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射击俱乐部

第二天,时远在仅睡眠了2个小时后便苏醒了。

昨晚拿着那把伯莱塔在床上辗转反侧,不断的查询着这把杀器的各种信息以及实测视频。要不是理智控制着他,昨晚他就一直盯着窗外树上的一只蝙蝠瞄准了半天。

快速洗漱之后,然后满怀期待的驾驶车子,朝着定位的“突击联盟射击俱乐部”疾行而去。

抵达目的地,店门还是关闭着的。上面显示的营业时间是9:30至18:30,看了下时间,才7点刚过几分。

吃了个早餐,坐在了摊位上和老板侃起来大山。老板不是温陵人,是北境奉天人。

奉天人大多性子直,为人豪爽,这个老板自然也不例外。和时远从古今中外的历史聊到了天文地理,就没有能难住他的。

聊得兴起之时连生意都差点顾不得做,非要和时远好好聊聊这奉天女子和着温陵女子有何不同之处。

闹得时远赶忙借口有事告辞,要不这老板真能和他扯上一天。

看了下时间,已经来到9点40分。驾车回到俱乐部门口,门已经打开了。

刚停好车子,在门口遇见一个穿着紧身牛仔裤的女骑士。网红脸,魔鬼身材,见到时远从svj上下来眼睛一亮。

“帅哥,第一次来射击吗?”

而时远满脑子都是打枪,更何况有了陈瑶,哪有心思搭理她。随口应了声“嗯”便匆匆进了门。

前台给了一份项目价格册,观看后感慨道,这玩意是真的贵。

小口径手枪的使用费280元,这个还不算什么,重点是一发子弹20元。等于说如果是他那把伯莱塔m92f,打一梭子就是300块。

这样子的价格对于普通人来说虽然也不是消费不起,但也只能作为偶尔的娱乐项目。

时远记得看过一档节目里讲解过子弹的成本,小口径子弹的成本大概是6~8毛。可想而知这里面的暴利有多么夸张,不过能开这种店的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就是了。

开一家射击俱乐部的成本并不是算天价,比温陵一套房子高不到哪去了。但重点是,一个射击场批文就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拦在了门外。

整呗那就!

来到射击房,接待他的教练竟然是在门口遇见的那个网红脸。

“帅哥!这么有缘,又见面了~我叫王彤彤,你看见我彤彤就好。帅哥你怎么称呼呢?”王彤彤的声音和网络上所说的夹子音一样,但配上那魅惑的眼神,属实要更胜一筹。

“你好,时远。”时远平静回道,放在之前他或许会有些紧张和开心。但现在,他很清楚眼前的女人看重的是什么。

如果王彤彤没有在门口看见那辆车,可能接待他的教练会是一个汉子也说不定。

戴上防护眼镜和降噪耳机,时远在这个不断暗示他的彤彤教练贴身指导下开始进行射击训练。

嗯,是真正的那种贴身指导。王彤彤整个上半身都贴在了他的背部,双只手握在他的手背上。

时远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了欲火焚身的冲动,心中默念到: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好不容易才将那股邪火压制了下去。随即他挣脱了王彤彤的环抱,义正言辞道:“王教练,我想我自己可以的。”

时远的确怕了,实在是这娘们太上火了。这回能够顶住靠得是一时的正气,但要是再继续让她待在一旁这样贴身指导。下一次,他可就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了。

试问多少男的能够抵御得住送上门的诱惑?那某个小岛的动作电影都不敢这样拍。

要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特别是这种混迹在高端领域的风尘女子,她们的招数比孙子兵法都来得多。一旦着了道,要想甩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再说,王彤彤虽然颜值不低,但和陈瑶相比,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王彤彤用着幽怨的眼神看向他,随后也明白了再继续下去也是无用功。时远要么是不行,要么是看不上她。作为这一行里的老江湖,她自然不可能吊死一棵树。

迈着诱人的步伐慢慢离去,扭动着腰肢,试图做最后的尝试。最后扭头看了一眼,然而时远早已重新投入到了专心致志地射击训练当中。有些气急地跺了一下脚,冷哼一声,寻找下一个目标去了。

王彤彤走后没多久,一个壮汉代替了她,壮汉在观察了时远一会儿之后震惊道:“老板,你之前在部队里待过吗?”

刚刚的10发子弹,时远无一例外的全打在了几近十环圆心的地方。虽然射击俱乐部的靶子要远比赛事里的大上不少,但时远的准度实在是有点惊人。

况且他还自称第一次来,这要不是在部队待过,那就是天赋异禀了。

“没有,可能是小时候玩弹弓的帮助吧,看东西比较清。”时远放下枪笑道。

这当然是胡扯的,他小时候哪有时间去玩什么弹弓。这样的准头当然是归功于改造之后的身躯。

随即子弹像不要钱一般疯狂宣泄着,而他对于枪的理解和感觉也在逐渐提升着。

掌握了一点基本的枪械知识,也大致熟悉了枪的结构,并且也进行实弹射击训练。时远大体上已经有了底,打得也有些手酸了。

来到前台结账,差不多八千块,子弹就占了百分之九十。除了手枪之外还玩了大口径步枪,那玩意的一颗子弹50块,突突几下就大几百去了。

最终换取了几张靶子的图纸。

不过总的体验感极好,至少那把伯莱塔不会再是一把敌我不分的冷枪了。

驱车打算去购置一架钢琴,想了想决定打个电话问一下陈瑶要不要一起。

电话打通后等待了好久才被接起。

听筒里传来小妮子迷糊的声音,“喂……哪位……”

时远不禁失笑道:“都几点了,太阳都快晒屁股了,还不起来?”

“小远子啊……人家还是很困,再睡会…再睡会……”陈瑶呢喃道。

下一刻,均匀的呼吸声传来,这妮子恐怕又睡着了。

时远无奈摇摇头挂断了电话,他是真没想到几杯百威的威力能够延续到今天。

发动车子朝着音乐广场前行。

那里是温陵最大的乐器市场以及音乐培训机构的集中地。距离温陵大学很近,一会可以顺便去咖啡厅坐一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