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25.我借祖宗三百具,助我成仙渡黄泉

“啊!”

一声惨嚎响彻的山中密室之内,这惨叫之音不是发自林恨天,而是李长水惊讶的叫了声。

“林恨天你疯了,你怎么自残了,你这肉身不要了吗?”

林恨天神魂残缺,疯癫之意不停的侵略着他清醒的意识,他实在是镇压不住了,当场拔剑自断一臂,那疼痛让林恨天瞬间清醒,当场逆风翻盘,把那疯癫之意一下就压到了谷底。

林恨天看着鲜血直流的断臂毫不在乎,用另一只手点了穴道,封住了血脉,可这疯狂的举动直接把自诩心狠手辣的仙二代李长水给看傻了,甚至震惊得直叫唤。

林恨天不屑的冷笑着:

“李长水,你知道为什么你这个堂堂的仙二代被人追杀得跟个狗似的吗?”

李长水突然有点怕了,他好像低估了凡人对修仙的执念,他咽了一下口水,有点紧张的回道:

“林恨天,你别老说那些没有用的,你要夺舍就赶紧夺舍啊!”

林恨天被这又怂又硬的话给逗笑了,他狂笑不止,笑得都乐弯了腰:

“哈哈…原以为你们修仙者一个个都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不过你李长水就是个窝囊废,你说你苦修了整整三十年,成就了什么筑基期大修士,有多么强多么强的,那你修仙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把自己修成一个苟延残喘窝囊废吗?

难道你爸爸就没教过你,不管是人也好,仙也罢,要想做成一件事,要不就对自己狠,要不就对别人狠,否则就像你李长水一样,只能当条狗,还是条狼狈不堪的狗!”

李长水似乎被说到了软肋,他想愤怒的回怼,但现在又有点怕林恨天了,这个正常的林恨天,比那个疯疯癫癫的林恨天还可怕,真不知道是世界变化的太快,还是凡人进化错了方向,怎么这么变态呢!

“你……你……你……”

林恨天不想搭理这个内心怂比,表面嘴强的仙二代了,原以为找的是一个可以互帮互助一路走上仙途之人,现在林恨天才懂,原来孤狼只适合独行。

林恨天缓缓站了起来,他的武功修为是宗师巅峰实力,但是要想同时引爆三百六十个宗师遗骸的话,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自爆了。

毕竟江湖上流传一句俗话,宗师不可辱,不管生也好,死也好,宗师就是宗师,一入职宗师之境,刀枪不入,岁月不腐。

林恨天自知今日已是必死之局,要不成仙,要不黄泉,孤狼王者从来不选苟活。

他回身看了一眼林家的方向,不是留恋,只是简单记住家的方向,等他修仙归来,亦或者等他黄泉重生,不管千年百年,有他林恨天在,林家便在,林家有他一人便足矣。

此刻天狗食月,万星具黯。

林恨天缓缓抽出佩剑,宠溺的看着剑身:

“老伙计,陪我横推大周江湖四十余载,败宗师,斩皇储,伴我一生风光无量,现在可还敢陪我脚踏黄泉……赴死成仙呐?

林恨天似是自问自答,似是回忆往生,此刻他缓缓的抬起头,想最后看一眼凡间的夜空,可是一眼望去,尽是奇峰怪石所挡。

只能艰难的从山间缝隙中,看着一点点的夜空,那里……漆黑一片。

不过林恨天相信,在他看不见的方向,一定会有万星具黯,我月独明的地方。

此刻林恨天胸中豪气顿生,他笑着,平淡着,直面生死:

“我借祖宗三百具,助我成仙渡黄泉!

给老夫……爆!爆!爆!”

