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伯莱塔M92F

车子刚进小区迎面就碰见了李娜姿和另一位中年妇人正在散步。

时远急忙停下车子摘下头盔问候道:“李阿姨好!”

“小时?!”李娜姿在远处就听见车子的轰鸣声,瞧过去正疑惑为什么那两个戴着头盔的身影怎么那么眼熟。

随后,李娜姿立刻知道了另一道身影的主人是谁了。

刚走近陈瑶身旁便闻到了一股酒味,本来只是疑惑的表情刹那间阴沉了下来。

“臭丫头!你给我醒来!”李娜姿伸手揪住了陈瑶的耳朵怒喝道。

醉酒状态的陈瑶被疼痛惊醒,睁开双眼迷糊地看向李娜姿:“妈……?你怎…怎么在这……?”

“我怎么在这?你睁大眼睛看看这是哪?”

陈瑶环顾四周,一阵微风吹来,打散了几分醉意。脑袋瓜清明了一些,认出了这是在自家小区。

“我……我……我……”

“你什么你?”李娜姿瞪了她一眼,随后将目光转移到时远身上,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小时,不是阿姨要说你。娱乐项目那么多,为什么要喝酒呢?”

“还有!酒后为什么还要驾车!?你不知道这样做是在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生命开玩笑吗?”

“如果你说的承诺是这个形式的话,我觉得你还很不成熟!”

时远静静听着李娜姿的训斥没有反驳,一直到她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才准备开口解释。

没想到,身后刚刚被训斥得畏畏缩缩的陈瑶竟抢答了。

“妈,我喝酒和时远没有关系!而且我才喝了一点点,再说时远他没有喝酒,哪里叫酒后驾车!你怎么能在不了解情况的基础下胡乱玷污人清白呢?你这样……”

时远急忙捂住了她的嘴,阻止这小妮子再继续说下去。她现在还没清醒,万一从嘴里蹦出个什么惊世骇俗之言,那可就惨了。

没见李娜姿的脸色都快比天色还要暗沉了。

“阿姨,是我的问题,一定没有下次!但我没喝酒是真的,这个您放心,我肯定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今天是因为我的咖啡厅即将开业,小瑶也跟过去凑了一下热闹。这不店里招了几个南陵的学弟学妹来兼职嘛,年轻人就提议喝点酒。”

时远又是认错,又把事情解释得清清楚楚,李娜姿脸色立即变阴转晴了不少。她如此生气其实重点不在于陈瑶喝酒,重要的是她是和时远喝酒!

两人的关系本就让她担忧女儿会一个不小心和时远发生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而刚刚那一幕顿时就直接把她的情绪点燃了,情绪失控之下才会说出那般话来。

老实说,她现阶段对于时远的感官还是蛮不错的。都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其实是有道理的。

因为几乎每一个女婿或者是准女婿到妻子娘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尽可能展现自己好的一面。而一个女婿半个儿,亲儿子总是让人操心的对象,那么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自然看女婿会越来越顺眼了。而李娜姿的情况又比较特殊,她只有陈瑶一个女儿。所以时远这个准女婿的地位自然就成了准儿子,再加上哥哥李成凯的认可和陈瑶时不时的夸赞几句。自然而然会把时远身上的优点放大。

气消了之后,李娜姿瞪了一眼已经贴上来讨好的陈瑶没好气道:“赶快回去洗个澡,你闻闻你这一身的酒味!要是让你爸看到了指不定会气成什么样呢!”

陈瑶讪讪缩回小手,敬了个礼,贫嘴道:“遵命,母上大人!”

随后她才看见了那位与李娜姿一同散步的妇人,有些尴尬地叫了声:“许阿姨好,您从魔都回来啦?”

而时远也看向了那个被陈瑶称之为“许阿姨”的妇人,当看清之后,表情错愕道:“许阿姨?”

妇人正是当初在房东大叔的出租房下有过一面之缘的许佳慧。

“真是没看出来你这后生仔这么有本事,能把我们陈家千金追到手。”许佳慧露出微笑,眼神里有些许吃惊。

当初在李成凯那见到时远的时候,她本以为李成凯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毕竟当时李成凯介绍的时候,只是说时远是他的一个租户,打算开一家咖啡厅。那种情况的碰面巧合性很重,任谁也不会太当回事。

“运气好,运气好。我也没想到我能追到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时远微笑回道。

许佳慧不置可否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小瑶会看上你说明你身上肯定有什么吸引她的地方,谦虚可以,但过分谦虚可不行喔。”

“呵呵……”时远干笑两声。这话接不了,他是实话实说,哪来的谦虚。

若不是突然出现的选择题,他现在应该还是赶外卖呢。

“好了,赶紧送小瑶回去休息吧。”李娜姿开口道。

闻言,时远重启机车,身后陈瑶开口道:“那我们就先走了,许阿姨再见哈!”

送陈瑶到家后时远便直接离开了。

……

回道家里,兰博还在院子里鼓捣那辆xc90,弄出的声响已经达到扰民的分贝了。幸亏这附近的住户都是一些年轻人,半夜也时常举办什么party之类的聚会。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没有选择相互举报。

好好的冲洗了一番,擦拭干净后套了件内裤便扑倒在床。

忽然敲门声响起。

紧接着兰博在门外说道:“老板,有个东西给你。”

“进来吧。”

兰博随意提着一把泛着幽光的手枪走了进来,然后朝着他一抛。

“伯莱塔M92F,全长217毫米,口径9毫米,容弹量15发,空枪0.96千克,初速333.7米每秒,有效射程50米。”

时远看着手上这把黑色幽灵般的冷酷杀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起了两人初次见面,他问兰博能不能借枪一观,被拒绝了。

再想到那500万购置的机台,以及当时在老楼房内营救时那令人震惊的火力。似乎明白了那机台是做什么用的了。

“弹夹是满的,没上膛。我建议你明天可以去射击俱乐部办张卡,不然它容易打到自己人。”

说完兰博转身离开,顺便带上了门。

“这玩意也太酷了吧……”时远眼睛里闪耀着小星星,也许有男人能够做到拒绝一个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并且善解人衣的女人。

但几乎没有男人能够拒绝这样一把成年人的玩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