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 明国万历
  • 键盘战斗家
  • 2189字
  • 2021-11-15 21:04:20

我是朱翊钧!

一个六七岁的小孩,正对着镜子发呆。

按照前世的历史,三年后,自己将登基为万历皇帝,一名十岁的孩子,成为大明朝的主人。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天下的权势,莫过于此。

重生了六七个年头,一两岁时记忆是空白,只有一些吃奶,被嬷嬷抱着的记忆片段。

二三岁时,前世的记忆陆续的苏醒,如今已然全好。

上个月,在文华殿东廊,接受群臣上笩行礼,正式成为了大明太子,当时的激动,令他久久不能忘怀。

前世,自己从一个外企中层,干到私企高层,中年后再沦为失业。

如今,最大的辉煌却唾手可得。

还有什么,比这更幸运的呢。

厢房外,十几名小黄门早已等待多时,却久久不见小主子出来,纷纷交头接耳。

小爷虽然年纪小,严厉却是出了名,没人敢轻视之。

“今儿个奇怪,小爷怎么还没有出门?”其中一个太监小声问道。

“难道不去皇后娘娘处了?”

“贵妃娘娘昨日可是吩咐过小爷,不许他去了。”小黄门口里说的贵妃,是朱翊钧的生母,平日里对朱翊钧很严厉。

朱翊钧还小的时候,贵妃娘娘每日必带小爷去皇后处候起居。

后来皇爷不喜皇后,把皇后赶出了坤宁宫,迁到东六宫偏殿,娘娘就逐渐减少了带太子爷去问安的次数。

等小爷成为了太子,贵妃娘娘就没有再去了。

话间。

朱翊钧从厢门走出,脸上露着冷意。

父皇体弱多病,却耽于美色,皇后是个认礼的,多次劝谏皇上保重龙体,反而惹得父皇不快,认为皇后善妒。

最后把陈皇后赶出了坤宁宫。

坤宁宫是皇后的寝宫,父皇如此做,是极大的不符礼仪,此举与废后无差。

这些日子,朱翊钧已经想通了。

皇后处,他必须一如既往的每日问安,哪怕面对自己生母的阻力。

一举三得。

其一,重孝道,获名声。

其二,制生母,固地位。

其三,管太监,立人事。

大明朝以德孝治理天下,自己身为帝位继承人,必须秉承大义,名正言顺,做事才能理直气壮!

根据自己前世了解的知识,父皇可没几年活头,那个时候,才十岁的自己不能亲政,后宫大权掌握在生母手中。

父皇流连美色,生母要依仗自己的地位在父皇处争宠,所以现在不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生母还能容忍。

等生母掌握了后宫大权,介时,自己的苦日子就来了。

重生二世,他可受不了不讲道理的管教。

等自己十八岁了,和宫女搞个暧昧怎么了?哪个少年不爱慕?那个宫女不想和少皇谈个恋爱?

明明两情相悦的事,生母却非要因此废了我。

十八岁的时候,生母说不让亲政,那就不亲政。

反正有张居正顶在前面搞改革,得罪所有人的事张居正愿意做,那就让他做到底好了。

但是生母竟然抓住自己和宫女暧昧的这个不是把柄的把柄,想要废掉自己的皇位。

这就是万万不能容忍了!

斥责一番不就行了?竟然要废掉自己的皇位,这中间的道理是真想不通。

难道因为她有两个儿子就可以胡来,难道因为她更喜欢幺儿?幺儿更好掌控?

如果父皇还在,生母敢这么做?

所以,无关对错,只为了皇位的稳定,朱翊钧一定要在后宫里,找一个能制约生母的人。

陈皇后就是天然的人选。

她无后,不长寿,娘家没啥人。

陈皇后在先皇驾崩后,宫内唯一能的依仗,只能是新皇的孝顺,自己得有多脑残,才不选择支持陈皇后啊!

陈皇后现在是没什么势力,但是她是皇后啊,以后还会是皇太后,后宫名义上的女主人!

朱翊钧冷着脸,几位伴当吓得不敢在胡言乱语。

看到小爷头也不回的往宫外走,几人只能连忙跟上,因为刚才说小话的行为,也没人敢上前询问。

皇帝寝宫为乾清宫,乾清宫西侧为西六宫,东侧为东六宫。

东西向的干道上,一顶空着的轿撵,小班当们紧紧跟随一名六七岁的孩子。

朱翊钧身上裹得严实,没有乘坐轿子,而是迈着步子走在直道上。

地上的雨水被扫的干干净净,如果不是黄檐上凹处的积水,根本看不出昨夜刚下过一场大雨。

一墙之隔北是坤宁宫,一墙之隔西是交泰殿,坤宁宫是皇后的居所,交泰殿是皇后千秋节受庆贺礼的地方。

皇后被赶出了坤宁宫,交泰殿也没有使用,所以这两处除了值班的太监宫女,显得很安静。

一行人默默的走在路上,伴当们内心纠结,到底要不要拦住小爷。

拦住小爷,又怕小爷把他们刚才嚼舌头的行为告诉冯大家的,冯大家最为疼爱小爷,知道自己惹了小爷生气,肯定会重重的惩罚他们。

不拦住小爷,又怕惹娘娘生气。

而且,小爷的脾气也是捉摸不定。

高兴的时候,能和你有说有笑,一不留神说了哪句话惹的他不快,立马会被重重的呵斥。

朱翊钧知道伴当们的心思,他也没办法,自己才六岁。

虽是太子,没人敢轻视之,但终归年岁小,让人觉得小孩容易糊弄,十成的事办个三四成,更甚至不办,最后在他面前歪嘴胡说想蒙混过关。

近之则逊远之则怨,圣人早已有定论。

大事小事公事公办,办的好就夸赞,办的不好则呵斥。

不讲情面只讲得失,这是朱翊钧在后宫的管人之道,也是他前世跳槽新公司,对管理新下属的不二法则。

……

皇后生病了。

躺在病榻上,身边竟然只有两个小丫鬟照看。

“母后,儿臣给您请安了。”

稚嫩的声音,打破了死寂的空间,听清楚声音,两个小丫鬟立刻面露惊喜。

只有当太子来了,这里才会有些许人气,不至于死气沉沉。

“宫内有病气,哥儿莫要进来。”

陈皇后既感动,又伤怀。

感动太子年龄虽小,对她孝心却大,每日省安从不迟到,刮风下雨也不缺漏。

伤感的是,自己没有子嗣可以依靠,堂堂一国之母,竟然沦落于此,连奴婢都敢轻慢。

朱翊钧走了进来,面带微笑。

根据他的了解,陈皇后身体好的很,没有疫病,只不过郁结于心罢了,以后皇帝老子卒了,她就翻天了,还有十几年好活。

所以,他大着胆子走了进来。

看到皇后的现状,朱翊钧眼睛微红,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一脸的担忧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