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购买店铺(求推荐 收藏 月票!)

在房东大叔的帮忙下,时远成功的混了个脸熟。

当然,也被许佳慧询问了一番打算从事的行业,他自是实话实说。想法托盘之后,两人表示不看好。

给予的意见很统一。

餐饮业虽然是刚需的项目,但像时远所说的咖啡厅。投入大,风险高,见效慢,不是他这样的小年轻能轻易踏入的。

时远能够理解他们所担忧的问题。咖啡厅这种行业的确存在的很大不确定性,特别是如今的年轻人普遍喜欢点外卖,而外卖平台很容易寻找到物美价廉的产品。

实体业隐约成了夕阳行业,现如今爆火的店铺基本上只有几种情况。

第一种是店主自身就有很大的传播力,也就是网红开店。好不好吃不重要,重要的是合照。

第二种,找网红宣传,好吃就再来,不好吃差评,但不影响拍照发朋友圈。

第三种,百年老店,口碑无双。

以上的条件,在他们看来,时远三不沾。这样开店,不倒闭才有鬼。

但时远也不好解释,他总不能说:我突获横财700万,打算一步到位,买个店铺做个咸鱼吧?

在附近的一家号称百年老面的小店吃了碗热干面,时远打算去探探店。毕竟钱虽然是大风刮来的,但也没有再刮回去的道理吧?

电瓶车昨晚没充电,只能打车了。

新时代广场,温陵最大的商业街。

由于是工作日,街上的行人并不算多。但3月份的天气已经略微回暖了,超短裙早已提前接管了潮流。

路过一家星巴壳,店内的顾客几乎都是20出头的年轻女性为主。时远喝过这儿的饮品,很一般,非要给个评价的话。

狗喝了都摇头。

价格还死贵,68块的拿铁咖啡,糖浆拉花。而且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Short在这的定义是中杯。

不过,品牌的效应让他在炎黄国混得风生水起。

忽然,一家看人气爆棚的店引起了时远的注意。透过玻璃窗能看到店内座无虚席,并且门口已经排起了一列长龙。

“八度空间?!”

时远念着店铺上的招牌,这玩意不是那玩意吗!这么离谱的店名也能注册?好奇和探究驱使着他向着店门口走去。

店内的装潢很特别,粉色调为主。门口站着两个160左右的女仆装美女,还有一群学生模样的在轮流合照。

看到这,时远大概知道了这家店的运营模式。

色诱,男人本性。

跟着排上了队,他想试试口味如何。因为从门口的招聘日期2019年4月19日上看,这家店至少开了将近2年的时间了。

如果是网红店,在口碑不好的情况下。只能赚快钱,撑不到现在还没凉。

大约排了半个小时,终于轮到了时远。

过程中,他发现了一个极为巧妙的问题。收银点单的工作人员有两位,并且是一男一女。最重要的一点是两位都是高颜值的类型,来回切换。

遇见男顾客,女店员就上前接单。反之,男店员便接替了收银岗位。

很显然,店主把人性拿捏得很透彻。

“帅哥~您要喝点什么呀~”温陵女专属的嗲声响起。

那声音酥软得有些入骨,以时远对异性的木讷性格都直呼顶不住。可想而知,那些个好女色的狼友岂能不时常光顾。

“第一次买,你给推荐一下。”

“我们的意式咖啡的好评率极高,您要不要试试看?”

“可以!不要加糖。”时远说道,他喝咖啡不喜欢加方糖。

话音刚落,一旁的男员工即刻喊道:“意式咖啡,不要糖!”

