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薅羊毛总动员

宋晚灯成了林家的主事人,便吩咐鬼面人准备了两间静室,开始了她的修炼生涯。

她粗略的算了一下,现在仙府上的寿元余额是118年,这点寿元很是鸡肋,真干不成什么大事。

宋晚灯不想像上次一样,刚刚攒下了一批寿元,就胡乱去仙府花费,这种无目的的败家让宋晚灯吃够了苦头,现在这仙府任务不就卡在那不动了嘛,由于受寿元的限制,旧任务完成不了,新任务又刷新不到,卡得宋晚灯欲仙欲死的。

宋晚灯又打起了薅仙府羊毛的小主意,以前就宋晚灯自己一个人,薅羊毛的效率十分低下,但是现在不同了,她成了林家的少夫人,名义上林家的一把手,这人力资源都是她一句话的事,所以现在薅起羊毛来,简直如狂风过境,说一句寸草不生也不为过的。

宋晚灯安排好林长安去静室修炼,她便一个人来到了林府正堂,把鬼面人唤了进来,就吩咐道:

“阿鬼,现在林府能动用多少人?”

鬼面人只是稍微回想了一下,就立刻回道:

“禀告少夫人,咱们林府现在虽然家道中落了,但府内还养着一批高手,宗师七人,二品高手五十人,一品入流高手三百人,至于那些不入流的,属下就真没细算过了!”

宋晚灯听得直皱眉头,纠正道:

“阿鬼,我要的人可不是什么武林高手,那种弱鸡找来有什么用,我想问的是这林府之中有多少识字之人?”

这句话直接把鬼面人给问懵了,虽然不知道少夫人到底想干嘛,但他还是言听计从,有问必答的回着:

“回禀少夫人,林府现有秀才二百七十三名,举人五十六名,进士十二名,散落大周各地做官,少夫人若是有需要,只需一声令下,现在便可召唤他们回来!”

宋晚灯听得都头大了,这鬼面人怎么跟不上自己的思路呢,她不想在这拐弯抹角废话了,直接从怀里把修仙古书《长春功》给掏了出来,甩在桌子上,吩咐道:

“阿鬼呀,你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我就想找更多的人来抄这本修仙古书,抄得越多越好,这点小事……你不会做不好吧?”

鬼面人被少主夫人这个英明决定给惊呆了,他尴尬的笑了笑:

“原来是抄书啊,好的!好的!那属下这就吩咐下去,林府上下停止一切工作,加班加点,也要给少夫人抄好书!”

宋晚灯看见鬼面人一脸迷糊的走了,不过她才懒得解释呢,实力在这摆着,谁敢不听话!

此刻宋晚灯说是林府第一人也不为过,别说让这些下人集体抄抄书了,就算让这些人跟着造反,他们也不敢有二心!

宋晚灯终于体会到了权力带来的快乐,曾经一个人又是搞活字印刷,又是忽悠林长安给她打白工,搞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抄了一百多遍的功法,那会还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呢,可今天她算彻底明白了,这才特么的是薅羊毛正确打开方式啊!

仅仅一顿饭的功夫,鬼面人就给安排得明明白白,这林府大院之内,整整齐齐站了四百多号人,一个个低着头,奋笔疾书着,他们也不问原因,毕竟管家都说了,抄一本得一两银子,遇到这种好事就算抄废了手,也要通宵死磕到底啊!

鬼面人可不只是心狠手辣,那细节做的也很到位,不愧是能在林恨天这个老疯子手下活得有滋有味的怪物,伺候人确实有一套。

这个老鬼东西,明知道这抄书里面有猫腻,但是一句不问,把活安排得明明白白,这林府大大小小只要会写个字的,都给安排过来抄书,一本一两的工钱,刺激得下人都快激动得疯了。

宋晚灯也没心思修炼了,心里如猫抓似的,她坐在大院里盯着,左边有小婢女打扇端水,右边有小家丁投喂水果蜜饯,而宋晚灯面前则摆着一盆一盆的银元宝,那场面相当之败家了。

每当有下人抄完一本,他们便急匆匆溜了过来,手抄修仙古书往地上一放,就在宋晚灯这里领上一枚银子,随后便欢欢喜喜回去,继续这天降巨富的抄书大业。

不知不觉就这样过去了两天一夜的时间,虽然这些下人们手工抄书比较慢一些,但是有着金钱的鼓励,他们简直都疯了,通宵不睡,就差点全家齐上阵抄书了,这短短两天一夜的功夫,宋晚灯身边那修仙功法手抄本都堆成小山般高了。

宋晚灯此刻很满意,这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开始新的一轮薅羊毛了,这回要搞个天文数字的寿元,宋晚灯就不信了,有天文数字的寿元做靠山,要是还不能一夜修为起飞,都算她输!

宋晚灯打了个哈气,她实在是熬不住了,挥了挥手,招来鬼面人,吩咐着:

“阿贵,你在这边盯着,没有宣纸了就吩咐下去买,还有工钱要给足,别把人都给累坏了,抄书大业要可持续发展,懂了吗?”

鬼面人点点头:

“少夫人,你先去休息吧,这边一切有我,保证完成抄书任务!”

宋晚灯回了静室,特意把窗户开打开,让月华照射进来,她便睡在月光之下,让胎记能更好的吸收能量,这样一来,睡觉和积攒能量两不误,这不就是给懒人穿越者打量身打造的完美修炼方式嘛!

宋晚灯盘坐在床上,慢慢的吸收着灵气,有条不紊的修炼着,可是凡人做的时间多了,她真的不习惯这种打坐式的睡觉方法,没坚持一会,她就靠着墙壁滑了下去,翻了个身,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竟然流着口水,美美的睡着了。

这屋内美梦刚起,可屋外美梦却早已成真,他们抄书的抄书,睡觉的睡觉,这奇葩的林府竟然在某种程度上,竟然十分诡异的平衡着。

突然房顶之上亮起了两道红光,渐渐的从黑暗中走出了一个人来,那人眼中泛着疯狂的红光,一步步蹒跚的走着,竟然是消失多天的林恨天。

此刻离恨天早已没了当初那种对修仙的疯狂痴迷之情,好像他眼中那些疯狂之意早已得到了升华,现在仅剩下一道不死不休的执念,他慢慢的转头,看向了林长安和宋晚灯休息的静室方向,他淡淡的笑着:

“一个人在偷懒睡觉,另一个人也在偷懒睡觉!

漫漫长夜不去修炼,这灵根给你们……是不是有点太败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