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长藤资本的秘密(2)

李娜姿用余下的剩饭炒了盘蛋炒饭,另外煮了份紫菜蛋花汤。

这简单的一盘炒饭和一碗汤却让时远有种强烈的温馨感。对着李娜姿郑重地行了个晚辈礼,“麻烦您了。”

李娜姿有些错愕,但随即微笑道:“快点吃吧,天冷,容易凉了。”

而陈瑶眼睛里异彩闪过,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端着一碗粥,雀跃地朝着二楼走去。

吃完之后,上了二楼,李成凯已经在书房等候他了。

轻叩房门。

“进来吧。”

推门而入,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书香混合着烟味。一眼看去,和想象中的小巧不同,屋内的空间和寻常三室两厅的主卧间相差不大。

里面的陈设很有书香气息。依墙设计了整面红色调木柜,上面整整齐齐的放置着各种书籍,栏格处还有类别区分。

一旁的小矮桌上放置着一台小型的液晶电视,下方还有台罕见的CD机。

靠近窗户的位置,一张朱红色的木桌旁,房东大叔拿着本泛黄的书正看着。

李成凯戴着副像是老花镜一般的黑框眼镜。而桌子上放着一个半透明的保温杯,里面一颗颗朱红色的枸杞沉底。

李成凯乐呵呵道:“人到中年不得已啊……”

“……”

时远狐疑地看了李成凯一眼。心想自从租在他那儿起,从不曾看见过有什么妖艳贱货出没在李成凯住宿。这枸杞都养到哪里去了?难不成这就是他喝茶的缘由,半夜大保健行动?

“凯叔,您有事找我?”时远开口问道。

李成凯自然不知道他脑袋里在想什么,招手道:“坐下吧。”

日常的茶道表演必不可少,李成凯还顺便吐槽了陈国民的茶几宝物蒙尘。而时远也耐着性子静坐,只听不说。除了李成凯特意询问的时候,他被迫应了几句。

“王老虎说你有年轻人的血性,怎么到我这你就变成少年老成了?”李成凯笑着道。

王老虎?时远脑海里浮现出了昨夜车厢里那个不怒自威的王富国。还别说,他的气质还真像一只卧虎。

时远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下一刻,李成凯说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张扬是我的人。”

“唰!”

时远瞬间站了起来,椅子被冲劲弄倒在地上。他的脸上充斥着难以置信之色,满是震惊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李成凯。

“年轻人还是沉不住气啊!”李成凯感慨道,紧接着说道:“他是我的人没错,不过那是昨夜之前的事了。”

“坐下,我会跟你说清楚来龙去脉。”

闻言,时远恢复了些许平态,扶起椅子肌肉紧绷地坐了下来。

李成凯喝了口茶,眼神似有些出神,然后缓缓开口道:“那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错综复杂,三言两语解释不清。”

“总之,张扬是我安插在长藤里一颗暗棋。我曾以为我能够轻易把控住他,只可惜我还是低估了情感的力量。”

说到这,李成凯突然顿了顿,眼神重新聚焦看向时远。

“说起来,这件事还是托你的福。”

李成凯从抽屉取出一张复刻的光碟,递给时远,“放进cd机看看吧。”

时远接过光碟,满脑子疑惑地走向刚刚的cd机。

好在小时候他曾使用过这种老式cd机,打开电源放入光盘。

一阵雪花过后,屏幕上出现了模糊的画面。似乎是一个审讯室之类的屋子,正中间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

随后,画面像是聚焦了一般突然清晰了起来。而时远也看清了男人的面容。

张三!

那张脸虽然被打得满是淤青,但时远还是认出了他。

张三被锁在了那张审讯椅上,画面能看到的那半张脸上布满了鲜血,嘴角开裂露出了白肉。脑袋垂向地面,跟随着身体的颤动一晃一晃的。

显然,这家伙已经凶多吉少了。时远忍不住看了一眼房东大叔,他实在没看出李成凯竟然这么猛,表面上和和气气,背地里重剑出击。

“别看我,看下去再发表结论。”李成凯没好气道。

“嘿嘿……”时远干笑两声,继续注视着屏幕上的画面。此时,屏幕里多出了一个人,背影看着很陌生。但从身影和穿着来看,应该是个男性。

男人轻柔踱步的绕着张三转了一圈。与此同时,时远也看到了他的脸上带着一张小丑面具。但那正面的整个轮廓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忽然,男人离开了屏幕画面。没一会儿便又出现了,他手里多出了一个小水桶。

随后,他将水泼向了张三。

这一幕时远记忆很深,因为先前看影视剧作品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剧中角色昏迷过去,一盆冷水就猛然惊醒的情节。

为此他特意去搜索了一下。科学解释是,人在睡眠或昏迷的无意识情况下,浑身是极度放松的状态。而冷水扑面的时候,与水无关,重点是“冷”会瞬间刺激到你的敏感神经,躯体会本能地复苏。

果不其然,张三打了个哆嗦后苏醒了。

他艰难地支撑起头部,肿起眼睛半睁着:“放……放…过我……我…保证……不…不会……寻仇的……”

小丑男弯腰俯身,伸手摸向张三的脸庞。有些变态似的轻抚着他的脸,发出电子合成音般的声音道:“我也不想这样对待你啊……”

下一秒,他双手猛然掐住了张三的脖子。“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伤害她!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她就像一个天使一般,你怎么忍心伤害她!!!!!!”

张三挣扎着,半睁的眼缝里已经泛白。双手止不住的抽搐,按照这趋势,估摸着要不了多久就会卒了。

就在时远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小丑男松开了手。张三猛地咳嗽了几声,椅子的垫板上多了些许新鲜的血沫。

紧接着,小丑男从一旁的工具箱里取出一把斑驳的短刀。缓缓地对着张三比划着,似乎是在寻找从哪里下刀比较合适。

看到这里,时远开始已经在猜测房东大叔让自己看这盘影带的含义了。

画面里,小丑男的行动还在继续。小丑的面具看似滑稽,但配上此时的行为,邪恶和恐惧拉满了。

视频里张三已经缓过气来,惊恐万分求饶着,发出嘶哑虚弱的喊叫:“不…不…不要杀我!你杀了我…我父亲是张远山!还有我哥……他是张杨……他们都不会放过你的……”

接下去血腥到了极致。

小丑男抓住张三的头发,从头皮分割下去,一点点地剥开……

尽管时远移开了视线,但耳边那凄惨无比的声音仍旧使他能联想到接下去的场景。

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后,惨叫嘎然而止。

时远知道,张三完犊子了。

“凯叔,我看不懂。”时远老实说道。

他的确不明白张扬的叛逃和他有什么关系,还有影片里张三的死亡又和他有什么联系。

“这个小丑是不是感觉很眼熟?”李成凯玩味道。

时远点点头。

“眼熟就对了,他就是张扬。”李成凯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到让人以为他像是在扯家常。

大脑宕机了一会,时远爆粗口道:“卧槽?被北胖子预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