同时女员工的单据已经打了出来:“帅哥~45元,我扫您。”

从点单到结束一共花费不到1分钟,这样的工作效率已经极高了。但仍然还排着如此长的队伍,时远能想象到这家咖啡厅的效益会有多高。

45元的价格,有些贵了。但参考服务价值的话,好像也能接受。

很快,叫号到了时远。

纯白色的纸杯外套着一圈隔热纸,拿着这杯价值连城的咖啡找到了一处公共座椅。

瓶盖掀开后,一股浓厚的香气袭来。

夹杂着淡淡的奶油味,嗅觉上还不错。轻抿一口,强烈的苦味席卷味蕾。

“及格吧,卖的是色。”

时远给出了评价。传统的意式咖啡是最原味的,不过一般人接受不了,店家加了些奶油调了口味。

接下去走访了另外几家中高档次的咖啡厅之后,最终得到的结论是:大家都在很实在。

卖色、卖名、卖财一个没拉下。

逛了一圈之后属实有些累了,时远特别佩服那些女生平常跑个步就气喘吁吁的,一旦涉及到购物环节。

她们能打十个奥特曼。

打道回府,下车后前往附近的菜市场随便买了些菜,打算施展一下久违的厨艺。

回到宿舍,淘米加水按下开关。

因为是快煮,所以时远没有过多的等待,直接开始清洗食材。

很快,一道味香色俱全的西红柿炒鸡蛋出锅。

还未动筷子,电话铃声响起,陌生号码。

“喂?哪位?”吃饭途中被打扰让时远语气有些不悦。

“您好,时先生吗?我这里是魔都ssccc超跑俱乐部,想邀请您加入我们俱乐部。”

“好,怎么加?”

时远简洁明了的回复让对方错愕了半响。

“额,每年会员费1万。我添加你微信,你把个人信息发送给我。我这里登记后将会员卡邮寄给你,会费你可以等来魔都核实情况后再交也没事。”

“好的,我有点事情,先这样。”

西红柿炒蛋凉了就不下饭了。

挂断电话后,风卷残云般清扫了餐桌。

时远为何没有怀疑对方的真实性并爽快地答应加入ssccc,原因很简单。

假的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查询出他有一辆还未送达的SVJ。而加入俱乐部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一万块的年费算不得什么。

温陵是出了名的美女如云,到时候打个广告,这些二代来捧个场不就回来了。

有些犯困,时远定了个晚上6点的闹钟以防万一,便合上了眼。

……

“叮叮叮!”

闹钟声响起,时远惊醒。看了下窗外,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

冲了把脸,精神了一些。

从宿舍到二仙桥的路程大概半个钟左右,时间还早,再刷一会选择题。

一个小时后,头昏眼花。做了不少选择,只是没有卵用。

整理一下衣领,出门。

仍旧是打车,小黄已然被遗忘,有钱的感觉真好。

遇见了小高峰,抵达二仙桥的时候已经是7.:47了。下车后时远看了一眼V信,没有新消息。曾经的恋爱经验告诉他,女人的出门时间要比想象中的久上不少,且越漂亮比例约高。

果然,等到了8点17分电话响起。

但时远没接,因为在他的视线前方不远处已经看见了李佳丽。

白裙,高跟,精致的妆容吸引了不少围观狼友的注视。

“你这么漂亮不去当明星可惜了。”

就在李佳丽正在疑惑时远为何不接电话的时候,时远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哎哟!吓死我了!你这人怎么无声无息的!”李佳丽翻了个白眼,小手拍着胸脯没好气道。

周围的狼友们目光齐聚在那双又大又白的“手”上直呼:“好家伙!这谁顶得住!”

时远顶住了,微笑道:“走吧!你看大家都饿了!”

李佳丽闻言一怔,疑惑道:“你带了朋友吗?我怎么没看到?”

时远微微一笑没有答复,只是伸手示意她带路。

当李佳丽转过身去,看到了那群动作整齐得跟训练过一样,同时移开目光的广大男性后。

总算明白了时远所说的大家是指谁。

而时远则又接收到了一个白眼外加不痛不痒的一掌。

李佳丽所说的那间东北烤肉距离两人不远,大概十分钟就到了。

门庭若市,里三层,外三层,好在女生的心细提前订好了位置。

李佳丽熟络地点了一些菜后,递过菜单询问道:“时远,你想吃什么?”

时远粗略地扫了一眼,没看到什么很有食欲的东西,“你点就好,我胃口好,软硬都吃。”

“初见时你可没这么贫!那就我来安排啦!”

