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28.脑补达人李长水

青龙仙府之内。

李长水缓缓醒了过来,一睁开双眼就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一座海中荒岛之上。

天空灰雾弥漫,岛上海风习习,这荒岛上很是破败,除了一个简单的小木屋之外,就剩下三块农田,农田上还种着三棵桃树,树上结着未熟的桃子。

李长水控制神魂光团飞了过去,他小心查看着,桃子散发着股股异香,农田里跑散养一只三足小鸡崽,旁边还有一个池塘,里面有条小白鱼在游来游去,这种景象让李长水都怀疑自己是被传送到了某个农家小院了。

可是当李长水的神魂飘到桃树旁的时候,那桃子异象袭来,微微一吸,李长水就是一脸的迷醉,神魂瞬间震动不已,好像吃了什么天才地宝一样,李长水都能感觉得到,他的神魂竟然增长了一丝丝,虽然不多,但是能增加神魂的天才地宝更是稀有之物啊。

这还不算最惊讶的,等他刚回过神来,就发现池塘里的小白鱼跳出了水面,张口就吐出了一道水箭,那道水箭化成一只大手,正偷偷溜向小木屋,抓起一个桃子就跑,大手把桃子一抓回来,小白鱼就要开始干饭。

三只脚小鸡崽一看小白鱼抢桃子了,当场就翻脸了,它口吐异火,把小白鱼烤得直冒肉香,那小白鱼宁可被烧,也要咬一口桃子,才躲进水里。

三只脚小鸡仔抢过桃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把桃子扔回小木屋的果子山里,就开始巡视起自己这里一片领地了,路过池塘时,还咯咯的叫了唤了几声,和水底的小白鱼叫嚣着,似乎在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是老子的,你想吃,没门!

李长水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他被惊到了,明明这小鸡和小鱼只是区区一阶妖兽而已,但怎么会开启灵智呢,这太不符合修仙常识了!

而且这小岛的主人竟用灵果来喂养这些小畜生,这也太奢侈了吧,尤其是看到小木屋旁那些随意乱放,都堆积如山的灵果,李长水脑袋都懵了,这是遇见传说中的超级败家子了吧?

李长水此刻有点怂了,虽然他现在能释放五行法术,但是遇到一个这么豪横的超级仙二代,他真的拼不过呀,还是先苟起来保命要紧!

李长水的神魂是个黄色光团,他立刻飞到桃树枝旁,装成一个黄色的桃子,开始打量着小岛上的一切。

“啊!”

突然小岛上响起了一个打哈欠的声音,这声音慵懒至极,显然声音主人也不是个勤奋努力的主。

宋晚灯伸了个懒腰,意识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仙府空间里。

她敲了敲有点晕晕的脑袋,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此刻的感觉就像是喝酒喝断片了,好像有一段记忆消失不见了一样,她连忙回想着,好像自己吩咐林府之人开始大规模的抄修仙功法,自己监督累了,就回静室睡觉……呸……修仙之人那叫睡觉嘛,那叫打坐修炼,然后好像修炼(睡)着了。

但是……这进入仙府空间不是要喊口号的嘛?不是要花费宿主能量点的吗?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进来了?

“小青,我怎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仙府空间了?这是怎么回事?”

宋晚灯才懒得瞎猜呢,遇事不决直接问仙府之灵就好了。

“宿主遇到危险,仙府采取紧急避险模式,直接把宿主传送到仙府之内,以保证宿主的安全。

不过紧急避险模式虽然不花费宿主的能量点,但是在仙府之中,宿主每待一个时辰,就会消耗宿主一年的寿元,直至宿主老死为止!”

宋晚灯立刻检查了自己的仙府寿元余额,从118年变成了117年了。

自己什么都没干,就莫名其妙就丢了一年寿元,宋晚灯当场就不乐意了,强烈投诉着:

“小青,你个渣龙仙府,你到底什么意思啊,以前天天死要钱就算了,现在怎么开始玩强制性消费这一套了,有点过分了吧!”

仙府之灵小青淡淡的回应着:

“宿主请勿伤心,仙路漫漫,只是区区一年寿元而已,何必这么在乎呢!”

这一句漫不经心之语,当场就把宋晚灯气的呆毛直立:

“一年寿元就不算钱了,你不知道花我的钱,就等于要我的命,比打死我还难受,你可知道我赚这一年寿元,我得写多少个字了,你知道写这么多的字,这手有多酸,屁股有多麻吗?”

…………

李长水在树枝上假装自己是个灵桃,默默的偷听着,经过那个小女娃与仙府之灵的对话,他终于有点听明白了。

自己要夺舍的那个小女娃竟然是这座仙府的宿主,很可能神识之湖里藏着的神秘妖兽就是这个仙府的原型了!

那这么一分析的话,这个小女娃很可能是仙界大佬的私生女,也可能是仙界大能的转世,要不然她小小年纪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高阶仙府法宝?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李长水都觉得自己惹不起,毕竟他现在是一个被困在仙府空间内的残魂而已,他可听说过,在这种仙家福地里,只要被认主了,那宿主只要心念一动,那闯入之人,实力低的当场抹杀,实力高深的困死个几千上万年,这种仙人传说可不再少数。

其实脱困的办法也简单,除非李长水的实力比仙府之灵强大得多,直接以力破界,打碎虚空,轻易便能回归现实了。

李长水也有自知之明,就他这筑基期白给的修为,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个神秘妖蛇呢,刚刚就被人家一口气给秒了,这还要正面硬钢,那不是送人头嘛,我李长水才不会干这种没脑子的傻事呢?

既然如此,打不过……那就加入好了!

就在李长水东想西想的时候,宋晚灯偷偷凑了过来,她一脸奇怪的打量着这棵桃树,别的桃子都长得白白嫩嫩的,就这一个竟然长得土黄土黄的,稍微一树桃子的数量,竟然多出了一个。

她宋晚灯可不是第一次种灵桃了,每棵桃树只会结五十棵桃子,但这棵桃树竟然结了五十一个,这不明显不对劲嘛!

宋晚灯拿着下品法器鹤嘴锄,敲了敲那个黄色的桃子,冷声的问道:

“老娘种的灵桃从来……没这么丑过,说……你到底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