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暗流涌动

1288的住房费自带自助餐劵。

说实话并不好吃,但每个人都应该体验过极度饥饿的情况下,只要味道不是难以下咽的那种,都会狼吞虎咽。

时远没吃多少,反倒是陈瑶吃了满满一大盘,此时正拿着一杯快乐水,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大口。

“嗝~”

“吁~”

“???”自我放飞过后,看见了一脸宠溺的时远托着腮正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陈瑶只感觉今天经历的社死现场要之前25年加起来都多。

“饱了吗?要不要再给你拿点?”时远问道。

“饱了!”陈瑶一脸囧迫,遇到尴尬的时候怎么办?当然是转移话题。

“对了,你的咖啡厅什么时候开业?”

这也不全然是转移话题,她现在对咖啡厅的事情也上了心。爱屋及乌的心态,她也希望这家咖啡厅能够生意欣荣。

陈瑶已经开始构思着到时候要怎么让燕都那几个闺蜜一起帮忙拉上一群人来凑热闹了。

却见对面时远摇了摇头,“你说错了,现在应该是我们的咖啡厅。”

这话一出,陈瑶没有反驳也没有娇羞,竟点了点头:“可以,你这份心意本小姐收下了!”

得,小妮子又恢复了本性。时远深知这个时候只能避其锋芒,否则只会调戏不成反被侃。

尽管时间才刚到9点,但外面仍旧狂风暴雨,也没有别的去处了,只能回到房间。

时远躺在床左侧背靠着看着搞笑短视频,而右侧陈瑶则兴致勃勃地开始查询各种咖啡厅的相关事宜。看两人的状态仿佛开店的是陈瑶而不是时远。

“时远,你看这个花盆怎么样?”

这已经是进到房间后陈瑶第八次询问他花盆的事情了。这小妮子看到魔都有一家以花为主题的咖啡厅后顿时陷入了魔怔状态。非要在店内每个吊灯上设计一盆吊着的水仙。

这玩意挂上去倒是没什么问题,但万一哪天一个不小心掉落下来砸坏个桌子杯子之类的是小事,砸到个人可就玩大了。

好说歹说好不容易劝阻了她,可没过一会。陈大小姐又有了新的想法,这回更加离谱了。她打算给咖啡厅搞一点潮流时尚元素,来个857套餐。

美其名曰,现在的年轻人对夜场极其热爱。如果咖啡厅能够有两种模式,白日寂静,夜晚喧嚣,那一定能成为风向标。

对此,时远干笑几声选择不予置评。先不说场地的问题,就单单经营许可证都不知道怎么办。

咖啡配酒?越喝越有?

最终,陈大小姐订购了十几件仿真花,还有几箱香薰蜡烛。

时远本来想要问一下多少钱,后来止住了。以他对陈瑶的了解,问也是白问,相反极有可能还要挨一顿骂。

有些女性是能花男人的钱就使劲花,最好自己一分钱不掏。但也有一部分女性觉得在一起了谁的钱都一样,没有必要分得那么清楚。

陈瑶恰恰属于后者。

随她去吧,开心就好。本身自己开这个咖啡厅就是为了找点事情做,玩票性质。和飘没飘没关系,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崇高或许远大的理想。

有的人有了一些钱之后,单纯的想做一只咸鱼,比如说时远。

兴奋劲过去后,陈瑶百无聊赖地拉着时远开始问东问西。询问他毕业之后这一年多的行踪。

轮到时远头疼了,今时不同往日。之前还可以随意找个画大仙的烂梗糊弄过去,但现在两人的关系显然已经不容许他有这样的想法了。

灵光一闪,时远脸不红心不跳,淡然开口道:“毕业以后上了几个月的班,后来接触到了股市。运气好,没当成韭菜,就赚了点钱。”

中彩票那个烂梗肯定是用不了了,随便查一下历史中奖。温陵这个地方,陈瑶一查就知道了。那么除了浩瀚无垠的资本海,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借口了。

“哇,你这么厉害?!你都怎么看的?”陈瑶惊奇道。她也曾在过股市滑行过一段时间,除却得到的一些内部消息,基本就没有赚过多少钱。

“额,应该是运气好。”

他哪买过什么股票,那玩意他就来了个户头就没有下一步了。唯一的理财途径就是买买基金,那东西起伏小,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一句运气好自然没有什么说服力,好在之前时不时有注意到几支牛股的信息。赶忙拿出来当做挡箭牌。

一番胡说八道之后,陈瑶并没有怀疑事情的真实性,毕竟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得通时远为何能在短时间内积累到这么多的资产。

