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笔仙

当年电影《笔仙惊魂》热映,引起了不小的浪潮。

不少年轻人蠢蠢欲动,一时之间招魂游戏成了年轻人闲暇时候讨论的热点话题。

然而说归说,敢试的没几个,偏巧当年我也是年少轻狂。

为了一时之勇玩了一次笔仙,结果差点命都丢了!

我叫简雪,家在北方山里的一个小县城,在岭北,越是这种小地方,那奇闻怪事越是多。

我家又在林区,老人都说是风水宝地,所以有不少动物在山上修炼,以至于我家这的出马仙也比较常见。

和朋友玩笔仙那年我在当地上高二,当时玩完出了害怕以外,并未觉得有什么异样,大家惊恐一阵也就过去了。

可直到后来我考上了外省的一所本科院校,回家的机会越来越少,我身上奇怪的事情也开始多了起来。

起先我只是觉得似乎上了大学以后越发倒霉,开卷考试,人人都过,就我不过。

后来,在四个人的寝室里,我总是能莫名的听见舍友的哭泣声,可等我看过去的时候,人又没哭。

本来把这一切都归根到我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上,可直到大二那年的寒假,我终于爆发了。

那时候我在学校里处了个小我一届的男朋友,本来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关系还算稳定,两个人感情也还可以。

可他家是南方的,一放假我们便各回各家南北相隔,那时候说来也怪我,总是心情不好,莫名的烦躁委屈,为此没少和他无故吵架。

一开始他还容忍我,可他也是个性格倔强的,一次两次行,次数多了,他也厌倦了我的无理取闹,所以提出了分手。

虽说是生平第一次被人甩,可我实际上心里并不难过,而更多的是莫名其妙的愤怒和委屈。

我平日里都是活泼开朗的性格,身边的人甚至都说我活泼的有些过了头。

可那段时间我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整个人压抑急躁,甚至产生了想要自杀的想法。

明明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外流,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勾起我的兴趣。

就连一向和我关系非常好的父母,那段时间也不敢和我多说话,生怕一句不对就惹恼了我。

这种空落落的难受和委屈焦躁,我独自克服了一周的时间,直到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我的症状也越来越重。

到年前第四天的晚上,我自己躺在床上,浑身冷的厉害,心里空落落的难受,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看着那扇窗户,仿佛有一道力量在推我,我想要顺着窗户一跃而出,甚至我已经来到了窗边。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了窗台上!

那一刻我真的慌了,我以为我得了抑郁症,我终于忍不住的跑到了妈妈的房间,放声大哭了起来。

妈妈见我的样子被吓到了,忙把我扶着躺在床上安慰。

“你这是怎么了?”

我妈很了解我,以我的性格,绝对不是分个手就要死要活的人,更不像是会得抑郁症的性子。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冷,心里堵得慌,空落落的难受,妈,我感觉我活够了,我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我一边哭一边哆嗦,整个人脸色灰青的下人,所谓印堂发黑不过如此。

我妈是个盲人,十年前因为生病导致的后天失明。

可她自小就见过不少这样的事,处理起来还算是冷静,她首先放弃了我得抑郁症的想法,而是抓起我的中指仔细的摸了摸。

随后我妈便不说话了,去厨房拿了一把剪刀放在我枕头下面,然后就给我爸打了电话。

“你快回来,在楼下买一捆纸烧了,然后念叨念叨,孩子好像招东西了。”

我爸本来还在朋友家玩,一听说这话跟进就跑回来了,听我妈的话在楼下买了一捆纸,然后直接一把火烧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我就觉得心情好多了,也没刚才冷了,委屈的眼泪也止住了。

我妈见我状况好些了,便又拽了我的中指捏了捏,随后哄着我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我妈就托人约了当地一个很厉害的出马仙给我看病,当地人都叫她陈仙姑。

陈仙姑家离我家不远,我和我妈一进她家门,扑鼻而来的就是浓重的香灰味。

再往里走,就看到她人已经在客厅等着我们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陈仙姑,她年龄在五十几岁,看着却像四十出头的人,个子不矮。

面相有几分的严肃,可是我看着却不知为何很是亲切。

还不等我们开口,陈仙姑修长的手指捏着烟卷递到嘴边。

吐了口烟雾后,看着我妈道:“这孩子印堂发黑脸色铁青,是冲了东西了,想来是被这东西磨了很久了,怎么才来?”

我妈本来是不信这些东西的,对我的家教又比较严格,从不许我太晚出去,所以她之前也没往这方面想。

加上我之前脾气暴躁拒绝沟通,所以她也不知道我的情况有多严重。

我妈有些焦急的把我的事都说了一遍。

当然除了我当年玩笔仙的事,这事我始终都不敢告诉她。

陈仙姑听后便去她家堂口上了香,然后拜了几拜后,便回到沙发上猛抽了一口烟。

我这几天本就浮躁的心情,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突然觉得平稳了很多,我坐在对面的位置上,乖乖的都不敢动。

“孩子,把手给我。”

陈仙姑过了不一会开口,我便把手递过去,她当下开始给我把脉。

可不出一会的功夫,严肃的陈仙姑竟然脸色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似是更严肃了。

本来还面色红润的脸上居然瞬间毫无血色。

我甚至清楚的看见,她的手臂和脖子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我心里有些没底了,毕竟这陈仙姑可是我家这边首屈一指的能人,若是她都整治不了,只怕我就没救了。

而就在我心里打鼓的时候,她却看着我,突然开口:“四年前过年夜你去哪了?”

一句话,瞬间让我心里咯噔一下!

四年前,正是我高二那年,过年夜,正是我和朋友玩笔仙的那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