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开业大吉(1)

时间转瞬即逝,今天就是时远的〈晨时〉咖啡厅开业日子。

秉持着温陵人的传统,时远起了个大早。洗漱过后,下楼之后兰博已经在车上等候着他了。

时远开着那辆svj在前,兰博则开着那辆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模样的xc90跟在身后。

现在的xc90宛若一辆钢铁怪兽,整体的造型完全菱角化,车子的高度达到了惊人的2米2,车窗除了驾驶位其余的三扇都用合金材料焊牢,双层加厚的防弹玻璃,轮胎也改成了285/7017的泥地胎。

开出去的回头率甚至比svj还要高得多,再加上兰博那副超级硬汉的形象更加吸引了小部分的人群。

来到咖啡厅,陈瑶那辆帕拉梅拉已经停放在了门口。另外还有一辆货车正在往下卸着花篮。

陈瑶当然是看到了时远,只不过手头上忙得不可开交。正在指挥着搬运工人将花篮摆放整齐,手上还不断地回复着闺蜜的信息。

看那模样,街上路过的行人皆是认为这个美女就是这家即将开业的咖啡厅的老板。不少男同胞已经暗暗记下了这家叫做“晨时”的饮品店有个美女老板娘。

停好车以后,兰博见面就大喊了声老板娘,愣是给陈瑶吓了一跳。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陈瑶心里还是蛮开心的。时远从大学开始一直都是独身一人,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兰博虽然名义上是一个保镖的角色,但毕竟是和时远住在一起的。

在她看来,兰博四舍五入等于时远的另类亲朋。这样一来,等于她被时远的亲朋认可了。嗯,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至于别人怎么想的,关她啥事?

“嗯,你好。”陈瑶微笑回道。

时远当然不知道陈瑶脑子里的弯弯绕绕,对于她的认可性回复当然是感到开心。上前开口道:“你休息一下吧,接下去我来处理。”

“不用,你的设计感太差了,让你来指不定弄成什么样子呢。你先进去待着,一会正式开业的时候出来当个雕像说两句就行了。”陈瑶一脸嫌弃说道。

虽然喜欢眼前这个男人,但这不代表能接受他的审美品味。至少在陈瑶看来,时远的品味真是回到三十年前也是不够用的。

“嘿嘿嘿……老天爷这不是让你来拯救我了吗?”时远自然不觉得这有什么。他一个大男人穿得干净就行,要什么时尚潮流,又不当什么明星之类的。

说着时远上前抱住了她,用下巴亲昵地摩擦了一下陈瑶的小脑袋。

“撒手!这么多人呢!”陈瑶错愕片刻后立即挣脱了他,脸颊两侧泛起红晕,随即将他用力往店门推去,“你快给我进去!”

而周围在搬运花篮的工人们则艳羡不已地看着时远,有钱又长得帅,还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这不就是人人都幻想过的事情吗?

时远让兰博在门口保护他老板娘的安全,自己则走进了店内。

那架gx7安静地摆放在了正中央的位置,周围还布置了一片围绕起来的花海。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又是陈瑶的杰作。

坐在琴凳上,轻轻掀开琴盖。

五指缓缓地在琴键上跳跃起来,一首耳熟能详的经典曲子〈菊次郎的夏天〉在咖啡厅内响起。

时远再一次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门口三个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长相都比陈瑶差不了多少的美女正莺莺燕燕地走进了店内。

优美欢快的旋律在第一时间便抓住了她们的耳朵以及视线。

当看到坐在钢琴前那个干净整洁的大男孩时,统一地驻足围观起来。

站在c位的陈瑶同样一脸诧异地看着琴台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这样的时远不仅是她从未见到过的,也是她想象不到的。

要是说时远会点修车修空调通下水道之类的技能,陈瑶还不至于如此吃惊。但钢琴属实有点违背了她的理解范畴。

倒不是说她不知道钢琴是什么,而是她不能理解一个大学时期天天都在兼职和恶补知识中度过的贫困生是如何能够学会这样一项高端技能的。

钢琴她也学过一段时间,只不过学习的初衷是因为一部动漫里的角色。当时觉得好好看,最终没有突破三分钟热度定理,草草结束了这一爱好。

虽然只是短暂的学习了一段期间,但她的记忆力一向很不错。而且基本的鉴赏能力也还是有的。

就论现在时远弹出来的旋律和节奏来对比的话,远要比她当时的钢琴老师强出不止一个维度。

“瑶姐……我好像恋爱了……”说话的是现在四人最左侧的一个短发女孩。

女孩像是从日漫里走出来的暗黑少女。

“小瑶!我耳朵怀孕了!而且其他器官也想要跟着怀孕,怎么办啊啊啊!!!”

站在短发女孩一旁的是一个留着一头大波浪卷发的御姐,和徐盈雪的御姐风不同的是她的身材曲线是更加诱人犯罪的微胖型。

“瑶姐,这该不会就是你口中那个大学土鳖男朋友吧??!?如果是的话,你未免也太凡尔赛了些吧?”最后一位开口的是陈瑶右侧戴着黑框眼镜的文静女孩,她更多的那份独一无二的书香气直线拉高了整体颜值。

三个美女同时望向了陈瑶,一副你不给出个合理解释的话,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对!他就是我说的那个土鳖男朋友!怎么样,还算入得了三位仙女的眼吧?”陈瑶脸上震惊之色消失得无影无踪,已然换上一副得意洋洋的嘴脸。

“好你个陈瑶!合着今儿你是叫我们过来看你炫耀的!讨打!姐妹们!按照当时的规矩,这娘们该当何罪?!”御姐大声道。

“挠她!”短发女孩立即配合道,并且立即上手朝着陈瑶腰部偷袭而去。

“啊!戴雨彤你要死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我错了……哈哈哈”

随后御姐也加入了战场,唯独那位文静女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这久违的一幕。

琴台上时远一曲弹完,已经回过神来。此时正一脸茫然地看着被挠得哭笑参半的陈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