若放在之前,她肯定还是会找到疑点的。但爱情使人盲目说的一点也没错,此时她只会觉得真不愧是她喜欢的人。

而时远则暗下决心,以后最好还是不要撒谎。这实在是太揪心了,前人说的一点也没错。撒了一个谎之后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

好一会没听见陈瑶的声音有些奇怪,侧头看去。小妮子手机拿着的手机已经脱落,眼皮闭合,原来是已经睡去。

给她稍微提了提被子,盖好之后,时远发了个哈欠也闭上眼睛。

……

泉江村,这里是张远山出生的地方,整个村子五千口人全都姓张,各家各户往上几代都有血系。

沿着村口大路走到底,一栋依山伴水的豪宅里,张远山浑身颤抖着看着眼前屏幕上显示的一切。双手攥紧拳头,眼神里是不敢置信以及无尽的悔恨和怨毒。

在他身旁有一个满脸横肉,一道伤疤由右侧额头贯穿脸部直达左侧下颌。

“张总,视频你也看了。合作这么久,你也清楚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有的只是共同的敌人。”刀疤男开口道,讲话时那道疤痕宛若蜈蚣在蠕动,让人不寒而栗。

二十余年的朝夕相处,张远山岂会看不出小丑男的身份。

他只觉得胸口很闷,说不出话来,脑子里所有事情搅在了一团。

“噗!”

一口鲜血直接从张远山嘴里喷射而出,染红了屏幕。血液顺着显示屏缓缓滑落,给本就悚人的画面更添几分血腥。

“说吧,怎么合作?”张远山抬起头,目光里负面情绪不在,有的只是空洞和死寂。

眼前的刀疤男是当年扶持他崛起的神秘势力的传声筒。

二十年前的张远山还只是一个混迹街头,有上顿没下顿的地痞流氓。一段时间后,靠着一股狠劲和略胜常人的智慧组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班子。

靠着一些下三滥的手段敛财,日子过得虽称不上大富大贵,但也还算自在洒脱。

但刀口舔血的生活总归不是长久之计,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碰见了一个贵公子模样的男人。

从那时起,他成了一条狗,一条不知道主人到底是谁的狗。

但这并不影响他舔脚的动作。因为自从当了这条狗之后,江北就多出了一个传奇。

但狗当久了也会腻了,特别是他变成了人前高高在上的张总,所到之处都是别人舔他。这让他升起了心思,他要翻身做主人,最不济也不要当狗了。

于是,李成凯出现了。那个谜一样的男人派人来找到了他。在云顶天宫内,两人喝了三个小时的茶,听着李成凯给他讲解了茶道如人道,茶生如人生。

然后突然画风一变,李成凯脸上带着笑意平静地告诉他:“我帮你杀了主人怎么样?”

是的,他摆脱了狗绳,重新做回了人。但那之后他每天都会做噩梦,梦见那个男人将他曾经的“主人”一刀刀剁成了1314块。一块不多,一块不少,因为他在自己的面前数了三次。

而后,李成凯要求他演戏,两人因为一场“意外”的冲突打得你死我活。为了真实性,李成凯当场给他开了瓢。

缝了100针,保住了命。

所以那次在宴会上,张远山听见了李成凯的名字之后只想赶快离开那里。这不是演习,那是他的梦魇,也是他选择将居所建立在古宅的原因。

外界传言他没选择购买云顶天宫亦或是其他的豪宅是因为念旧。而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是因为住在这里才有安全感罢了。即便死了,也算得上落叶归根,这是温陵人乃至炎黄人骨子里的传统。

而张扬也是在那之后被自己捡到的。将这一切细想之后,张远山再一次感受到了被支配的恐惧。

或许当初自己只是脱离了一根有形的狗绳,实际上另一条无形的绳子早已将自己套牢了。

“怎么合作?”张远山问道,对方已经不是第一次找他合作了。只是当时他只想着守好自己这一亩三分田,况且对方的目标是李成凯,他怎么可能答应。

可是现在,失去了传承又遭受背叛之后,张远山没有什么可以顾忌的东西。

与虎谋皮算什么,他要上山杀虎!

