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39.宋家药园

“宿主大人,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李苟剩啃完了两个灵杏之后,神魂光团恢复了百分之二的样子,竟然有力气和宋晚灯卖起了关子来。

宋晚灯可不给他这个脸,语气不善的说道:

“苟剩啊,咱不能记吃不记打呀,你就快点说吧,别刚补起来的神魂光团,没作一会死又给搞丢了,你就没听说过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个小故事吗?”

李苟剩立刻收起了嬉皮笑脸,他可不是纯粹的没事找死,身为一个舔狗不能表现的太过聪明,适当地作作死,才能更让宿主放心,毕竟谁和一个沙雕认真嘛!

李苟剩立刻说道:

“宿主大人,这个青铜古灯叫做血脉之门,好消息就是,只有符合血脉者才能进入这个青铜大门里,所以这个青铜大门背后很可能有一堆天材地宝在等待着血脉有缘人。

这坏消息就是……这种血脉之门是给家族后代留下的修仙资源,要是强行破门的话,很可能会激发里面安装的自爆装置,到时候就是一场空了!”

宋晚灯虽然修仙知识比较薄弱,但是经过李苟剩这一番讲解,稍微联想联想,她也明白,这个青铜大门就像前世的防盗门一样,只不过以前自己那个门是指纹解锁,这个门却是滴血开门而已。

宋晚灯弄懂机关之后,心理就有点不舒服了,她在山洞里耗了这么久,没想到被一个防盗门给拦住了,这不是瞎耽误事嘛,要是直接走了,还真有点心有不甘,搞得身在宝山空手归,好纠结啊。

宋晚灯凑了过去,她想看看这个修真界的防盗门有没有什么漏洞可钻,其实她对青铜古灯门锁更感兴趣。

走到大门近前,发现这个青铜大门材质特别坚硬,有点像古墓里的断龙石一样,一旦放下了,从里面估计就再难出去了。

宋晚灯又瞄了瞄这个青铜古灯,这个古灯是直接镶嵌在门板里的,表面也是锈迹斑斑,不过灯槽有点暗红色,宋晚灯猜测,应该是把鲜血滴在这个灯槽里,点亮青铜古灯,门就打开了。

估计以前修士洞府的主人,就是经常这么干的,要不然灯槽内也不可能留下些许干枯的血液。

宋晚灯观察完后,发现没有什么漏洞可钻,但也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她敲了敲青铜大门,打起了这个大门的主意,看看三千火鸦灵符是不是有能把这个门给轰开。

虽然李苟剩已经叮嘱过了,强力破门的话,里面所藏的宝物会被自毁机关给毁灭,但是自己又进不去,里面宝物再多有什么用,毁灭就毁灭了呗,这万一成功破完之后,只毁灭了一小半天材地宝呢,只要给自己留那么一两株,这波山洞探险也不亏得慌嘛。

当!

宋晚灯敲了一下青铜大门,这大门发出了一阵低沉的轰鸣之声,没等宋晚灯再去瞎鼓秋呢,这大门开始震动起来,尤其是大门上的浮雕,它们竟然吸收着周围的天地灵气,并散发着淡淡的白茫茫细光。

天地灵气疯狂席卷而来,竟然在大门口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灵气漩涡,青铜大门在灵气漩涡里一顿狂吸,盏茶十分过后,那些浮雕竟然缓缓动了起来,犹如真正的灵兽一般。

这个青铜大门上雕刻了许多条五爪金龙,它们不停地在大门上游动,甚至还组成了一个大大的字:

宋家!

随后五爪金龙龙口一开,发出低沉的声音:

“宋家药园,宋氏子弟上前滴血开门,闲杂人等退避三舍,否则……杀无赦!”

宋晚灯惊呆了,她不是被大门上活灵活现的五爪金龙给惊住了,而是被这宋家药园给搞懵逼了,不会这么巧吧,我姓宋,你也姓宋,说不定五百年还是一家呢!

这……要不要……上去碰一下运气,万一祖上和这个宋家药园沾亲带故的,兴许就能蒙混过关,进入药园捡漏也说不定呢!

宋晚灯考虑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就是损失一滴血嘛,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万一这药园里还留下一地的天材地宝,那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这波值得一冲!

宋晚灯拿起石刀,给手指拉了一个小口子,然后在青铜古灯里滴了一滴鲜血,就退后了一步,开始默默的等着。

鲜血一入灯槽之内,犹如水滴进入了油锅里一般,顿时就沸腾炸裂起来,那一滴血犹如火焰,蒸腾而起,瞬间就点亮了青铜古灯。

古灯红光闪烁,大门缓缓启动!

青铜大门发出嘎吱嘎吱难听的声响,这大门也不知道关闭多久了,才再一次揭开尘封的宋家药园。

宋晚灯咽了咽口水,没想到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这一波不是赚大发了!

宋晚灯可没胡思乱想自己的祖上到底有没有修仙人士,或者到底和这宋家药园有什么关联,这些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毕竟她只是个穿越者而已。

而且她还没有原主的记忆,就算原主和这个宋家药园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那又怎样!

原主是原主,宋晚灯是宋晚灯,她宋晚灯直管捡漏拿宝贝,其他的事情可没心思多管!

宋晚灯背起昏迷的林长安,带着捡漏之心,迅速的跑进了青铜大门内。

宋晚灯一步跨进去,感觉像是穿透了一个透明的薄膜一样,似乎就是那种灵光保护罩之类的东西。

一步迈入,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哪是山洞能有的天地,这青铜大门背后竟然是青山绿水环绕,不时还有炊烟渐渐升起,甚至时不时还能传来几声狗吠,这完全就是一片世外桃源嘛。

嘎吱……当!

宋晚灯还感慨这桃源秘境呢,突然身后的青铜大门咣当一声就自动关上了。

宋晚灯突然想起了断龙石,一个不好的预感升上了心头,她立刻推了推门,推不开,又赶紧找青铜古灯门锁,却发现这青铜大门竟然是单向的,里边根本没有青铜古灯这种机关门锁,这真是有进无出,宋晚灯突然有了一种被坑的感觉。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既然都已经进来了,先探探秘境再说,等捡漏回收一些天材地宝,再想想其他办法,万一能找到秘境出门呢,宋晚灯只能使用精神胜利法,这么安慰着自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