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29.不就是仙府之灵嘛,我上我也行!

我是谁?

我还能是谁啊!

我不就修仙界第一倒霉蛋李长水嘛!

可他真不敢说,这要说出口了,不当场被抹杀了,毕竟他李长水见证了妖兽仙府的秘密,不杀人灭口留着自己的小命等着招灾吗?

李长水以己度人,这一次自己知道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不自救,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

“你也是哑巴吗?

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呀?”

宋晚灯皱着眉头催促着,她有点迷惑了,怎么自己遇见小哑巴的几率这么大呢,自己是哑巴,林长安又是哑巴,这回遇见个黄色光团也是个哑巴,我这是被哑巴诅咒了吗?

李长水听着宋晚灯一步一步的逼问,他真的是快被急哭了,到底要说什么,才能保住小命啊!

夸她长得漂亮,可是这个小女修脸上长着丑丑的胎记,都快突破修仙界女修士颜值的底线了,自己又这么一夸,这不纯属在找死嘛!

那夸她修为绝巅,镇压当代,可这个小女修只是一个区区炼气一层的小菜鸡,万一人家觉得自己这是这是在嘲讽怎么办!

李长水心态都炸了,想认真拍个马屁怎么这么难啊!

小女修你就不能有几个优点吗?

好歹让我展开一下拍拍马屁就不行吗?

你搞了这一身的缺点,是不是想难为死一个舔狗啊!

宋晚灯等了半天,也不见那个黄色小光团回话,于是就试探问了一句:

“小东西,你不会也和小青一样……都是仙府之灵吧?

一定是我刚才投诉死要钱的小青成功了,青龙仙府才让你诞生出来的!

对了,你那也能接任务吗?

我在小青那接的任务都卡得死死的,大家一起开开心心修个仙,就不行吗?”

李长水本来纠结得要死,可突然听到这一段话问话,他品出了重点:

仙府之灵小青!

死要钱!

任务难!

被投诉!

李长水感觉自己抓到了救命稻草,可又觉得差那么一丁点就小机灵鬼上身了,他眼珠子乱转着,四处寻找着灵感,突然看到了宿主石碑:

宿主:宋晚灯

修为:练气一层

属性资质:保密

法术悟性:保密

仙术:《长春功》,火球术

法器:下品法器鹤嘴锄

仙府任务:1.种植灵桃,20灵桃可换取五行基础仙术一本。(已完成)

2.种植灵杏,20灵杏可换取下品法器鹤嘴锄一件。(已完成)

3.种植灵米,2斤灵米可换取下品攻击性灵符一张。(已完成)

4.喂养灵鱼,一条灵鱼可换取下品法器火云肚兜一件。(进行中)

5.喂养灵兽,一只灵兽可换取下品法器追云靴一双。”(进行中)

虽然李长水看到的宿主属性是简略版的,但这一眼望去,李长水当场就悟了!

就这……就是仙府之灵了啊,那我上我也行啊!

毕竟现阶段仙府之灵给的任务奖励都是比较基础的,非常适合练气期低阶修士所用,不管是功法也好,法器也罢,都是普普通通的,说一句只要有灵石够多,真是修真坊市随便买。

但这些东西对于一个筑基期大修士而言,真的是不值一提!

不就是修仙功法吗?

不就是五行仙术吗?

不就是下品法器吗?

不就是练气期丹药吗?

老子有的是!

李长水看着青龙峡谷的半空,对着仙府之灵小青,他在心底默默的说一声:

大佬,对不起了,为了保命,从今天起,兄弟我要内卷了!

李长水打定了主意,仅仅两息的时间,他就脑补了一系列的保命计划,这个计划的宗旨就是:

苟且偷生,剩者为王!

李长水甚至都开始为自己改上了名字,毕竟他要说自己叫李长水的话,这很明显不像一个仙府之灵该叫的名字,人家仙府之灵老大都叫小青,那我李长水就起个普通点的吧,省得抢了大哥的风头,那就叫做……苟剩好了!

这名字满满的求生欲,也时刻提醒着李长水,乖乖的当一条舔狗,舔到宿主原地飞升,他李长水就不信了,老子乖巧听话任劳任怨,就不信舔不出来一段主仆之情!

“叮,青龙仙府第二仙府之灵已开启,宿主可称呼我为……苟剩!”

李长水不知道的是,宋晚灯是可以跟仙府之灵小青心念沟通的,李长水决定当演员说完台词的一刹那,宋晚灯就在心里问了小青:

“小青,这个傻里傻气的黄色光团是你二弟?也是仙府之灵?”

小青直截了当的给出了答案:

“他不是,他只是一个入侵者而已,宿主是否要花费寿元,抹杀筑基期修士残缺神魂?”

宋晚灯被小青这么一提醒,稍微一联想就知道了,这个筑基期修士神魂一定和自己昏迷丢失记忆有关,可是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怎么打得过筑基期修士呢,于是他只好求助小青了:

“小青,直接抹杀筑基期修士神魂,要氪多少寿元呢?”

“仙府之内,跨境界抹杀入侵修士,抹杀筑基期修士需要花费100年寿元,抹杀金丹期修士需要花费1000年寿元,以此类推,每一个大境界增加十倍寿元,宿主可要现在抹杀这个筑基期残缺神魂?”

宋晚灯一听着消费,惊得她直乍舌,这青龙仙府啥都好,又能种田变强,又能抹杀外敌,可是这花销能力真是让人破产的节奏啊,看来这次出去之后,真得加快抄写修仙功法薅仙府羊毛的进度,要不然真的是消费不起呀!

宋晚灯再看看自己仙府余额,只剩下117年寿元了,这……真要花费100年寿元抹杀掉这个傻里傻气的筑基期神魂吗?

宋晚灯有点迟疑了,一方面她有点舍不得这100年寿元,另一方面她老觉得面前这货不值这个价啊!

别的不说,一个正经的筑基期修士,他能一上来就当演员吗?

他一定是有难言之隐,要不就是实力大损,要不就是在装腔作势,否则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修仙界,一个筑基期怎么可能对着练气期修士毕恭毕敬,这里面有猫腻啊!

宋晚灯一顿分析,得出了一个结论,面前这个怂货不值得100年寿元这个价格,就算花10年寿元抹杀,宋晚灯都觉得亏得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