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台风过境(1)

临走前又去看了一眼徐盈雪,她吃完粥之后又睡着了。

刚走出门口,正打算叫车。

陈瑶走了过来,抛出一串钥匙:“开我的车吧,我正好也想出去走一走。”

时远自是不会拒绝,开上车子朝着新时代广场驶去。

不得不承认,帕拉梅拉的舒适性的确比svj强多了。

“小瑶,……”时远不知怎么顺口就叫出了这个略显亲昵的称呼,“额……我这样叫你可以吧?”

侧过头去,陈瑶表情平淡地“嗯”了一声。看上去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不过若是有第三人在场,会注意到她垂放在腿边的手掌已经攥紧了衣角。

时远松了口气,心情跟随着大好。第一步走的很顺畅,下一步就容易得多了。继续道:“你认识张扬吗?”

时远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情绪很是复杂。平心而论,他当然希望陈瑶的回答是不认识。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男人的占有欲有时候会强得燃烧理智。

“认识啊,怎么了?”陈瑶疑惑道。

张三有个同父异母的野生哥哥这件事情在温陵的圈子里是个人尽皆知的秘密。陈瑶不知道时远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答案虽然没有时远期许的那般,但也没什么,只是有一丝不舒服。

“哦,没事。你觉得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时远紧握着方向盘,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里却紧绷着。

陈瑶露出诧异,但随即陷入思索,片刻后迟疑回复道:

“不熟悉,就在那种虚伪的宴会上见过几次。但感觉不像什么好人,讲话一套一套的,眼神很讨厌。如果说张三是真小人的话,他应该是伪君子吧。”

回想起几次见到那个张扬,对方的眼神深处那种强烈的侵略性。尽管张扬全力在隐藏,但他忘记了女性天生自带了特殊感知。

陈瑶将目光投向时远,只见他的脸上突然出现灿烂至极的笑容。

“你是不是听我舅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吃醋了!?”陈瑶的脑袋转得飞快,很快就猜测到了时远的用意。

心底雀跃和紧张并行,那对灵性十足的眼睛紧盯着时远,脑海里已经浮现曾经他面对调戏时表露出的尴尬。

令她完全想不到的是,时远竟洒脱一笑道:“之前是有一些,不过你的回答我很满意。我现在很开心。”

然后在陈瑶膛目结舌的失神中,空出一只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车子在道路上突然来了个急拐弯然后快速拨正。

周围的车辆纷纷减速鸣笛,时远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四周车主在车窗里的谩骂声。一旁陈瑶自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表情懊悔,讪讪不敢说话。

时远第一时间也是惊怒交加,控制住车子后转过头去正要开口教育一下交通安全。可当看到陈瑶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后,最终还是没有斥出口。

“很危险的,没有下次了听到了吗?”

“嗯…”陈瑶弱弱地点头应道,接着小声嘀咕道:“还不是因为你先那样的……”

以时远的听觉当然听到了,并且听得很清晰。无奈地摇摇头,专心投注于开车。

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极速超车而过。车窗开着的,一张熟悉的美女脸庞映入眼帘。

是张菲儿,她一脸怒气地微侧着头大骂道:“神经病啊!开的什么玩意儿?驾驶证哪里买的?!”

转瞬即逝,车子一闪而过就已经超过他数十米了。很明显,张菲儿并没有看清楚开车的是谁。

“……”

两人皆是一阵沉默,错在己方,无理反驳。

抵达了目的地,新时代广场受众群体广泛的原因之一就是它有一片极其宽阔的露天停车场。

车子停好后,两人朝着正南方向走去。那儿是温陵最大的手机市场,之前用的是二手的苹果,这次换台华威吧。

买手机没什么可说的,这种事情遇到狗眼看人低的概率和中彩票一样。只是最新款没有现货,时远当即选择了前一款产品,并办理了一张新号码。

之前的号码等明天再去补办,今天肯定是来不及了。

陈瑶提议去商场逛逛,理由是时远的衣品实在太差了。

若放在之前,时远必定是立即拒绝。但今时不同往日,他的超强体质瞬间战斗力爆棚。

一个小时后,身上挂得满满当当,这些全都是陈瑶替他选的衣服。且先前陈国民那套衣服已然换成了一套韩流风格的休闲套装。

深墨色的上衣上满是Lv的logo。好看倒是还可以,但这玩意要价1万4,这时远的确不是很能理解。然而当他正想要开口拒绝的时候,陈瑶直接掏出手机准备扫码。

时远自然不可能让她付,不过也就付款的时候肉疼了一下,过后没多久就好了。

对此他也没觉得陈瑶的消费观有什么问题,这是两人的成长环境不同造就的。几千上万的服饰在时远眼里是天价和不会购买的东西,但在陈瑶眼里这可能是正常的价格,在一些极其富裕的家庭眼里和普通人眼里的几十块没什么区别。

