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37.姐姐给你纹个身吧!

“噗呲!”

宋晚灯一刀就扎在了老虎的屁股上,股股鲜血流了出来,宋晚灯连忙又找了块石头,做了一个小石碗,用来接妖兽之血。

大黑虎瞬间感受到了鲜血的流失,那一丝丝的凉意,那一丝丝的疼痛,大黑虎瞬间破防了,他慌了!

毕竟想象归想象,心里再怎么想也不是现实,现在终于梦想照进了现实,这个女魔头真要吃我呀,也不知道等会放完了血,是红烧呢?是清蒸呢?还是乱炖呢?她不会想吃烧烤吧!

宋晚灯要知道大黑虎心理活动这么多,她保证会上前撸一撸虎头,然后语气和善的安慰他:

“大宝贝儿,别老乱想了……你猜对了,没错!就是烧烤!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宋晚灯搞定了妖兽之血,又在空间里拔了根三色鸡毛,这画符工具瞬间到位,她就问着李苟剩:

“苟剩啊,这符笔和妖兽之血都有了,可我总感觉这画符还差点什么,咱们这画符不需要符纸吗?”

李苟剩秒回着:

“宿主大人,这画符一道初学者是需要符纸的,但要学到高深之处,是可以凌空画符,一字震万妖,一字斩列仙,这神通相当有前途!”

宋晚点点头算是同意这个说法了,她继续问着:

“你说这个我都懂,可咱没符纸可怎么画符!”

李苟剩又开始出坏主意了:

“宿主大人,我们修士画符,用普通的黄纸画出的灵符威力就很一般,要是用妖兽皮画符,那画出来的灵符威力能凭空提成一成半,所以你懂的!”

宋晚灯当然懂了,她又瞄向了可怜巴巴的大黑虎,可是这妖兽血给放了,再要割一块妖兽皮,宋晚灯瞬间心疼起了大黑虎,毕竟这妖兽皮一割,那不就是毁容了嘛,那不就跟自己脸上长了一块胎记一样丑,这大黑虎不就是又老又丑了,那以后还怎么找对象,要不然……中饭就他了吧,我宋晚灯绝对不允许世间再多一条单身虎的!

就在宋晚灯打定主意中午要开饭之时,大黑虎好像心有所感,突然寒毛直竖,一个不好的念头在他心中缓缓升起,他偷偷瞄了一眼女魔头,可那家伙的眼神怎么难么古怪,她还流口水了,她不会是馋肉了吧!

完个蛋,这……这不会是要开席了吧!

宋晚灯拎着石刀又走回了大黑虎旁边,她准备在大黑虎身上割下一块妖兽皮,可是割皮倒是简单,可一会要学习画符,这山洞里又没有石桌石凳什么的,怎么在妖兽皮上写写画画呀,这不有点难为人了。

宋晚灯盯着大黑虎趴那的样子,就小机灵鬼上身了,这趴着的大黑虎不就是一个天然的大桌子嘛,要不然先在大黑虎身上画符,画好后再割下来不就得了!

这小机灵劲也不知道随谁了,总能给自己创造困难……呸呸……是排除万难!

宋晚灯立刻把自己的想法全部告诉了李苟剩,可李苟剩一听,原来这妖兽之血和妖兽皮用的是仙府外面的一只倒霉虎啊,他瞬间就有点失落了,不过看着小鸡和小鱼此刻老老实实的怂样,李苟剩过去一脸善良的安慰一下仙府室友:

臭宝们,要不要我给你们讲一个关于……赶烤的小故事呀!

此刻李苟剩心中豪气一升,更是傲娇一脸:

小鸡小鱼,还看热闹吗?还落井下石吗?现在知道这仙府谁说得算了吧,还想和我宋家第一舔狗斗,你们灵桃偷吃多了吧!

宋晚灯等了半天,可都没听见李苟剩回自己话,她内视了一下仙府,发现李苟剩正一脸莫名其妙的发呆,还边发呆边傻笑,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白日梦。

宋晚灯这个气呀,上课就上课,学生还没开小差,你这老师倒是先留号了,这叫什么事吧!

宋晚灯真想给他一个脑瓜崩儿,让李苟剩反省反省。

就在宋晚灯心念一动的时候,仙府半空那终年不散的灰雾开始翻涌起来,瞬间化成一个灰色的大手,对着李苟剩的黄色神魂光团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给李苟拍飞三百米远,竟然都拍进了许愿之海里。

这海里藏着许多妖兽,立刻饿得两眼直冒红光,它们飞出水面,对着李苟剩就是一顿狂咬。

李苟剩见事不妙,开始燃烧自己的神魂,拼命的狂蹽,总算在咬掉四分之三大小神魂光团时,才有惊无险的溜上了岸,看着后边那群恶风的妖兽,他的心拔凉拔凉的,自己这是作什么死,差点就开席了。

宋晚灯也这场景给惊呆了,她从来没想过岛外边那片许愿之海里竟然藏着那么多的妖兽,以前来仙府空间的时候,那许愿之海都风平浪静,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谁能想到这海底如此的凶险。

不过看着那些妖兽没有上岸,好像有什么规则在限制他们,宋晚灯终于松了一口气,估计是有新手保护之类的法则,要不然自己这小命怎么交代的都不知道了。

宋晚灯稳定了心神之后,就开始催促着李苟剩赶紧教画符之道:

“苟剩啊,再开小差,下次可就真喂妖兽了!”

