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36.不是喜欢看我李苟剩的热闹嘛

宋晚灯听着李苟剩给出的四个小妙招,稍微想了想,就把头上的呆毛给纠结弯了,她一脸抑郁的问道:

“苟剩啊,咱有一说一,就你这第一个小妙招,用童子尿破诡打墙结界,该说不说,我宋晚灯一个堂堂美少女,到哪儿弄这东西去啊!

还有这第二个小妙招,雷属性法器破诸邪,你是眼瞎呀还是耳聋啊,没看见刚刚我把那雷击木都给回收了嘛,现在我上哪再去搞一根!

再说这第三个小妙招,阳气喂饱,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阳气了!

还有你出的第四个小妙招更是绝了,要是我能一剑破万法,我还用得着你呀!

苟剩啊,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小舔狗了,你怎么能坑你可爱宿主大人呢!”

李苟剩被说的心惊肉跳,尤其是这个老阴阳怪气的宿主大人一生气,这仙府之内所有的花花草草小鱼小鸡全部都看过来,这集体围观的样子,李苟剩总觉得自己一句说得不好,就有被群殴的可能。

他赶紧调整面部表情,舔式一笑,开始弥补了:

“等等,宿主大人先别慌,别生气,其实我还有一百种破解方法,主要这四个是最简单的,易学易懂易理解,宿主大人不满意的话,苟剩还可以提供其他教学服务,包学包会那种!”

宋晚灯只是稍微一吓唬,这小苟剩就开始抖知识了,宋晚灯心里一乐,看来苟剩还是不少藏货的,以后还得拿捏拿捏,要不然这小东西总想着藏私,跟补课班老师一个德行!

“这么多破解方法呢,那好,你最可爱的宿主大人再给你一次机会,小苟剩你可要把握住哦!”

李苟剩脑海之中疯狂推演着破解方法,分析着利害关系,其实破解一个小小的诡打墙十分的简单,但宿主大人的实力太过低微了,而且又没有什么法器傍身,这就是有点儿为难人了,毕竟老话说的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

尤其是在周围这群小鸡小鱼花花草草一群小妖精的注视之下,李苟剩真是越想思路越混乱,被他们盯得额头都直冒冷汗了,突然他灵机一动,要不……就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吧,谁教你们见死不救,落井下石呢!

李苟剩有了主意之后,就迅速的说道:

“宿主大人,我又想到了一个破解方法,要不然你就跟着我学习画符之道吧,区区一个诡打墙而已,随手画一个灵符就当场镇压了,特别的简单还很方便!”

宋晚灯一听李苟剩提到了画符,她就想起来袖子里藏着的那张三千火鸦灵符了,可是这种东西可是她最后的杀手锏,不可能用在轰破诡打墙这种小结界上吧,那未免有点得不偿失了。

宋晚灯虽然没兴趣炼丹制药,但她对画符十分的好奇,当初她刚被奖励三千火鸦灵符时,这灵符一入手,就勾起了宋晚灯的极大兴趣,现在画符之道送上门了,白学学谁不学呀!

“好啊,那苟剩就说说这画符之道该如何学习吧!”

李苟剩心中早有了腹稿,他憨厚一笑,开始了画符教学小课堂:

“宿主大人,这画符之道看字面意思也能明白,要想学习画符必须要有符笔和妖兽之血,有了这两个前提条件,咱们才可以正式上课的!”

宋晚灯灯一听就懵了,她奇怪的看了一眼李苟剩,不满的说道:

“苟剩啊,你现在越来越不着调了,你家宿主大人在什么地方,你心里没数吗?这叫我去哪搞这符笔和妖兽之血呀!”

李苟剩就等着这句话呢,他立刻心里阴险一笑,报仇的时候到了,李苟剩努努嘴,指了个方向,才说道:

“宿主大人,那边好像有个什么三彩小羽毛,离得太远,我没太看清,反正以我的画符经验来看,那根小羽毛绝对可以当符笔来使用的,至于妖兽之血,咱家的妖兽应该能吃……呸……应该有养吧!”

李苟剩这话一出口,仙府之内当场就安静了,再也没有小妖精过来围观看热闹了,小白鱼瞬间钻进了池塘底部,似乎打算进入冬眠状态,开始假死了!

而三只脚小鸡则是两个翅膀一捂屁股上刚长出的漂亮小羽毛,咯咯直叫,十分努力假装下着蛋。

宋晚灯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李苟剩所指的是什么东西,但是仙府之内这些小鸡小鱼这一套迷之操作,瞬间引起了宋晚灯的注意,在联想一下李苟剩那画符教学,宋晚灯瞬间就悟了!

三只脚小鸡尾巴上那根三色小羽毛完全可以当符笔来用,至于妖兽之血小鸡和小鱼都有,可是毕竟这都养出感情来了,就这么一句话不说,就直接下死手有点不好吧!

宋晚灯心里也特别的纠结,她在山洞里来回渡着步,就想一边数着步子,一边往前走,要是再踩到石子标记的时候,单数步子放小白鱼的血,双数步子就放三只脚小鸡的血,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宋晚灯心里默默的数着:

一步……两步……六十步……一百八十步……一万两千步……

嗷!

宋晚灯心里有事,也没注意路况,就这么一边数着步子,一边走着,竟然一不小心踩到了大黑虎的尾巴上,那大黑虎疼得嗷嗷直叫唤,瞬间就引起了宋晚灯的注意。

宋晚灯围着大黑虎转圈打量着,灵魂一问:

“阿巴阿巴(你……也是妖兽吧?)”

大黑虎听不懂人话,更听不懂哑巴话,但他看见这个女魔头一脸和善的笑意,还语气关心的问着他什么,他以为这女魔头善心大发要放自己走了呢,就连忙点着头,嗷嗷叫唤回答着。

“嗷…嗷…(对呀!对呀!只要女魔头大人放过小的这一次,我再也不招惹您老人家了,以后见我闻着你的味,就望风而逃三千米!)”

宋晚灯看见大黑虎这么善解人意的点着头,她终于不用再纠结是小鸡还是小鱼了,果然还是一心赶烤的小老虎善解人意啊,简在帝心有没有!

宋晚灯也不客气,神识之力化作大手,直接把大黑虎捆得严严实实,然后她在山洞里寻摸了一块大石头,手起石落,手刀不停地削着石头,不一会,这块石头就被宋晚灯制成了一把锋利异常的石刀了。

宋晚灯拎着石刀走向了大黑虎,在大黑虎身上比划来比划去,正在找哪个位置下手放血呢。

此刻大黑虎懵了,说好的放我走呢,这怎么还拿上刀了,不会是到了饭点,要放血吃肉,美美的干饭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