终于,时远实在无处可挂了,陈大小姐也略显有些疲惫。两人在kfc点了份套餐坐下了。

陈瑶的出现立即引起了不少牲口的注意。可惜的是,蜕变过后的时远不仅在外貌上更加出彩了。与之同时改变的还有一种特殊的气质。

一种内敛却又给人随时可以璀璨夺目的感觉。

因此,自然也有不少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时不时地偷瞄一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不一定代表着必定要得到。

毕竟她们把自己和时远身旁的陈瑶在内心的小天平上一称,便失去了争斗的心思。

吃着薯条喝着快乐水,陈瑶提起了时远大学时的一些糗事,笑得前仰后翻。而时远则做起来最佳听众,偶尔附和几句,顺带提及一下对方的糗事。当然,这引起了陈瑶的愤怒,提起小手就来了个降龙十八掌。

坐了会,橱窗外的天气已经逐渐进入夜色。并且时不时闪过白芒,风声大作,道路两旁的绿化树呈倾斜角度。

记得刚刚买手机的时候有看到店内的电视里报道,温陵已经进入风力圈了。

看向陈瑶,她的目光同样也看向窗外,脸上似乎有些怯意。

时远记得,大学时有一次台风擦边而过。他看见了陈瑶一个人躲在教室的角落里坐着,双腿曲着紧贴胸脯抱作一团。看样子那不是偶然事件,她是真的怕这种天灾。

“走吧,我送你回去。”时远开口道。

“嗯嗯!”陈瑶小鸡啄米般地点点头。如同时远所想的那样,她自小就对风声和闪电很恐惧,却唯独不怕雷声。

母亲带她去医院咨询,可医生也给不出答案,说是可能有什么阴影吧。只不过她这个阴影是从记忆一开始便有了。

刚登上车,豆大的雨点便噼里啪啦打在了挡风玻璃上。风力更盛,远处一颗小树苗被连根拔起,跟着风向滚向道路中间直接撞在了一辆厢式货车的保险杠上。

顿时,后面便进入了“贪吃蛇”模式。

这场意外来得太突然,根本来不及反应。

陈瑶同样也看到了这一幕,此时正在担忧还回不回得去。毕竟台风可不是局部性,这里发生这种事情其他地方可能也出现了。

“叮铃铃……”

一阵来电铃声响起,时远看向陈瑶,他才办的号码不可能有人找他。

“喂,妈。”

“我和时远在一起呢。”

“嗯,我知道。前面已经有一场事故了,风好大。”

“……”

“你不要乱说了,我挂了!”

陈瑶讲完电话后脸变得红彤彤的,像一颗熟透的苹果。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时远问道。车子仍在停车位里,堵车已经不局限于远方的意外了。商场前面也摆出了一字长蛇阵,显然在视野看不见的地方也出现了状况。

“没事,就是担心我。”陈瑶装作若无其事道。她总不能告诉时远刚刚李娜姿在电话里反复叮嘱她要坚守底线,否则吃亏的只是她自己。

时远也没怀疑,妈妈担心女儿在正常不过了。而陈瑶脸色发红被他看作是对天灾的恐惧引起的。

“看这样子,可能今天不太好回去了……”

眼前的车流几乎处理停滞不动的状态。道路两旁已经倒落下不少树木,雨势逐渐形成倾盆灌水状。台风过境显然不是短时间能结束的,照这趋势明天也不一定结束。

车内变得有些沉闷,但车窗又不敢打开,只能启动车子打开空气循环。

“那怎么办?”陈瑶显得有些慌乱。

“住酒店吧。”时远当机立断道,他估摸着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想到了。想开车出去找酒店是不要想了,那只能步行了。

随即对着陈瑶说道:“你在车里等我,我去找酒店!”

说完打开车门,仅在一瞬间衣袖便是透了。时远没有犹豫,快速探出身子下了车子。

“你等等,我车里有雨伞!”陈瑶喊道。

“这种风力拿雨伞没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