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选择

“北胖子?你说的是宴会上和你一起的那个北氏小辈?”李成凯皱眉问道。

“对!”时远借着话题顺便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凯叔,这北约到底什么来头?”

北胖子在宴会里的表现虽然没有张三那股趾高气昂。但时远能感觉到,他从骨子里透露着那股不屑。

那种不屑并不是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而是流淌在血液里的骄傲感。

对这类型宴会的疲倦和厌恶。

“北氏啊……”李成凯透着一丝忆往昔峥嵘岁月的神色。他思索了一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

“北境的起居集团知道吧?”

时远眼睛瞪大了几分,起居集团的大名在炎黄谁不知道。若是说长藤资本是温陵的三星,那么起居就是半个炎黄的三星。

“这起居集团就是北氏的产业,他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具体的情况你回头自己问那胖子,总之很牛逼就是了。”

时远愣了愣,张嘴道:“没…没了?!”

他听着正在兴头上,这突然的终止就像发图不发种一样膈应人。

对面,李成凯认真地点点头道:“没了,难不成你要我从500年前跟你说起?牛逼不就完了?”

“……”时远闭上了嘴,实在是无法反驳。

毕竟李成凯说的一点也没错,还有什么辞藻能比这两个字更能充分概阔这样一个集团。

“对了,北氏有一个很奇葩的特点。他们家族的人交朋友只注重眼缘。如果他看你的第一眼不顺或者无感,那么你这辈子也别想和他结交。我瞅着那小胖子看你应该是特别顺眼的那种,倒是看我不太行。”

说起这,李成凯不由嗤笑了一声:“还是他老子有眼光,真是将门犬子啊……”

时远一直以来的一个存疑就此消散。之前北约突然的结交示好让他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结合着他打小养成轻微的被迫害妄想症,总会有个疑虑蒙在心头。

这种结交好友的方式他还是第一次听闻,眼缘型交友,就离谱了。

而房东大叔最后一句,显然是北约他爸看他很顺眼。这老家伙八成是对此不忿了。

“回到主题吧。你不是好奇张扬的事情吗?”李成凯继续道。

正菜来了,时远正襟危坐,表现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他杀张三是因为小瑶,挑唆刘畅这个蠢货去对付你也是因为小瑶。”

“什么?!”时远惊声道。联系起刚刚画面里小丑男说的那几句话,那个天使说的就是陈瑶?

李成凯脸色难看了几分,继续道:“他是我安排的暗子,一直以来都很听话,没有任何背叛的端倪。”

“他对小瑶有意思我之前就看出来了。不过在我警告之后他便收敛了很多。我原以为他这种人只是一时的见猎心喜,没想到这会演变成这般模样。”

“你刚刚看到的光碟就是他离境前寄给小瑶的,只不过被我先拿到了。”

听到这,时远总算捋清了。

简单来说就是为爱痴狂的变态,为了得不到的女人而疯狂了。自己并不算无辜,毕竟自己的行为在张扬眼里和夺人妻无异。

内心得到了慰藉,只要不是无妄之灾他都能接受。冲突和麻烦是两码事,前者他会死磕到底,后者他是能避免就避免。

只不过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是,房东大叔很明确的告知了张扬已经离境了。

那么他想要带上兰博杀到张家一劳永逸的想法显然是不可能了。那他现在等于多出了一条隐藏在黑暗里随时会伺机咬他一口的敌人。

而他身旁的人也同样不安全,这时他反而有些庆幸自己的身世了。

陈瑶肯定是不用太担心,有房东大叔在,她比自己都安全。兰博就更不用多说了,单人连级火力,了解一下?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徐盈雪了,想到这有些脑壳疼,总不能让她自生自灭去吧?

暂时隔离这些短时间无法解决的问题,时远又抛出一个疑惑:“张三死亡的事情张远山不知道吗?”

作为长藤资本的创始人,张远山被李成凯设计安插了一个棋子也不能怪他。毕竟对手是李成凯,一个比他更加传奇的人物。

但亲儿子不见了总该有察觉吧。

“哈哈哈……他还认为张三在甘蓝国醉生梦死呢。张三会养成之前那副模样,最大的功臣就是张扬。”李成凯大笑道,但这笑声里带着几分自嘲。

“张扬在张家父子眼里可是孝子慈兄,这也是我为什么看中他的原因之一。没想到演着演着,把我也给演进去了。”

“刚刚那盘影带的制作日期是我带你参加完那场宴会后当晚拍摄的。你现在知道这只白眼狼有多厉害了吗?”

距离宴会已经过去了一个多礼拜。而这期间,张扬借助着他的力量在打压张远山,让他无暇顾及其他事。另一边教唆着刘畅想要借刀杀人,失败之后又在第一时间便快速逃离炎黄。

李成凯刚说完,时远立即开口道:“那个陈阿森是不是也知道!?”

时远将事情串联在了一起。回想起宴会当晚陈阿森似乎在听闻了什么消息之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随后离去之后便没有再出现过了。

同时也想明白了,为什么之后张三一直没有再出现报复他。并不是他不想,他只是没机会想了而已。

然而这回轮到李成凯愣住,陈家?不可能,陈家怎么可能和张扬扯上关系?对他而言,陈家世代都是军部的人。不说一身正气,但没犯过任何原则上的问题是肯定的。

但长期形成的小心谨慎让李成凯将这个事情记在了心里,打算好好地调查清楚这件事情。

“陈家应该不会和张扬同流合污,这个事情另外再说。”李成凯关闭了这个话题,然后接着开口道:

“长藤资本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张远山只是一个马前卒,在他的背后还有一只史前巨兽。我和这只巨兽有一些龌蹉,无法解开的那种。”

突然。

李成凯脸色一肃,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压力,一字一句道:“你现在陷得不深,我还能把你剥离出去。你想要回到以前平静的生活状态里随时都可以。”

这是他李成凯作出的承诺,他完全有这个底气。

气氛变得连空气都似乎凝固了。

宁静持续了几分钟。

“为什么相信我?”时远认真问道。

他和李成凯的相识不过几个月,总不能李成凯也和北约一样看他很顺眼吧?这种奇葩有一个就够了。

听到时远的问题,李成凯脸上的严肃变为笑意,无形的压力也随之消散。他双眼直视时远,笑着道:“因为我也看你很顺眼啊。”

从李成凯的眼神里,时远没有看到一丝虚假。

那份真挚让人不得不相信这句鬼话。

李成凯静静地看着时远,等待他的选择。

书房里,时远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完事之后,我的咖啡厅开业您可得多送几盆花篮。”

李成凯和长藤资本背后的人有什么龌蹉他当然也好奇。但这么久了,时远也清楚了房东大叔的性格。他如果要说,不用自己问。不想说,问也没用。

而答应下来,一方面是冲动,享受这种刺激感。一方面是报恩,这是他的原则。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不排除陈瑶的因素在内。

“哈哈哈……”李成凯开怀大笑。

“没事我就先走了,我得去买台新手机,昨天不知道掉哪里去了。”

时远站起身子,走到了门前。刚打开门,又转过身来:“凯叔,张扬还重要吗?”

李成凯怎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随即道:“你小子想得太多了。自己人就是自己人,外人永远是外人。”

时远听明白了,遇见了随意处置。这无关对错,人性使然罢了。至于自己人,如果追到了陈瑶不就是自己人了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