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台风过境(3)

冲锋衣的效果极佳,陈瑶除了裤腿和鞋子淋湿了一些之外其余地方都没什么问题。

来到前台登记的时候,裹个严实的陈瑶仍旧隐藏不了那惊艳的颜值。前台小哥看时远的眼神羡慕到了极致,只恨不能取而代之。

一众艳羡的目光下,时远带着化为鸵鸟的陈瑶走进了电梯。

贵宾套房在酒店的顶层9楼,房间号909。打开房门,时远走了进去。

里面是简约风设计,浅色调搭配为主。房间很大,重点是还有个阳台。快速打开阳台处的门窗通风,屋内有一股淡淡的消毒水气味,本身倒是没什么,但混合着清新剂的味道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忽然,时远皱着眉转过身去,因为他迟迟没有听见关门声。

眼帘里,陈瑶呆站在门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愣神之后,时远便明白了。上前一把抓住陈瑶的手臂,轻轻用力将她拉了进来,后脚跟带上门。

随后走进浴室,找到吹风机,出来时陈瑶依旧木楞地站在原地。只不过这时她的双臂交叉紧抱胸前。

时远记得大学时的心理课上曾经讲解过肢体语言表达的意思。双手抱胸在心理学认为是抗拒的表现,是人的本能做出的防御姿势。

见状,时远忍不住失笑道:“别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这个给你,把湿掉的地方吹干一下。不然怪难受的,我先去洗澡了,有什么事情你喊一下我就知道了。”

说完,时远拿过衣服径直走进了浴室。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陈瑶的紧张情绪也随之缓和了不少。

手里握着吹风机,陈瑶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竟然跟时远出来开房了!?虽然和现代人所说的开房含义不同,但对于她这样传统家庭教育的女孩来说,也已经超出了想象。

将另一只手放在胸前,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要死了!”陈瑶跺跺脚小声说道。

浴室门是磨砂玻璃,隐约能看到时远身躯的轮廓。窗外哗啦啦的雨声没能掩盖浴室内的水声,陈瑶盯了一会浴室门又赶忙移开视线。

脸上的温热让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脸一定红得和猴子的屁股一样。

脱下冲锋衣挂在一旁衣架上,将吹风机插上电源开始烘干衣服。

将注意力转移之后果然平静了许多。

浴室内,温水的冲刷让时远体验感极佳,刚才浑身被冷雨打的不适感瞬间消失殆尽。

舒适过后,思绪开始蔓延。孤男寡女出来开房可不仅是陈瑶一人的第一次,他同样也是头一遭。

余小青和他交往的一年时间里,两人最亲密的接触也只是拥抱亲嘴。一方面是时远当时只想搞钱,当然最重要的是余小青压根没打算和他进一步交流。

心率开始加快,体表的由内而外的燥热感让温水变得有些冷冽。

时远拍了拍脸颊,将水温调至最冰冷的位置,让自己摒除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浮想。

他很清楚陈瑶是什么样的人。这种事情只能循序渐进,一旦操之过急只会造成永远的诀别。

冷水冲洗效果不错,脑子慢慢变得清明了些许。擦拭干净水渍,换好衣服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套并不是什么昂贵的奢侈品牌,那件1万4上衣过后,陈瑶便带他去了大众牌子挑选了几套。这是其中之一。

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陈瑶选的衣服的确比他之前的衣品高上十层楼不止。

打开门走了出去。

“嘘!”

刚走出独立卧室就看见陈瑶看向他,伸出食指放在嘴唇处,疯狂示意他不要出声。

在看到陈瑶耳旁的手机之后,时远就明白了。十有八九是李娜姿又打来了,赶忙小心翼翼地走到沙发坐下。

“我知道了!”

“……”

“都说知道了,我要去洗澡了!”

“……”

“哎呀,我真的要去洗澡了!”

“……”

电话持续了半个小时,期间陈瑶一共要去洗澡数十次终于挂断了。

“你笑什么笑!”陈瑶刚松一口气,才放下手机抬眼便看到了时远那一脸的笑容。心底瞬间冒出一股怒气,站起身朝着他走了过去。

“啊!”

360度的腹部托马斯令时远惨叫一声。当然真实的感受没有惨叫的三分之一痛苦,但为了让陈瑶消消气,自然是越惨越好。

果然,惨叫效果斐然,陈瑶松开手没好气道:“都怪你!要不是你要出来也不会碰上这事!”

一口黑锅从天而降扣在脑袋上,时远自然没有反驳,只能安慰自己:“不是绿色的就行。”

经过时间和李娜姿的一通电话搅乱后,陈瑶的状态也不复之前那般紧张了。她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时远身旁,脸上带着得瑟开口道:

“你看看,我选的衣服是不是比你之前穿的那些强多了?”

时远自是诚实地点头,衣品差怪我咯?之前的送外卖的工作时常和工资也不允许他去提升这块啊。

你让月薪三千的人去学习贵族礼仪?他不给你两拳就已经算绅士了。

风雨交加的天气最容易催人眠,再加上先前雨中奔跑,陈瑶开始感到一丝困意袭来。

狠狠地掐了大腿一下试图通过物理攻击摆脱睡意,虽然以她对时远的了解,对方不是那种人。但心里总归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万一月黑风高,一不小心擦枪走火了怎么办……

陈瑶的小动作没有瞒过时远,看着她昏昏欲睡的模样,无奈道:“你进去里面睡吧,卧室的门是可以反锁的。”

陈瑶的担忧他清楚,对此也没有什么想法,防范意识是人之常情。

“是吗!?”陈瑶打了个激灵欣喜道,随后感觉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太好,又讪讪道:“我习惯锁门睡……不是担心你……”

这话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说完她快速跑了进去关上了门,只听到“咔”的一声,显然是反锁上了。

时远摇摇头,起身朝着阳台走去。

刚踏出来就能感受到强烈的气流对冲,窗户只开了轻微的缝隙,雨滴溅落在脸上的感觉让他很舒服。

高处眺望下去,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车流。不由庆幸自己的远见,否则现在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情站在这儿了。

回到屋内也躺在了床上,拿出手机。

特意搜索了一下关于徐氏集团的消息,最近一条的日期已经是一个礼拜前了。看样子是有人刻意封锁了这个消息。

那么徐盈雪只要还未离开陈家就很难从别的渠道得知这个消息,时远松了口气。

随后打开好几天没有打开过的抖音,心说,不知道选择题是不是锁定在了那台手机上,要是那样可就损失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