李苟剩可真是被吓到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现在这神魂光团损失这么多,连怂成一团装可怜都做不到了,看来老子这舔狗之路任重道远啊,还是乖乖教宿主大人画符吧。

宋晚灯学得极其认真,本来以为自己画符天赋不好,所以在宿主石碑上没显示出画符天赋的具体数值来,可是跟着李苟剩学了两个时辰的而已,她就觉得自己能行了。

宋晚灯决定开始小试牛刀,她端着一碗的妖兽之血,耳朵上别着三色鸡毛符笔,就来到了大黑虎旁边,还撸了撸虎头,一脸善良的开导着:

“阿巴阿巴(小黑怕什么怕,一点不疼,忍一会……就死了,就习惯了!)”

也就是大黑虎听不懂哑巴说话,否则它绝对会……先女魔头一步,自我了断。

虽然大黑虎听不懂宋晚灯在说什么,可看着女魔头又是石刀,又是鸡毛,又是妖血的,大黑虎哭了,这女魔头不会把化形药草捻碎了,放妖兽血里拌一拌给当调料了吧!

这拿着鸡毛,不会现在就给我身上刷特制调料要开烤了吧!

大黑虎后悔了,要是不和女魔头做买卖,用化形妖草交易,这女魔头没有调料了,很可能就没了要烧烤的念头,我这是故意送人头,我这是来赶烤的啊!

哎,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爸爸,我错了,你说得对,漂亮的女人类没有一个好人,这丑的也没有好人啊!

宋晚灯看着大黑虎这一身黑毛碍事,她就先简单处理了一下。

可这一切都弄好后,宋晚灯发现大黑虎哆哆嗦嗦似乎在害怕什么,他这一哆嗦就不能好好画符了,宋晚灯只好善良的开导着:

“阿巴阿巴(小黑乖,不疼的,姐姐就是给你纹个身,超漂亮的那种!)”

可大黑虎现在就怕女魔头阿巴阿巴式哑巴交流,这阿巴阿巴又神秘又恐惧,怕死个虎了,再者说一个女魔头能有什么好话,除了骗小妖怪,就是骗小妖怪了!

宋晚灯看着大黑虎不断摇头拒绝,似乎在说我不听我不听!

这搞得她心态都炸了,一个手刀下去,大黑虎终于安静如猫咪了!

宋晚灯冷哼一声:

“阿巴阿巴(不识好歹,非逼着我动手啊!)”

随后宋晚灯就凝神静气,手拿着三色鸡毛符笔,沾了沾妖兽之血,同时调动体内的灵气,聚集在符笔之上。

心中想李苟剩教给她的那些符字,宋晚灯开始观想一些镇邪诛魔的字体,一个个金光小字瞬间浮现在她的识海空间里,不停的快速飞过,如夜空中的精灵一般,很难看清,更是难以捕捉。

宋晚灯等了许久,她有点犹豫不定,这些金光小字飞得太快了,根本看不清楚,真不知道要抓哪个小字好了。

突然神识之湖里传出一声奇怪声音,那些乱飞得金光小字突然一顿,好像在接受什么信息一般,这停顿的时间也仅仅一个眨眼而已,宋晚灯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异常。

等金光小字恢复乱飞之时,有一个金光小字自己竟然乖巧听话的跳了出来,好像知道自己的宿命一般。

就这一瞬间,宋晚灯识海空间里金光大放,那小字逐渐清晰起来,那笔画笔峰,以及字骨字体,都一一印在了宋晚灯的心底。

她会了!

宋晚灯此刻的心态玄妙之极,似乎冥冥之中有所感应一般,她知道自己这一笔下去,这个灵符必然大成。

时不待我,机缘稍纵即逝,宋晚灯也是果决之人,立刻拿起了三色鸡毛符笔,在大黑虎的虎头之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诛”字。

这诛字一笔写完,天气灵气疯狂涌动,似乎全部向这个字内汇聚而来,可诛字却很挑食,不是所有属性的灵气都吃,它只挑雷属性的灵气吸收。

在这昏暗的山洞里,诛字浑身雷霆环绕,不停绽放着光彩,吸收了一盏茶的时间,诛字的光芒才逐渐暗淡了下来。

宋晚灯特别满意自己第一次画符,真想把大黑虎给拉进仙府空间炫耀一番,让他们知道下,我,宋晚灯,符王归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