随后,她又点了几道菜后将菜单还给了收银员:“先这样吧,不要辣喔!”

两人坐下后,李佳丽开口道:“说吧!是什么大事让你如此破费。”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打算开一家咖啡厅。想向你这职业选手咨询一下店铺方面的问题。”

“你要开咖啡厅?!”李佳丽惊奇道。

“是的。”时远肯定道,接着略带调笑道:“怎么了?难道我看上不像老板吗?”

“哈哈哈,你不要污蔑我,我可没这样说喔。”李佳丽回道,接着话锋一转:“你位置打算选在哪里,需要多大的面积?”

时远思索了一会,开口道:“我比较期望在南陵大学附近,面积的话200平左右吧。”

“要这么大?”李佳丽吃了一惊。在她的初想中,100平方已经绰绰有余了,她本还担心找不到更小一些的。

没曾想,时远这一开口就是200平方。要知道南陵大学附近的商铺租金是温陵的天花板。

70元/平,按时远的要求,一个月单单租金就得1.4万,这还是不谈人工成本的最低负担。

“你知道那附近的价格吗?!”李佳丽问道。

见时远摇头后,她才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在她看来,时远虽然全款买了一套房子,但不代表他能挥金如土。在炎黄,买房是传统,是传世财产。

“那里最偏僻的位置也要65元/平,你之前做过咖啡厅吗!你就这么自信能赚钱?!”

不知为何,时远竟从这句话里听出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他尴尬地挠挠鼻尖道:“李小姐,你可能误会了…”

“不许叫我李小姐,叫佳丽或丽丽都行!”李佳丽炸毛似的打断了他,恶狠狠道。

这要是换成别人,早就明白了李佳丽这话的意思,奈何碰见了时远,他认为的是“李小姐”这个称呼对于朋友来说太生疏了。

“好吧,佳丽!我的意思是我打算买不是租。”

“我知道,但是200平的租金太…什么?!你说你要买?!!?”李佳丽这才反应过来,惊呼道。

得亏人多嘈杂,惊呼声被瞬间掩盖掉了。

“是的。”时远正色道。

确认了答案,李佳丽上下打量了一番时远,直到看得时远有些不自在后惊叹道:

“啧啧啧,时少爷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呀?我这头一次认识富二代,该怎么和你相处~”

面对李佳丽的调侃,时远干笑两声道:“我说我是中了彩票你信不信?”

“信!我昨天看到了一只母猪上树了,你信不信?”李佳丽很笃定地回道。

“……”

“哈哈,我又不要你钱,你怕什么?说回正事,你要是买商铺的话,可就找对人啦!”李佳丽神秘一笑,接着道:

“遇到姐姐可真是你的运气!刚好我一个客户打算移民到国外去,她有一间商铺就在南陵大学正对面!187平,报价258万,我出马的话255万能搞定!”

258万在时远的预算之内,折算下来一平方差不多1.38万/平。

记忆中曾经路过中介处隐约看到的基本在1.45万左右,也算捡便宜了,面积也合适。他也懒得再去寻找对比了,便开口道:“我就按258万购买,你能砍多少是你的本事。”

“成交!祝我们合作愉快!”李佳丽举起手中的可乐,豪迈道。

“合作愉快!”时远顺势也举起了可乐道。

解决完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后,两人便讲目标对准了已经在炭火上滋滋作响的五花肉。

这家烤肉店的气氛环境让近乎酒精绝缘体的时远也冒出了喝一杯的想法。

虽然最终还是没有实践,不过五花肉是真的香。

望着圆桌上空荡荡的8个盘子,时远满足的打了一个无声饱嗝。

手机屏幕亮起,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来到晚上10点22分了。

“走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吧?”时远开口道。

他现在已经是个无业游民了,几点钟都无所谓。但考虑到李佳丽还是上班族,还是早些回去吧。又想到安全问题,便接着说道:

“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就住这附近。走路也就几分钟,很安全。商铺的事情我会尽快帮你落实。”李佳丽拒绝道。

“好,那我就先走了,还是注意安全。”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