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林家修仙考核

天刚刚蒙蒙亮,下着淡淡的雾气,可林家五公子小院门口却站着一个古怪的人影。

他驼着背,微微弯着腰,身穿一件月白色的长袍,手里提着一盏红色的灯笼,而这人脸上带着一个十分难看的笑脸面具。

面具人静静的站在雾气里,安静的等着,盏茶十分,院门一响,宋晚灯和林长安推门而出。

面具人见到五公子出来了,便手提着红色灯笼在前边慢慢引着路,而诡异的是,这一路行来他们没遇见一个人,好像这个林府在修仙考核之日,全府的人都被禁足不让外出一般。

宋晚灯看这诡异的气氛有点心里发毛,她拿出一个小本本,在上面写着:

林长安,前面这个人怎么怪怪的,你们家这修仙考核的气氛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儿啊!

林长安接过鸡毛笔,在小本本上回复着:

小姐姐不用怕的,前面那个提着红色灯笼的是阿爹的心腹手下鬼面人叔叔,他就是长着凶一点而已。

至于你说修仙考核气氛不对,修仙难道不是家族最高机密吗?怎么可能让外人知道?

宋晚灯看到如此回答,那心里当场就是一慌,自己不就是个外人嘛!

她犹犹豫豫的又在小本上写着:

那我不也是个外人,怎么还让我去参加考核呀?

林长安奇怪的看了宋晚灯一眼,然后快速的回复着:

小姐姐怎么可能是外人呀,我们都是修仙天骄!

就在宋晚灯和林长安一问一答的时候,鬼面人已经带着两人走到了修仙考核的大厅。

宋晚灯偷偷的往大厅内打量着,发现这大厅内安静异常,只有孤零零的四个人。

一个头发花白,面色沧桑的中年大叔坐在首座闭目养神等待着,而下面恭敬站着三个少男少女,其中一个宋晚灯还认识,正是把她毒哑的林长寿了。

鬼面人走到大厅门口就站着不动了,大红灯笼微微向旁边一引,作着邀请的手势。

林长安好像习惯了这种交流模式,他自顾自的走进了大厅之内,宋晚灯也自然跟着他走了进去。

可是等宋晚灯路过鬼面人之时,鬼面人却突然默默的转头,奇怪的看了一眼宋晚灯,似乎宋晚灯灯这一举动触发了什么禁忌一般。

可是此刻的宋晚灯毫不知情,她就跟着林长安往前走着,不一会,他们两个人就走到大厅正中,默默地和林长寿他们站在一处,安静的等待着。

林长寿听到身后有动静,便偷偷回看了一眼,本来看着宋晚灯能够跟着林长安过来一起考核,他心里还有点惊喜,觉得这个小卧底做得不错,两三天的功夫就混成了林长安的心腹。

可等宋晚灯迈步进入大厅之后,林长寿眉头就皱了起来,虽然他心里烦闷异常,但是在阿爹面前,他不敢多说一句,那谨慎怂包的样子,跟前几天那喜怒无常的豪门公子哥真是天壤之别。

在林长寿身旁站着的两位,是二公子林长平和四小姐林长长,他们两个人惊讶的看着宋晚灯,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林家家主林恨天终于睁开了双眸,他实在是太累了,在外面东奔西跑大半年,用了大半身家,终于在国师那里换来了一件能够验灵根的法器,再也不用瞎猫碰死耗子般乱炼修仙功法了。

林恨天摸索着手中的玉佩法器,那淡淡的凉意让他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要是早有这东西,那惊才绝绝的老三……也不会死得那么冤了!

林恨天一抬头,就看见被寄予厚望的老五带着一个脸上有胎记,腿还有点瘸的小婢女走了进来,林恨天看到此幕心中就笑了,看来自己大半年不在家,家里这些小东西也不安分了。

不过他也没有特别生气,敢觊觎林家修仙秘密的人,杀了就是。

林恨天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站着的五个人,而他的耳边竟然响起了语音内力传音之声:

“禀告主人,五公子带来的小婢女叫宋小丫,四日之前被买进了府中,随后被大公子林长寿要了过去,晚上被毒哑送去了五公子房中。”

林恨天只是对着门外的鬼面人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此事,然后他便对着下方这五个小东西说道:

“一年之期已满,族里每日供应你们灵米和灵泉水,你们修炼了这么久,可别让阿爹失望了!”

“请阿爹考核!”

“请阿爹考核!”

…………

林家公子小姐们双手一抱拳,恭敬的齐声回着话,不过宋晚灯发现,这四人当中,有的自信一脸,有的却是长于短叹。

没等林恨天点名考核,急于表现的林长长就首先站了出来。

她是林家这一辈唯一一个女孩子,其实林长长也不是一个表现欲极强的女子,但身在豪门,如果不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早晚会成为联姻的工具,所以为了自己的自由,更为了掌控自己的人生,林长长刻苦修炼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今天要为自己证明,她林长长不比三哥林长天差的。

“阿爹,长长先来!”

林长长说着话就走到了大厅正中,抽出腰中软剑,软剑一抖,内力注入剑中,这剑身当场绷直泛着丝丝寒光。

林长长简单一挥长剑,一道半米长的剑芒就脱剑而出,直接轰塌了对面半堵墙壁。

墙壁坍塌,烟尘四起,林长长单手执剑,剑身吞吐着半米剑芒,一脸傲娇的样子,嘴角挂着冷笑,俯视着全场。

林家二公子林长平不屑的摇了摇头,区区剑芒而已,也想在阿爹面前邀功,四妹有点天真喽。

林长平默默地走了过去,他边走边撕破身上的衣衫,露出古铜色的肌肉,内力一催,身上金光闪闪,犹如人间金刚一般。

“四妹,老拿着那小破剑砸这些花花草草有什么意思,要不要二哥陪你比划比划!”

林家这几位公子小姐虽然名义上哥哥妹妹的称呼着,但是从小就分散养着,都有了各自的小圈子,所以这关系也谈不上有多亲近。

所以林长长一见林长平的挑衅,她也不废话,更不会手软,直接内力灌注剑身,一切横扫而去,半米剑芒脱剑而出,丝毫不留情的就向二哥林长平面门轰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