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鸿门宴

几人驱车来到了鸿门宴,这家饭店是独栋的四层中式风格建筑。门口两根巨大的红木柱子上雕刻着一龙一凤,不看材质,单单论它的雕工看上去就有一股价值不菲的感觉。

门口两个身材高挑的旗袍少女站在两侧迎客,头上去两盏红灯笼,颇有喜庆气氛。

几人刚踏上阶梯,门口一个看上去敦厚老实约莫20出头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男子看向时远一伙人,然后拿起手机似乎在对比着什么。反复确认后,走了上前微笑问道:“你好,请问是时远时先生吗?”

“我是。”时远点点头,“请问你是?”

男子立即喜笑颜开道:“我是鸿门宴的总经理周仁!刚刚北哥已经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一个好哥们要过来我这吃饭,我这不是赶紧出来迎接了吗?”

周仁说着说着,双手已经热切地握住了时远的手掌,“幸会幸会,北哥的哥们就是我哥们。时哥,你叫我小周就行!包厢已经给您准备好了,这边走!”

“太客气了,麻烦你了!”时远有些受宠若惊,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这么热情的人。虽然心底清楚对方是因为北胖子的存在才如此谄媚,但终究还是给足了自己面子。

几人跟随着周仁朝着饭店内走去。

走着,周仁忍不住问道:“时哥,你和北哥是怎么认识的?我和他认识那么久都没有听他提起过。”

他和北约认识到现在已经有快5、6年的时间了,虽然平时很少联系,但每年都还是会见几次面的。从未听闻北约说过在温陵还有其他认识的人,当然,保健会所那些不能算在其中。

“一次巧合在万象城门口碰上了,聊得还可以就认识了。也就这段时间认识的,他没有说也正常。”时远如实回答道。

闻言,周仁一副原来如此地点点头。北氏的那个奇葩特点他当然也知道,时远这样一说他就能理解了。

身后,杜玉琴的脸上有些惊奇,小声问一旁的陈瑶道:“你家男人说的那个北哥是什么来头?”

鸿门宴虽然开在江北,但名声在燕都也不小。她就有很多朋友不信邪,拿着钱想过来碰一碰规矩,但最后都碰得头破血流狼狈回去。

这也是杜玉琴先前嗔怪戴雨彤的原因所在,但没想到时远一个电话竟然真的能让这家头铁店改了规矩。所以她现在很好奇电话那头这个叫北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陈瑶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时远就跟我说是一个燕都的朋友,叫做北约。其他的他也没说,我也没有去问。”

她本身就对这些金钱权利的圈子不是很感兴趣,否则她大学时也不会经常和时远混在一起。那可不仅仅是因为想要调戏他,还有的是对这种朴实自强的欣赏。

当然这也是李成凯、李娜姿和陈国民对她保护得好。一个人要想对金钱权利无欲无求,首先得全都拥有了。否则那不叫无欲无求,那叫做自欺欺人。

杜玉琴神色一变,身为地地道道的燕都二代,并且还身在圈子里。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北氏的那个胖乎乎的继承人就叫北约!

好奇地眼神看着前面那道修长的背影,杜玉琴在来之前觉得自己这个视若妹妹的陈瑶可能是一时被迷了双眼。本想着这次过来如果发现对方是个油腔滑调的骗子就揭露他的真面目,没想到原来小丑竟是自己。

至于戴雨彤和丁欣,她俩已经开始在网上查询着一会该点哪几道菜了。

经过一条铺满红高级地摊的长廊,乘电梯到了4楼。

“这一层楼只有4间包厢,分别是天、地、玄、黄。这几间包厢基本上很少使用,都是我父亲的几位朋友过来才会开放。环境也要比一、二、三层来的典雅一些。”周仁介绍道。

他说的很委婉,没有刻意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但几人都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这里很高级,我很有诚意,记得给我点个赞。

“谢谢!让你费心了。”时远笑道。

得偿所愿的周仁摆摆手,“客气了,那你们先入座,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先失陪一下。”

然后他侧过头对着一旁的服务员开口道:“这可是我的贵宾,好好招待。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打电话给我。”

周仁走了之后,服务员领着几人进入了那间挂着天字的包厢,里面的布置但也没有想象中的奢华,一样是中式风格。

入门右侧就是一个卫生间,粗略的看了一眼,大概有15平方左右,也不知道弄这么大是可以躺着上厕所吗?

往前就是一张精致的黄木餐桌,椅子应该是配套的,统一的黄色调。最亮眼的是落地窗被设计成一座景观水幕墙,假山喷泉云雾缭绕,别有一番美感。

桌子上放着一本菜谱,时远拿起递给了陈瑶:“你们点吧,我和腾哥、兰博不挑食。”

陈瑶刚接过去还没来得及翻开,只见戴雨彤一把夺过道:“拿来吧你!瑶姐,今天我们才是客人。就不劳烦你个女主人受累点菜了哈!”

“拿去拿去,撑死你!”陈瑶笑骂了一句。

没一会儿,戴雨彤和丁欣两人便点好了菜。一共10菜一汤,具体哪几道时远没听清,但其中肯定漏不了开水白菜和佛跳墙就是了。

服务员拿着菜单出去后没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争吵的声音。

“你他妈的走路不长眼吗?”

“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老子就这个素质,怎么样?你知道我这双鞋子多少钱吗?你今天不给我赔一双全新的别想走出去!”

安静了片刻后,一声惨叫声响起。

“啊!”

接着是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糙米吗!你敢打我?!”

屋内,时远皱着眉毛,因为外头有一个声音让他感觉十分熟悉,像是在哪儿听过。出去看看吧?虽然不想惹麻烦,但还是好奇外头到底是谁。

起身走到了门口,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去。

一个英武的男子正举着拳头朝着倒在墙角的男人打去。

“陈阿森?!”时远一愣,门外正在行凶的男子正是他先前在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陈阿森。

而当时远失声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坐在餐桌旁的杜玉琴站了起来,快步朝着时远走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