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贵人(求推荐 收藏 月票!)

经历了第一次的横财后,时远的心理素质似乎有了极大的提升。

昨晚很快就在兴奋中入睡了。

长期的规律作息让他的生物钟在6点钟左右自主唤醒了身躯。

窗帘透着光,显然天已经亮了。简单的洗漱之后,出门。

揣着400多万现金的他决定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厅。

这件事情在他兼职的时候便幻想过,买一套房,开一家小店,不需要赚很多钱,足够生活便足矣。

无亲无故地他没有其他同龄人传宗接代的重担,更不需要为光宗耀祖而拼命。

至于感情的事,有也好没有也罢。

也是这样的性格致使他的交际圈基本没有范围。

400万的预算让时远有充足的资金选择咖啡厅的档次,何况温陵也不是魔都、燕都那种寸土寸金的地方。

他决定选定位置直接购买一间店面,这样一来就没有了租金上的压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生活也能实现。

既然要混日子,那为何不一步到位。

想要出去散散心,贴张纸就完事了。

传统模式的实体餐饮业选址的重要性不用多说。特别是如今受到外卖行业的冲击,实体店的选址更加重要。

要么商业街,要么学校附近,这两个位置是第一选择。

但这两个地方的店面的价格自然要比其他地方高上不少。

温陵商铺的价格时远没有了解过,毕竟之前连厕所都不敢想,哪有心思去了解这一方面。

这时,脑海里李佳丽的身影浮现。

对啊!自己不是刚刚才认识了一位这方面的职业选手吗,此时不就派上用场了!

打开通讯录找到李佳丽的联络方式拨打。

“嘟”了几声后,接通了。

“时先生你好!有什么事吗?”

听筒里声音比较嘈杂,隐约能听见似乎在讨价还价的声音。大概是争论房价的问题,上一辈人买啥都希望能砍上一刀。

“李小姐你好,我有点事情想要麻烦你一下。电话里讲不清楚,等你下班后有空出来一起吃个饭吗?”

“啊?”李佳丽惊讶道。

时远的突然邀约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心头小鹿乱撞起来。

这全归功于时远的外形条件本就不错,再加上年纪和她相仿,并且从她手底下全款购买了一套房子。

典型的年少多金还有颜,这样的男生邀请她共进晚餐,是该接受呢还是婉约接受呢。

而电话那头,时远并不知道李佳丽已经在脑海里臆想了许多画面。

不善交际的他只是单纯的认为,请别人帮忙,自然得感谢人家。拿钱太俗,吃个饭既满足生理需要,又符合感谢要求。

两全其美。

见听筒里迟迟没有动静,他有些疑惑地放下手机查看了一下信号。

满格。

“李小姐?听得见吗?”时远再次问道,声调略微提高了几分。

“好…好的!”李佳丽终于回复道,“那我们在哪里见面?”

“你有什么推荐的私厨吗?”

这倒不是时远刻意询问,只是送过外卖的人都清楚,但凡进了厨房之后见过那副光景的人都不太愿意吃这些连锁或者网红餐厅。

“额...二仙桥附近有一家东北烤肉还不错。不过,我得先回去洗个澡,8点可以吗?”

对于李佳丽来说,这是两人的第一次“约会”,怎么能穿着工作装出席。

“好的,那到时候电话联系。”

二仙桥,时远知道这个地方,沿着成华大道走到底就是了。

挂断电话,肚子发出咕噜噜地叫声。

他才想起,昨夜成为了尊贵的兰博基尼车主后忘却了还是凡人的事实。

起身准备吃个早点去。

下楼,在门口碰到了依旧在喝茶的房东大叔,只不过这回对面有了一位风韵犹存的大婶。大婶看上去竟有些眼熟,但时远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远子,还是这么早起来啊!”房东大叔笑道。

“嗯,习惯了。您也挺早!”时远回道,不过他一直怀疑房东大叔喝茶喝得修仙了。之前送外卖的时候,午夜归来在喝茶,清晨出门也在喝茶。

“呵呵,你们小年轻现在不会明白的。等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是想睡也睡不着。”

随后,房东大叔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时远招手道:“巧了,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青天大老爷。”

闻言,时远面带疑惑地走了过去。俗话说,长者赐不可辞,辞之不恭,基本的礼貌他还是懂得。

房东大叔推了把椅子给他,时远坐下后,忽然感受到一股审视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着。

抬头一看,正是那坐在房东大叔身旁的大婶。

双目对视下,时远在一瞬间就败下阵来。实在是那目光太过锋锐,让他有种无所遁形,被完全看透的感觉。

“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的老同学兼老班长。也是今年从魔都调任过来的新任工商局局长,许佳慧,许大局长!”房东大叔语气揶揄地介绍道。

“我们这种工薪阶级也就是为人民服务说出去好听点,跟你这大地主比起来算得什么呀。”许佳慧回道。

时远一听,赶忙起身伸出双手道:“许阿姨...许大局长,您好!我...我叫时远,时间的时,远方的远......”

“噗呲!”许佳慧见状忍不住笑出声来,以她的阅人能力不难看出,时远是那种刚出社会不久还没被染上五颜六色的干净青年。

时远尴尬地干笑几声,他这辈子接触过最大的官也就只有学生会那帮人了。这市工商局的局长少说也是个正处级的干部,他怎能不紧张。

“哈哈哈,这小子很腼腆,但是个不错的后生仔!最近他打算自主创业,免不了和您这位大局长打交道,让他提前混个脸熟!”房东大叔看着许佳慧大笑道。

“好你个李成凯,你这是打算打感情牌玩那出乱狱滋丰,贿赂并行?”许佳慧忽然拔高音调道。

时远被吓了一跳,然而熟知许佳慧的李成凯自然不会被吓住,随即道:

“我可没有这样说!咱这属于抛开公务,结交新朋友!忘年交懂吗?多认识些年轻人会让我们的思想更贴近时代的潮流。”

“唉,你还是和当年一样那么能说会道。要是当年......”许佳慧叹了口气,有些遗憾道。

“打住!当年的事是当年的事,现在这个社会讲的是朝前看。莫要再提往事!”李成凯打断了她的话,神情不变道。

一旁的时远保持着缄默不语,看来房东大叔李成凯的故事也不简单。不过,在心底里一股暖流不断滋润着他。

房东大叔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给他搭关系,自己与他无亲无故的,却能被这样对待。

时远在心底默默记住了,读书虽然没有完全改变他的人生,但读书让他至少明白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