一语道尽平生夙愿,一句说尽仙路不甘。

此刻林恨天双眼红光大胜,那疯癫之意又汹涌袭来,想蚕食他全部的意志,但林恨天不惧不怕,是时候了断残生,是时候直面生死了。

林恨天极为认真的深吸了一口气,像第一次练武一样,用尽全身的力量调动修炼了整整两甲子深厚的内力,疯狂的逆行倒施,反向修炼功法,当场经脉寸寸断裂,丹田鼓动不止,那巨大的能量横推所有一切事物。

内力鼓荡间,罡风乍起,一道无声惊雷,自林恨天口中喷涌而出,他嘴里吐出半丈白光,直冲天际。

此时,风初静,光已凝,惊雷无声。

林恨天瞬间就被自曝能量撕碎,淹没在汹涌的白光之内,化成了点点尘埃。

可是就算林恨天肉身具毁,他也强忍着惨绝人寰的疼痛,奋力吼出对仙路断绝的不甘:

“青冥,给老夫……斩!”

半空中漂浮的青冥剑突然震颤不止,似龙吟,似剑哭。

它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悲鸣,它似乎听懂主人对仙路的不甘,一时间剑身灵光大盛,青冥剑被林恨天死志唤醒通灵,自凡物进化出器灵。

剑身光芒万丈,它凭空横飞而过,向自爆白光冲了过去。

青冥剑一入白色光柱,便不停地吸收自爆能量,不管剑身承不承受的住,它也要吸收,它此刻只想完成主人遗愿,它更想去死,因为它是向死而生产生的器灵,此生只愿只身赴死,但求轰轰烈烈!

啪!啪!啪!

自爆能量疯狂而入,剑身不敌,寸寸龟裂,而此时青冥剑才吸收区区二分一的自爆能量,它不甘,更不想主人失望。

索性疯了,彻底放开了吸收能量,一寸一寸的白光没入其中,一寸寸裂纹产生。

砰!砰!砰!

青冥剑终于承受不住,被能量炸碎了,碎成无数块剑片,不过自爆能量也被吸收得一干而尽。

此刻山中密室又恢复了暗淡幽灵,只有数百个剑片在半空中熠熠生辉,犹如繁星点点。

突然剑片灵光乍现,疯狂而动,组成一弯新月,它自明于黑暗之中。

一明一暗间,新月炸裂,无数个剑片夹杂着向死而生的气势纷纷自爆,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直冲天际,瞬间引爆了所有的青铜棺材,一具具祖宗尸骸纷纷炸裂,一股股能量在山中密室里蒸腾而起,好似要引爆整座大山一般。

半空之中有两颗光团,一黑一黄,黑色的是林恨天的神魂,黄色的是李长水的神魂。

本来神魂离体,没有能量支持的话,只能尴尬的停留原地不停消散,但要是周围是能量密集之地,神魂便能在能量里游动。

李长水一边骂着疯子,一边疯狂游动,一刻不敢耽搁的向宋晚灯和林长安的肉身而去。

他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猜想,林恨天让自己先选先夺舍,这里面绝对有猫腻,所以不能选好的,只能反着来,他对着宋晚灯的肉身就扑了上去。

林恨天的黑色神魂也不多做犹豫,李长水选择了宋晚灯,他便选择了老五,神魂在能量里移动极快,林恨天心念一动便冲进了林长安的识海里。

李长水和林恨天为了让神魂能够移动,就在山中密室里引爆能量,他们倒是成功入体了,可这剩下来的能量非常暴躁,不断冲击着山体。

能量不断冲击,山体震动不止,碎石滚落,砸得岩浆池不得安宁,眼看着大山就要坍塌了。

这时岩浆池翻涌,火雾冲天,突然从岩浆里探出一只大乌龟来,它蛇首,龟身,百米之巨,看着暴躁的能量就要摧毁家园了,大乌龟大口一张,一口就把暴躁的能量,连同地上昏迷不醒的宋晚灯和林长安给吞了下去。

能量一除,家门口又恢复安宁,大乌龟打了个饱嗝,缓缓沉入岩浆池中消失不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