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38.不是说好要当驱魔小老虎嘛

宋晚灯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一笔成符,自己这个符王也算实至名归了,刚要拿起石刀,把画好的符文给割下来,可这石刀刚碰到大黑虎的皮肤,那家伙突然一个机灵,直接摇摇头站了起来。

大黑虎一脸的懵逼,总感觉自己昏迷这一会功夫好像丢了点什么,连忙低头检查一番,可惜他看不到自己的全身像,要不然大黑虎就会发现他额头上那个威风凛凛的王字,已经被宋晚灯把毛给推平了,然后在上面写了一个诛子,如果在形象点来说,就像在大黑虎的额头上盖了一个写着诛字的麻将牌一般,方方正正,大小刚好合适。

宋晚灯一看大黑虎醒过来了,她就不好意思再下黑手了,要让她放弃新画好的灵符又不甘心,于是她试了试激活灵符,发现自己神识还和灵符绑定着,只要注入灵力,灵符瞬间就能发动成功。

宋晚灯仔细一想吧,自己也不是非得要这妖兽皮的,只要能激活灵符,驱散诡打墙结界,带自己走出去就可以,这个灵符嘛,就当做送给大黑虎的奖励了。

于是宋晚灯指了指山洞外面,和大黑虎说道:

“阿巴阿巴(小黑呀,一会儿我激活灵符之后,你就在前面开路,带我们走出诡打墙好不好?)”

大黑虎听不太懂,但是看着手势的意思,盲猜了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洞外,这女魔头……呸……这位女菩萨莫不是良心发现了,这要放我走了吗?

大黑虎不太确定,他抬起爪子也指了指洞外,又指了指自己,嗷嗷直叫。

“嗷…嗷(女菩萨……真的要放俺老黑一条生路吗?)

宋晚灯点点头,这个大黑虎真是通灵性,竟然悟到了自己让他带着灵符冲击诡打墙结界,立刻回应道:

“阿巴阿巴(小黑,你只要乖乖听话,送我们出去,这个灵符我就做主,送给你当奖励了!)”

大黑虎看着宋晚灯点头答应了,这是真要放自己一条生路了,大黑虎高兴的都想在原地撒个欢了。

大黑虎一抖身子,把背上的林长安给扔在了地上,然后对宋晚灯就吼了两声:

“嗷…嗷…(女菩萨……那我真走了!)”

宋晚灯撸了撸虎头,给大黑虎加油打气,并瞬间激活了虎头上的灵符:

“阿巴阿巴(小黑,给我冲!)”

大黑虎一看宋晚灯真的放自己走了,他二话不说,闷头就开溜,他可不想再跟这个女菩萨在一起了,这货一会要吃自己,一会又放自己的,这大起大落的情绪,哪一只老虎受得了啊。

大黑虎一头扎进了黑暗当中,额头上的灵符泛着淡淡的金光,一碰触到黑暗,就有雷霆划出一条雷蛇窜了出去,对着那浓稠的黑暗,张口就是一吸,黑暗立刻化为黑烟,缓缓被雷蛇吸了进去,没过一会这雷霆雷蛇就把周围那浓稠的黑暗给吸了一干二净。

宋晚灯还在后边指挥着:

“阿巴阿巴(别一直吸右边啊,搞搞左边的,要雨露均沾,小黑你可要一碗水端平啊!)”

大黑虎根本听不懂宋晚灯在后边叨叨叨什么,他甚至连头都不想回,谁知道现在这位是女菩萨还是女魔头,万一她变卦了,饿了怎么办,那不又开始送人头了嘛!

大黑虎一路闷头就是一顿瞎跑,他连头都不抬,冲进黑暗就开溜了,就像放缰的野马一样,这冲出去了,一撒手,就再也看不见影了。

宋晚灯指挥指挥着,突然发现大黑虎没了,窜出去当场就没影了,这一幕给宋晚灯给看傻了,这家伙好像不是帮自己驱魔吧,好像是在逃跑的样子呢?

宋晚灯有点后知后觉,但是大黑虎这一路逃跑,也把诡打墙的结界给冲破了一个口子,结界内和结界外完全是两个颜色,结界之内浓稠的黑暗密布,但结界之外只是昏昏暗暗,还有几缕光线在摇曳着。

宋晚灯还想吐吐槽,可是她发现周围的黑暗,正一丝一缕一缕的入侵着刚形成的缺口,宋晚灯哪还顾得上跟逃兵大黑虎较劲啊,直她接背起了昏迷当中的林长安,撒腿就跑,立刻钻出了诡打墙的结界。

这一出了结果之后,宋晚灯才发现原来根本没有什么弯弯曲曲的山洞隧道,这洞门口离自己只有十多米远而已,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宋晚灯一个人原地转圈圈,竟然玩了6个多时辰。

山洞内的尽头有一个青铜大门,看着有点昏暗不清,宋晚灯就对火球术加大了灵气输出,让光线变得明亮了一些,这青铜大门的模样才显露出来。

青铜大门锈迹斑斑,显然经历了时间长河的洗礼,这上面雕梁画柱,全是很普通的龙凤献寿的图案,这种东西也看不出什么玄妙。

不过青铜大门的门把手却有点奇怪,它没有门环,竟然是一个青铜古灯。

宋晚灯看不懂这些,她试了试直接打开门,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索性也不自己瞎猜了,就内视仙府空间,找小青和苟剩问问,把她的所见所闻讲给他们听,看看这两个老古董,是不是能搞清这个青铜大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青依旧冰冷至极,言简意赅的说道:

“不太懂这些普普通通的物件,你还是问那些低端小修士吧!”

李苟剩这回不得瑟了,上回得瑟已经损失了四分之三的神魂光团了,这再来一次,非得把自己给作死不可。

于是他十分痛快的给宋晚灯解释着:

“宿主大人,这个青铜大门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一个普通的门而已,不过那个门把手青铜古灯倒是有点讲究!”

宋晚灯也不是一个只知道压迫的地主,她看见苟剩的神魂光团小了那么多,于是就吩咐道:

“小鸡,去拿两个灵杏给苟剩补补身体,咱先吃完,再继续说!”

李苟剩喜出望外,宿主大人的心里还是有我的,看见自己神魂残缺了,就立马拿出灵杏给自己补身体,这个女人要是长得稍微好看亿点点,我李苟剩保证会以身相许,报答这第二次重生之恩。

李苟剩又瞄了瞄宋晚灯的胎记丑脸,叹了口气,算了,还是做牛做马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