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万事俱备

几天的时间都在忙碌咖啡厅的事情。同时南陵大学的兼职生也正式上岗了,陈瑶的试喝员任务也迎来了结束。

只不过,顾夕晨没有出现。据王腾说,她好像去国外进行什么交换生计划,说是为期一个学期,上半年是回不来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几人商量着,一致决定了下个礼拜五正式开业。

随后陈瑶拿上手机开始了呼朋唤友之行。而时远自己本就没有什么朋友,自然也不知道通知谁。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发布了一则朋友圈。

没曾想,没一会儿便冒出了红色数字99。

还没点进去看,一则语音通话响起,是很久未曾联系过的北胖子发来的。

“喂?起居集团的大少爷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时远调侃道。

“唉……”对面,北胖子先是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这段时间一言难尽啊。我可能要结婚了,这不烦着呢,刚好看到你小子发的朋友圈。你这开业仪式我恐怕是无法亲自前去恭喜了,不过你放心,我到时候花篮一定会给你送到位的。”

“你要结婚了?!”时远诧异道,这才几天的时间,这胖子怎么突然要结婚了?

“不是跟你说一言难尽了吗,具体还不确定。总之哥们的三大爱好已经去了其二了,唉……到时候你可得给我包个大红包。”

“行了,到时候给你包个888够意思了吧?”

“唉……你小子怎么那么抠门啊!好歹也是开千万超跑的人,怎么也得意思个整数啊。1000块!不能再少了!”

“行了行了,别扯淡了。说吧,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在得知北约的身份背景后,时远当然不可能认为这胖子突然打过来是因为他的咖啡厅即将开业或者是结婚的事情。

“听说张三那狗玩意死了?”

时远一愣,但转念一想以北胖子的背景得知这件事也不足为奇。

“嗯,被你预言到了。被他那个野哥干掉了,而且手段极其残忍。”

“嘿嘿,你北哥哥可不是吹的。那个视频我也看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不过,我跟你说,张三那个野哥张扬和你那个凯叔有很亲密的关系。你自己注意着点,还有张远山没那么简单。我昨晚偷听到我家老头子和另一个大佬在聊,这长藤资本背后站着的是刘氏!”

北胖子说着说着语气变得偷偷摸摸,显然他口中的刘氏是个很强大的势力。

对面,北胖子继续说道:“这刘氏你不知道了吧?我跟你说,这刘氏可不比我北氏弱上多少。刘氏主要的是在军工领域发展,他们的人脉关系简直逆天。”

“最重要的是,我怀疑李成凯很有可能和刘氏有什么深仇大恨。我觉得你要不换个人选?对了,你来燕都这里,我罩着你!”

说到这,时远便清楚了北胖子这通电话的目的。这胖子是担心他会在这场漩涡里面成为炮灰,所以在得知之后来提醒自己。

心里不免有些暖意,开口道:“这件事情我知道,不用担心。我自己知道怎么做,至于去燕都的事,等你结婚那天我一定到现场。”

闻言,北约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他自己小心便挂断了通话。

“你和谁打电话呢?”陈瑶兴高采烈地走了过来问道。

看她的表情,显然她的呼朋唤友之行进行的很成功。

“没谁,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北胖子。我这不是发了一条朋友圈吗,他看到了就给我发个了语音通话恭喜一下。说到时候要赠送几个大花篮给我。”

时远避重就轻的回复道,他不太想让陈瑶牵扯到这些事情里面去。而房东大叔应该和他的想法是一致的。

从陈瑶的表现不难看出她对李成凯暗地里的事情完全不知晓。时远甚至还怀疑李娜姿也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

“噢!”

“对了!我跟你说,到时候我的一些姐妹都会过来捧场!你到时候可不要被那群狐狸精迷了眼,该收的钱还是要收的!而且要狠狠的收!她们一个个可都是土财主,油水多得很,不刮白不刮!”陈瑶琼鼻一皱,恶狠狠道。

“哈哈哈,那到时候就让你出面吧。我就不出面了,我本来就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时远大笑道。

他没想到这妮子这么快就胳膊肘拐到他这儿来了。终于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是什么体验了。

“不行!我都说了是我男朋友的店,到时候你不在怎么可以。而且我收钱多不好意思啊!”陈瑶义正严辞道。

时远一愣,合着这小妮子算盘都已经打好了。好人她来做,恶人我来当?

最终时远迫于淫威,无奈只能接受了这个方案。至于到时候收不收钱,那就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

店铺的门面logo也装饰好了。另外,陈瑶还提前考虑到了店员的统一服饰问题。也交给了设计logo的这家公司弄好了,同一时间送达了店铺。

工作服设计的很简约,夏装T恤,右胸口是咖啡厅的品牌logo,其他部位都是白色调。重点是做工很精细,不比市面上的大众品牌差,即便是寻常时间穿出去也不会觉得low。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临近傍晚,时远和陈瑶决定叫个海底捞在店里吃。连带着王腾父女俩和这些个兼职学弟学妹一起吃个饭,算是收买人心的小手段。

前后点了一大堆,花费了2100多。毕竟7个人的分量,还不算上小静恬。

老实说,时远对海底捞这种火锅是真不太感兴趣。这玩意吃的就是一个服务态度,点外卖不如自己买包雾都火锅底料来得实在。

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似乎就喜欢这样的牌子。所以陈瑶提议到吃海底捞他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火锅很快就送到了,由于人数较多,所以点了2个锅。以免7双筷子插在一起,心里难免有些膈应。

但在吃的时候,大家似乎都很有默契的选择了涮同一个锅。而时远和陈瑶独享了另一个锅。

年轻学生在的场合气氛都格外的热闹,有人提议了喝酒。虽然时远骑着机车过来不能喝酒,但其他的都是11路公交。

王腾和一个叫小吴的学弟自告奋勇去隔壁的便利店搬了一箱百威过来。当然酒钱是记在咖啡厅的公账里的。

酒过三巡,几人颤颤巍巍地相互扶持着回去宿舍。而王腾没有丝毫的醉意,表示他收拾完这烂摊子再走。

“腾哥,那我就先走了。”时远说道,一只手扶着两颊发红双眼迷离的陈瑶。

没错,这妮子也喝了几杯酒,就成了这幅德行。

“没事,你赶紧送她回去吧。”王腾笑道。

将陈瑶扶上车子,开始后悔今天干嘛骑这破机车过来。想了想又回到店里找了一条长布条将两人的腹部捆紧,才缓缓朝着陈瑶家驶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