懂

这一顿驴唇不对马嘴的早饭,宋晚灯硬生生记下了整整476字的仇恨,她已经很善良了。

毕竟宋晚灯只想修仙有成后,亲手偷光林长安的灵石,抢了林长安的老婆,打林长安的娃,绝对不会玩什么闯禁地,踏时间长河,三生三世蹲复活点的,这样子实在太不讲武德了,我宋晚灯绝不是如此记仇之人。

没错,绝不是!

宋晚灯收拾完桌子,把食盒送去小厨房,顺便拿了一把盐,给林长安做了一杯水打超咸叶子茶,献上一个小婢女浓浓的爱意。

林长安还是很自律的,虽然自己一个人生活,又没人监督他,但一吃完早饭,就跑到了床上,一边打坐,一边翻着修仙古书。

宋晚灯送上手打超咸叶子茶,林长安看的太入神,都没有看到,宋晚灯今早只是偷看了《长春功》的封面就被送饭的给吓跑了,其实她也特别好奇这修仙功法的,于是就端着手工特饮,在一旁偷看着。

就这一眼,宋晚灯又怀疑人生了!

不是看不懂,更不是不认识字,因为在宋晚灯的记忆里,这些修仙功法差不多都是这样子的:

元神即凝神,即全性,是为三归三,二归一,一归无,无中生有,万念归一念,一念归无念……

那玄而又玄的样子,让人一眼看过去就有一种感觉,这功法……牛批!

而这本《长春功》却是这样子:

天地灵气分五行,金木水火土,有灵根之人,只需打坐冥想,就可感受到黑暗之中五色炫光。

此境为气感,是练气期入门基础。

只需引领同灵根属性灵气进入经脉,运行周天,在丹田凝结一滴灵液,便是练气一层……

这本书不会是……传说中的……中译中吧!

总之简单易懂,接地气的熟悉感扑面而来,就像某网站上9块9包邮的武功秘籍一样,第一眼看上去超值,第二眼看上去,这东西练完……不会走火入魔吧?

“叮,发现黄级功法《长春功》,宿主是否回收?”

耳边又响起仙府之灵的声音,不停地催促宋晚灯。

宋晚灯哪敢光明正大干这事啊,只好选择性耳聋了。

这时林长安回过了神,看见宋晚灯在一旁候着,手里还拿着香茶,他很开心,有朋友就是好:

“阿巴阿巴(这是给我的吗?阿爹说的对,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看…小伙伴她已经主动对我好了!)”

林长安一把抢过手打特饮,急吼吼的闷了一口,那感觉…那感觉…就是…就是奇怪奇怪,天灵盖直冒风似的,简直难以形容。

林长安试探的又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

这天灵盖直冒风的感觉……他习惯了!

等等!

林长安眼中小机灵鬼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口闷下大半杯的手打特饮,急吼吼的跑到床上打坐。

盘坐宁心,松静自然,唇齿轻合,呼吸绵延……

天灵盖呼呼冒风,这次竟然……没睡着!

林长安双眸紧闭,但竟然看见了黑暗中五色炫光,他莫名其妙的进入了气感之境。

林长安心下一激动,瞬间破防,退出了冥想状态。

他开心的把茶杯举到宋晚灯的面前,痛苦流涕的说道:

“阿巴阿巴(谢谢姐姐,这东西超好喝,可不可以续杯啊!)”

而此刻宋晚灯慌了,在她的视角里,那林长安喝了一杯黑暗料理直接给干哭了,他正气急败坏的举着茶杯训着自己,宋晚灯连忙摇着头否认自己沏的茶,强行狡辩着:

“阿巴阿巴(这个不是我沏的!这个真没毒,你别想冤枉我!)”

林长安一见宋晚灯疯狂摇头表示不干,可这香茶太提神,对自己修炼太有用了,也是…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是三言两语就能得到的呢!

林长安一咬牙,把修仙古本往前一推就想交换,可又一想,万一阿爹来检查,书没了不好办,只好又把文房四宝搬了过来,才说道:

“阿巴阿巴(我用修仙古书和你换,不过原本不能给你,你自己抄一遍,这样总可以了吧!)”

宋晚灯一看到推过来的纸笔和书,她瞬间心态崩了,果然自己不是擅长说谎的人,还是被发现了,这是要被罚抄书吗?

应该是了,宋晚灯记得以前看过古装电视剧,那大户人家的孩子一犯错,不是家法伺候,就是抄书几十遍的,显然自己现在是后者了!

宋晚灯摸摸书,摸摸笔,一脸不情愿的问道:

“阿巴巴巴(抄多少遍啊,我可跟你说了,你要敢说100…呸……是10遍以上,老娘可是会翻脸的哦!)”

林长安看着宋晚灯不情愿的样子,知道自己这样有点难为人了,那本修仙古书好几十页呢,就借人家一个时辰哪能抄得完。

这时间是不是有点太紧了,于是他试探的伸出了两根手指,可又一想,人家都弄了好喝的帮自己修炼了,自己这样做太不够朋友,于是他又伸出了两根手指,一脸坚定的说道:

“阿巴阿巴阿巴(那就借你4个时辰好了,可不能再多,否则阿爹过来检查功课,我可瞒不过去的!)”

两根手指……这是抄书二十遍吗?

啊!

又伸了两根手指,整整抄书四十遍啊!

臭小子,幸亏没超过100遍,否则我宋晚灯绝对翻脸,超凶的那种!

宋晚灯拿着修仙古书,嘴里咬着毛笔杆,她走了,可又有点不甘心,怕别人说她怂,连个小孩子也怕。

这……会伤到宋晚灯倔强的自尊心的,所以宋晚灯恶狠狠的回头,呲着小虎牙,严厉的说道:

“阿巴阿巴(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哦!)”

林长安点点头,给了一个我懂得的眼神,搬着椅子就走了,出门前他还用小拳头捶捶自己的胸口,然后指了指宋晚灯,一脸笃定的说道:

“阿巴阿巴(放心好了,我在门口给你把风,绝对不会让别人发现你抄了修仙古书的,我林长安最讲义气了!)”

宋晚灯一看见林长安走了,还不忘威胁她,气得她一拍桌子,磨着小虎牙:

臭小孩,什么意思嘛,抄不完,还要用拳头捶我小胸口,还敢威胁老娘,信不信……信不信我原地发明一个鹅毛笔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