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徐盈雪失踪

一切好似水到渠成,没有轰轰烈烈的求爱现场,没有礼物,也没有见证人。两人默契十足的在一起了。

两人坐在床檐处,气氛很微妙,甚至比之前还多了几分拘谨。

“饿不饿?”时远柔声道。

“不饿。”陈瑶摇摇头。母胎单身二十五年,头一遭谈恋爱,她哪里知道怎么应付这幅场景。

“那就睡觉吧!”时远心想,刚刚陈瑶是被惊醒的,估摸着还是很困。

“???”陈瑶先是一愣,随后起身后退了几步,神色带着警惕和慌张道:“睡…睡睡什么觉!?我们才刚开始,你…你不要乱来啊!”

得嘞,这小妮子又想歪了。

时远捂着额头,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我说的睡觉,就是字面意思!你躺着睡觉,我坐旁边,这样你就不用害怕了。”

“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怪不得都说女的比男的色……”

下一刻,时远战术后仰在床上翻了个跟斗,平稳落在了另一侧。

没有成功袭击到时远让陈瑶有些不甘心,双手插腰,皱眉,“”

嬉闹过后,陈瑶又乏了。

没有回卧室,而是径直霸占了时远的床位。里层裹着她自带的毛毯,外面添一层被子,严严实实像个粽子。

“你不热啊?”

“要你管!”

时远背坐在床角玩着手机。人逢喜事精神爽,再加上身体素质本就超乎常人,短暂的睡眠就足够让他精力充沛。

身后均匀的呼吸声响起,时远悄悄起身走到床头。

看着陈瑶唯一露出的脸蛋,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五官精致得让同性嫉妒,粉嫩的小嘴微微张开,两颊胖嘟嘟凸起。

时远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掐上一下。

下一刻,陈瑶忽然梦呓般的嘟囔了一句:“十元大荤蛋…”然后翻动了一下身子。偷袭失败的时远缩回了手,缓缓坐下。

暖色柔光下,画面美得让他萌生出期许时间恒定在这一刻的荒诞想法。

忽然,一阵手机铃声从独立卧室内传来。

看了一眼,陈瑶并没被吵醒,赶忙小心走了进去。

床头柜上微亮,走进,屏幕上显示着“母亲大人”。

“……”接还是不接?时远陷入两难。

不接的话,李娜姿恐怕还会持续拨打。而且还会陷入焦急担忧的情绪里,中午那份简单的蛋炒饭和紫菜蛋汤给了他最欠缺的关爱。

短暂的思考,几乎在同一时间便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

“喂,阿姨!我是时远。”时远平静开口道。当然,这是强行稳住,内心实则七上八下。这情况,越是慌乱越容易引起对方怀疑,即便他们清清白白。

对面沉默了许久,久到时远来回确认了两次是不是挂断了。

终于,

“是小时啊…你还没睡吗?”李娜姿那标志性的温柔声线响起。

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但这反而让时远更加紧张。因为有时候没有波动可能就是最大的波动。

“嗯…还没有。”

又是一阵沉默,“我找小瑶,她在干嘛?”这回时远听出了一丝颤音,能想象得到对面李娜姿脸色一定不会好看。

时远咬咬牙道:“她睡着了。”

说完,他自己准备好迎接李娜姿的质问了。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很正常,不仅正常甚至还有一丝欣喜。

“真的吗?那就不要吵她了。小时,你跟阿姨保证过,我相信你。”

电话那头,李娜姿脸上是失落和惊喜并存。陈瑶惧怕风声和闪电,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从小到大无数雨夜都是她陪伴着陈瑶度过那些恐惧,但即便是这样女儿也很难安然入睡。

“您放心。”时远郑重道,他清楚李娜姿说的相信指的是什么。

或许这句话有别的含义,也许是警告,也许是提醒,但这都不重要。李娜姿作为一个母亲,这样的表现实属合情合理。他需要做的就是不辜负这份信任,也不辜负这个可人儿。

“你等一下,你凯叔有事情和你说。”

房东大叔?一听到李成凯有话和他说,时远心底就生出一丝不祥征兆。毕竟他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也可能他在绳子上,他牵着绳。

不一会儿,

“徐盈雪走了。”听筒里传来李成凯的声音。

“什么?!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走了?!”

“用脚走的那种,她朋友来接走的。好像是张家的一个旁系女孩子。”

“……”

时远尴尬得说不出话来。心道,您就不能换个说法吗?任谁听到一个病人走了的第一反应不就是上天堂。

张家旁系的女孩子?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张菲儿,再想到早上在路上有遇见她,想来应该是她接走的。

“时远!你去哪了?”陈瑶醒了,眼前没见到预料中的那道身影。

听到呼喊,时远第一时间走了出去。

“好了,也没什么事,就是告诉你一声。小瑶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你是个男人,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李成凯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陈瑶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看着时远手上的手机越看越眼熟,眯着眼道:“你手上是我的手机?”

“嗯。”时远点点头。

“你拿着我的手机干嘛?”陈瑶疑惑道。

“接电话啊!不然能干嘛?”时远理所当然地耸耸肩。

“谁给你打电话会打到我的号码上?”

“你妈。”

“什么?!!?”陈瑶一个激灵,脑袋瞬间一片清明,飞快跑了过来。

“拿来吧你!”一把夺过手机,低头打开通话记录,随后瞪大了眼睛。时远真的没有骗她,并且两人聊了20分钟之久。

“你…你们聊了这么久在聊什么?”

时远正准备搪塞过去,随后感受到一股危机袭来。低头一看,陈瑶一只手已经抵在他的腰部,意图很明显。

“也没说什么,就问你在干嘛。我说你睡着了,然后就是凯叔接的电话了。他说徐盈雪走了。”时远如实说道。

“什么!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说走就走了?”陈瑶失声道。

时远欣慰的笑了,果然并不是自己的问题,接着解释道:“不是,应该是张菲儿来接走的。”

成功换来了陈瑶一个白眼,也成功转移了话题。。

下一刻,“咕咕咕~~”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即便是狂风声都没能掩盖。

眼见着时远将目光投向自己的肚子,陈瑶两颊快速涨红,“干嘛,你不会饿的嘛……”说到后面声细如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