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23.为父只能帮你们到这了

星海漫天,淡云遮月。

一阵夜风拂过,云移月明,大量的月华洒落人间,也点亮了林府角落里的黑暗。

林恨天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此时他的模样已经大变,不知是这闭关出了什么差错,他的头发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更诡异的是他的双眼,一只眼睛闪烁着嗜血的红光,而另一只眼睛竟然全是眼白,他此刻的状态相当之诡异。

林恨天脚步微动,从房顶上一跃而下,踏着冰冷的月光,缓缓飘落在静室的门口。

他默默的在静室门口站了一会,突然双手一动,一掌拍出,掌风之中夹杂着一股异香。

那股异香缓缓的飘进了宋晚灯和林长安的静室里,他们本来还流着口水,打着呼噜,美滋滋的做着梦,可这异香袭来,被两人吸入体内之后,他们竟然双眼一翻,如同活死人一般,毫无知觉的昏死了过去。

林恨天也不废话,大步迈进了静室之中,内力一吸,一手一个,宋晚灯和林长安两个人就如同拎小鸡仔一般,就被林恨天神不知鬼不觉的带了出去。

林恨天几个起落,身影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如月下幽灵一般,快速的穿过林府大院,直奔后山而去。

林府的后山一直以来都是林家的禁地,除了族长以外,其他人是不可以踏入其中的,而这里也是林恨天最近时日的闭关之地了。

林恨天熟门熟路的来到后山的半山腰处,这里全是悬崖峭壁,但是林恨天轻轻拍出了一掌,触碰到某处机关,石壁慢慢开启了一道大门,林恨天就拎着两个小东西走进了山体之内。

在外面看不出来,但是要进入了山体之内就会发现,这整座后山都是林家的一所巨大的密室。

这后山的山体是中空的,山体之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岩浆池,岩浆池蒸腾着熊熊烈火,火气如龙似蛇,夜夜不断翻涌,似乎下面隐藏着什么神秘巨兽一般。

而岩浆池上空却倒挂着数百个青铜古棺,一个一个像是点缀着夜空的星星,散发着古老又幽冷的寒光。

此刻林恨天站在岩浆池旁,默默的看着密室中的一切,他把宋晚灯和林长安两个小东西随意的扔在地上,然后眼中红光闪烁不定,似乎在下了某种决心一般,他忽然郑重的跪在地上,看着数百个青铜古棺,不停的磕着头,额头都磕得鲜血直流,他也没停下,嘴里却坚定的说道:

“林家列祖列宗保佑,不是恨天不孝,实在是天道不公,为了林家晋升修仙世家,蜕凡成仙,恨天不得已献祭祖先,逆天而行了!”

“呵呵!”

突然一阵古怪的笑声响起,这声音刺耳又空洞,十分的诡异。

“林恨天,又来装伪君子了吗?

想长生不老就说长生不老,说什么举族飞升,说什么修仙家族,你虚不虚伪呀!”

那古怪的声音无情的嘲讽着,似乎和林恨天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但是最诡异的是……那个声音竟然是从林恨天的嘴里发出来的。

林恨天却一点都不感到奇怪,他冷冷一笑:

“李长水,你这么高风亮节,要不直接就去死好了,干嘛老躲在我身体里当寄生虫保命啊!

你不也是为了长生不老,你不也是为了飞升仙界吗?

就你这种小人,有什么资格嘲笑我?”

李长水也不想争辩了,毕竟和一个修仙疯子讲道理,那真是找不自在: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你全家都对,噫,这就是你准备新的肉身吗?”

林恨天淡淡的回着:

“答应你的事我已经做到了,两具练气修士肉身,你一个,我一个,你这次该教我夺舍之法了吧!”

李长水好奇的打量着两个低阶炼气修士,可是突然眉头一皱:

“林恨天你过分了,这肉身怎么是一男一女,你特么的是不是想阴我!

想让一个堂堂筑基期大修士夺舍做女修?你说……你是不是想报上次丧子之仇!”

林恨天心中毫无波动,他语气轻蔑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一般:

“一个凡人而已,即使是我儿子又怎么样,他不还是一个没灵根的废物,凡人寿命短短五十年来年,早死早超生,兴许下辈子老三还能投胎成为一个修仙天骄也说不定!”

林恨天默默地转头,看向林家祖坟的方向,似乎是在隔空看向儿子们的坟墓,他宠溺着自言自语:

“为父只能帮你们到这了!”

李长水还是不相信,一个人竟然能丧心病狂成这样,毕竟李长水是一个仙二代,不懂凡人那颗向往修仙的执念之心,他现在特别担心林恨天这个修仙疯子会阴他,立刻说道:

“夺舍之法教你是可以,但你不能阴我子,你不是换了测试灵根的法器了嘛!

现在就给他们测试灵根,你休想忽悠老子夺舍凡人!”

李长水这会也不都说什么夺舍女修不女修的事了,现在他真的怕林恨天忽悠他,要是夺舍了一个凡人,他这辈子就毁了。

林恨天轻蔑一笑,这个仙二代不过如此,胆小怕事,就算你有灵根又怎么样,还不是活成了一个窝囊废,垃圾一个!

林恨天也不废话了,直接拿出用大半身家换来的测试灵根法器,那是一个龙形玉佩,雕工十分的简陋,很显然是个残次品,不过对于林恨天来说,只要能检测灵根就已经很好了。

这个龙形玉佩使用方法特别简单,只要把血滴到上面,凡人玉佩毫无反应,要是有灵根之人,就会有异象升起。

林恨天抽出随身佩剑,在两人手指上轻轻一划,依次把他们的鲜血滴在了玉佩之上,可是这玉佩丝毫反应都没有,这让林恨天皱起了眉头。

他明明看见宋晚灯和林长安在修仙考核之时,运用着驱物术隔空取物,控制着无数剑芒白光,来了一场逆天翻盘,现在怎么会成了凡人呢?

这不可能!!

林恨天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骗他,那只有一个结果了,那就是大周国师骗了他,用一个破玉佩,骗了他林恨天大半的财产。

此时再回想起来,那个贼眉鼠眼的国师,别人都说这货是贪财好色无利不起早的主,谁能想钱花了,还能被阴。

既然敢断我林恨天仙路,等我夺舍之后,大周国师必是我第一个祭剑之人,此仇不报,道心难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