李成凯再强大难道他就不是血肉之躯?就是那通天彻地被后世称为陆地神仙的刘伯温不也一杯毒酒下腹,天人永隔。

“很简单,你只需要做你该做的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给我们,有什么需要我再和你联系。”刀疤男松了口气,他来之前就怕这张远山被扎破了胆。

随后,刀疤男转身就要离开,刚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对了,注意那个叫时远的年轻人。他的底子我们也摸不清,如果有机会直接除掉最好。”

在他看来,张远山这把刀在事情了结之后也是要熔掉的,不如让他多做点事,物尽其用。

听到这个名字,张远山瞬间回忆起那个在宴会上出尽风头的年轻人。最主要的还有他身旁的那个白净胖子,燕都北氏的继承人。

“那个北氏会不会参与进来?”

“你做好你的事情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们会处理。北氏从来也不是无敌的。”说完,刀疤男转身离去。

若是在他正面,就能看到他那满脸的忌惮之色。不过说到底,他也只是个传声筒。上头交代他说什么,他怎么说就是了。

………………

小院里,李成凯坐在台阶上任由那狂风骤雨打湿衣裳。

雨幕里,小区大门,一辆川崎h2轰鸣而入。速度极快,仿佛骑士生怕自己不会打滑一般。

机车朝着李家别墅疾驰而去。

……

“顾兄出走多年,归来仍少年啊。”李成凯抬起头,脸庞上雨水滑落,嘴角带着调笑的意味。

机车男踏下起车架,脱掉了头盔,露出脸庞。正是先前李成凯在酒馆见面的络腮胡。

“老李,你这回做得太过了。你断了张远山的命根,你觉得他还会息事宁人?”络腮男身上的骑士服看上去应该是防水的。雨水打落在上面,顷刻间便滑落。

“哈哈哈,我说不是我指使的你顾行信不信?”李成凯直视道。

络腮男也就是顾行径直走了过来,坐在了他身旁,“信,你没必要这么做。可是,我信有什么用?还是说说你的对策吧。”

说着,顾行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屋漏偏逢连夜雨,这风刮大了可没个准头。”

李成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顾行应该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在提醒他,那个庞然大物可能会借机起东风。到时候就不是私人恩怨,那是无差别攻击。

“有这么严重?狗急跳墙?”李成凯诧异道。

顾行慎重地点点头,“跟你当时跳雁北山差不多。有人先借了你的东风,搞得刘氏鸡飞狗跳了。”

说着,他从腰包掏出一个银质酒壶喝了一口。

“谁?”李成凯脑里浮现出能够有资格对付刘氏的那几个人名,但想不出他们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北路,他说你打他秋风,他得借一下你的东风。刘氏欺人太甚,他要替你分担一些。”

“什么?!”李成凯错愕道。他想到了那么多人,唯独排除掉了这个怎么想也想不到的胖子。

顾行一副预料之中的表情,和李成凯一样。他在得知消息的时候,同样也是不敢置信。给予肯定道:“你没听错,真的是他。”

“他妈了个巴子的,这胖子不是明摆着给我添堵吗?老子今儿个就飞回燕都,让这孙子知道他马王爷是三只眼睛!”

少有的愤怒之色出现在李成凯脸上,随后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感动闪过。

“那胖子一向猥琐,怎么会突然改性,掺合到这件事情里?”

三人的交情真要从开裆裤说起了。简单来说,上树掏过鸟,上房窥过寡,有事一起担,无事一起瘫。

北路也就是北约他老子,这个老胖子是什么秉性没有人比他李成凯更了解了。脑子的灵活度和身材成反比,性格比曹贼还多疑。做事情没有9成9的把握,你休想让他出5成力。

最重要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已经成了他人生的准则。“活着就是为了活着,要那么多宏愿做什么?”是那胖子挂在嘴上的口头禅。

“那胖子总算是猜中了一回,他原话说:人吃五谷杂粮,怎么能只吃不放屁?他让我告诉你,你要动手的时候吱一声。他不敢保证刘氏会焦头烂额,但肯定无法集中精力。”

闻言,李成凯沉默了许久。

“替我谢谢他。”

“等你处理完,自己和他说。我他妈都快成了一只飞鸽了,连吃的都没有。”顾行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

“吃的简单,我现在让娜姿做。”李成凯笑道。

听到这个名字,顾行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她想起什么了没有?”

“没有,还是老样子。”李成凯平静道。

“这样也好,想不起来就不会像你一样了。”顾行叹了口气。

想到记忆里那个天天跟随在他们哥仨身后叫着行哥、路哥的小女孩,忽然间就不认识他了,不由攥紧了拳。

“嗯。”李成凯应了声,目光投向天际。闪电划过,雷声隆隆,台风碰上雷暴,愈演愈烈。

“走了。”顾行骑上机车打了声招呼。引擎声响起,一声轰鸣,快速消失在了视野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