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0.我们林家缺一个儿媳妇

十六道剑芒破空而来,带着森冷杀气,夹杂着无尽寒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把林长安给围困在方寸之地。

林长安慌了,他是真的慌了,毕竟林长安只是一个十岁的熊孩子而已,他没有读过书,更没有人生阅历。

他从懂事起就被关在一个无人的小院子,第一次面对这种必杀之局,林长安真的是不知所措,他现在连叫一声阿爹救命都做不到,因为他是个哑巴。

林长安被吓呆了,连叫命的机会都没有,他无助的哭着,哥哥姐姐们对他露出不屑的冷笑,阿爹却神经兮兮的对他有莫名的自信,可是他除了哭,真的什么都不会啊。

至于刚刚他在观战的时候,还用驱物术把半空的剑芒遛来遛去,观战是观战,直面生死是直面生死,一个十岁的熊孩子怎么有勇气面对生死间的大恐怖呢!

眼看着林长安就要被十六道剑芒斩于此地了,可这一家子都无动于衷,冷笑的冷笑,神经自信的神经自信,好像所有人都在看笑话一般。

宋晚灯实在是受不了了,毕竟这个熊孩子对自己有一饭之恩,这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林长安被杀死于此,宋晚灯真的做不到。

眼见为于此,宋晚灯只好站了出来,她随手一抓,神识之地铺天盖地涌了过去,顿时化作一只无形大手,瞬间抓住了十六道白色剑芒。

这么简单,宋晚灯都愣住了,不过事态紧急,宋晚灯顾不得多想,小手微微一握,那十六道剑芒当场被捏碎在半空,点点白光散落了一地,犹如下了一场光雨,所有人一脸震惊的看向这个穿着婢女衣服的丑女孩。

十六道剑芒被干净利落的捏碎,林长长瞬间就被反噬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可她仍旧不死心,在昏死之前,她把手中的三尺长剑扔了出去,狠狠的刺向了弱小无助可怜的林长安。

林长长想来,只要林长安一死,这林家就再也没有修仙的幻想了,只要没有修仙,不管是二哥林长平当家主,还是她来当家主,林家绝对会成为武林第一世家,在这乱世之中,他林长长会有五成机会成为千古女帝。

其实宋晚灯刚才只是试试能不能救下林长安,她真的不确定自己能打得过这两个花里胡哨的武功高手。

可没想到这两个看上去超强的武林高手不堪一击,神识之力随手一抓,那些花里胡哨的神功当场土崩瓦解,宋晚灯现在真的是越打越自信了。

她看到三尺长剑破空而去,眼瞅着就要刺到林长安了,宋晚灯单手一指,神识之力迅速扑去,瞬间就缠住了半空中的三尺长剑。

“碎!”

一声令下,那三尺长剑,当场被神识之力搅成了点点尘埃。

林长平是一个莽汉,要不然他也不会练这种只会挨揍的横练神功了,这会看到林长安翻盘了,他可不想在老五这种废物手里仰仗鼻息。

他知道那个小婢女很强,但是经过观察,这个小婢女只是擅长远程搏斗而已,如果能近身的话,分分钟拿捏死她。

林长平趁着宋晚灯分身捏碎长剑的功夫,他迅速鼓动内力,身上金光乍起,化作一只金光巨人飞扑而去。

两招就秒了一个会发剑芒的武林高手,宋晚灯此刻自信心都爆炸了,面对这个金光闪闪的莽汉,她根本无所畏惧,伸手一指,神识之力铺天盖地而去,又化作一只大手,如拎小鸡仔一般,瞬间就把林长平抓了起来,吊在半空,让他上不接天,下不接地,只能在空中不断挣扎,气得他直干瞪眼。

宋晚灯瞬间翻盘,搞定了一切之后,这才走到林长安面前,看着哭得委委屈屈的熊孩子,宋晚灯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安慰道:

“阿巴阿巴(都说你小子把路走宽了嘛,这下信了吧,你那一碗灵粥送的不亏吧!)”

林长安终于崩溃了,直接扑进了宋晚灯的怀里嚎啕大哭着,这熊孩子真的是被吓坏了,不停哭的,疯狂的发泄着。

这林家四少,一个哭,一个晕,一个被吊着,就剩下林长寿这个大公子了,他此刻见识不好,立刻偷偷开溜,趁着没人注意到他这么一个废物,就慢慢向门口后退而去。

林恨天这会真的是两眼发光,没想到这帮小东西又给了自己一个惊喜,本以为有老五这一个修仙者,老天爷就很垂怜他们林家了,但是没想到那个普普通通丑陋至极的小婢女竟然比老五还强。

林恨天根本不管那一儿一女的死活,他此刻笑着:

“小丫头,你很不错,有没有兴趣当我们林家的儿媳妇啊!”

宋晚灯一听这话,心里一慌,可是突然想到自己刚刚随手就灭掉了两个花里胡哨的武林高手,再灭一个老色鬼不也是轻而易举嘛。

宋晚灯便自信十足的说道:

“阿巴阿巴(老家伙,还想老牛吃嫩草,你别白日做梦了,姑奶奶才不嫁给你呢!)”

林恨天刚想答话,可是突然发现自家老大正偷偷摸摸的向门口溜去,一想到这家伙还把那小婢女给毒哑了,这个仇不报,这小婢女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当他林家儿媳妇呢。

林恨天缓缓站了起来,内力鼓荡,身后青砖纷纷乍起,双手一抬,横推一掌,掌间金光大现,化作了一条金色巨龙,瞬间就扑向了偷溜的林长寿。

那金光巨龙龙吟震天,飞速而过,毫不留情的就砸向了长寿,一声闷响,金光巨龙就把林长寿轰成了肉渣,连个完整的尸身都没留下来。

宋晚灯看到此幕,吓得咽了咽口水,这老家伙太心狠手辣了,连自己的儿子说杀就杀,真特么的是个疯子!

林恨天这才转过头,看着宋晚灯气鼓鼓的样子,似乎猜到了某种可能,便一脸善良的忽悠着:

“小丫头你误会了,可不是嫁给我,我的意思是说你嫁给我家老五林长安当媳妇,你愿不愿意呀?”

林恨天虽然一脸和善,但那一字一句的问话,每说一个字,他的气势就增加一分,那不停增加的气势,压得宋晚灯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宋晚灯真的想拒绝,可是被那无敌的气势镇压着,脚下的青砖都被她踩碎了,甚至当老疯子说完整句话之时,宋晚灯都被这气势压进土里半米深了。

宋晚灯相信,如果此时她敢说一个不字,那老疯子估计都能当场给她活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