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长藤资本秘闻(1)

最终时远还是活下来了。

使出了三寸不烂之舌,好说歹说之下才让陈瑶相信他不是在狡辩。

不过屋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陈瑶警惕地看向徐盈雪,并且时不时转过头瞪上时远一眼。而床上的徐盈雪很是平静地躺着没有说话,就好像事情与自己毫无关系。

而实际上,徐盈雪的内心和表现出的状态完全颠倒。在陈瑶作出那像是宣布主权的行为时,她很想开口与之对峙一下。但想到自己毕竟是陈瑶找医生救治的,还住在她这儿。

受人恩惠,想要反驳的时候,嘴巴自然就很难张开。

但没一会儿,陈瑶的脸色突然柔和了下来。倒了杯水递给了徐盈雪,柔和中带着些许怜惜道:

“喝点温水暖暖胃,我妈煮了粥,一会给你拿上来。医生嘱咐了你现在只能吃清淡的流食。”

陈瑶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徐盈雪目瞪口呆,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想要伸手接过,刚抬起手臂又感受到那股撕裂的疼痛感。闷哼一声,皱紧了眉。

“不好意思,我下去拿吸管!”陈瑶慌忙道。她的确是一时忘记了徐盈雪的情况,急忙跑下楼去。

一旁的时远当然猜得出陈瑶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想到这他不免也有些烦躁。

“她怎么了……”徐盈雪问道。

“没事,大概幡然醒悟了吧。毕竟你现在是病号嘛,对病人友善不是很正常嘛!”

时远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和语气轻松一些。毕竟像徐盈雪这样的女生,哪怕是一点小小的异样她都能注意到。

“是吗?”徐盈雪有些狐疑道。

她对陈瑶的了解可比对时远多多了。陈瑶和自己除了性格上的区别之外,其余方面的处事方式应该大径相同。

她们这样的女生,一直以来都被众星捧月着,多数情况下很难学会去照顾别人。

“那也没有别的理由能解释这个现象了啊。”时远耸耸肩道。

徐盈雪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这女人的第六感真的是很可怕,时远感叹道。

“你怎么还在这里?”陈瑶拿着吸管进门后问道,语气很是不爽。

闻言,时远知道火力已经转移到自己这里了。再不走,等等陈瑶就要火力全开了。他对待感情的态度随意没错,但不代表他是个感情白痴。

陈瑶的表现很有可能是吃醋了,心中暗喜,对着两女道:“那你们早一些休息,我先上去了。”

随后,时远飞快逃离现场。

上楼后,扑倒在床,不一会儿便陷入了沉睡。

……

境外,炎黄邻国,被称为世界上最混乱的国家之一的甘蓝国首都巴达尔。

坐落在市中心的湾月酒店。

张扬坐在落地窗旁出神的望着下方的车水马龙。

月色下,多了几分凄凉的氛围。

在温陵呼风唤雨的,却一步错,步步错。当张扬得知了那老楼房发生的一切之后,慌乱之中根本没时间多想,赶忙逃出了温陵。

张扬怎么也想不明白,在他的调查里,时远就是一个举目无亲的独狼。只是运气好碰上了李成凯,并让其看中。

“我不服,凭什么一个乡野小子让你如此看重啊!”张扬脸色狰狞,重重的将手中的酒杯砸在了桌上。玻璃桌和水晶杯同时破碎,攥紧的手瞬间被扎破。鲜血直流,但张扬像是没有感觉一般,紧咬着牙口,面色惨白可怖。

……

远在温陵的时远自然不知道远方有个人对他恨之入骨。他这一觉睡得很香甜,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2点钟了。

陈瑶强行闯入后,一把揪掉了盖在时远身上的被子。

台风即将来临,冷空气南下导致温陵的气温骤降。

一般人只知道北方冷,那是可以抵达零下四十摄氏度物理攻击。那种天气挥水成冰,若是没有暖气,无法生存。

却不了解南方雨季零上10摄氏度的魔法伤害,那是无论你套多少件衣服都无法抵御的冰冷透骨。屋内待着不如出门溜达几圈,因为它内冷外热。

好不容易暖了一夜的被子突然离去,时远在顷刻间醒来。

“你干嘛?!”时远惊呼道。

看到时远仅穿着一条内裤蜷缩在床头,陈瑶赶忙转过身去。

“你变态吗?!怎么穿着条内裤睡觉?为什么不穿睡衣!?”

“???”

我变态?时远一愣,这他妈恶人先告状也玩的太溜了吧?不是你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闯了进来,并扯掉了我的被子吗?

“陈大小姐,你搞清楚情况好吗?首先,我在家习惯裸睡,这是个人习惯和变态无关。”

“其次,这是在你家!我哪来睡衣,你有给我吗?”

说话间,时远迅速从床头柜拿过衣服套了上去。心道,幸亏哥们昨晚没褪去最后一道防线,否则今天有理也说不清了。和女人讲道理?呵呵,那不是最后的倔强吗?

果不其然,陈瑶听见窸窸窣窣的穿衣声结束后,迟缓了几秒钟后转过身来。大声道:

“既然你知道是在我家,那我进来能算闯吗?而且!没有睡衣你也可以穿着衣服睡觉啊,难道穿着就睡不着吗?”

“打住!”时远急忙打断道,“我错了好不好!是我的问题,我错了!”

明知道陈瑶是在胡搅蛮缠,时远自然不会强行和她讲道理。讲不通的时候,只要不是大是大非的问题,认个错有什么大不了的?

高情商:我错了。

低情商:我跟你聊道理。

“下不为例!当然,我也有问题……”陈瑶有些心虚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孰是孰非,只不过女人的心理就是这样的。我一定要先占据上风,然后再稍微微微的认个错。

脑海里浮现刚刚那惊鸿一瞥,时远看上去那么瘦弱。可腹部的六块腹肌分明,且还有完美的人鱼线。

“看上去好想摸一下啊……”

陈瑶再次快速掐灭了念头,开口道:“舅舅在下面等你很久了。午饭都吃过了,你还没醒来!我才上来叫你的。”

“几点了?!”

“下午2点快过半了。”

急匆匆下楼,朝着茶桌方向看去。不出所料,房东大叔坐在那儿喝着茶。一旁李娜姿坐在主位上沏着茶,看那娴熟地动作果真是一家人。

李成凯听见了声响回头望,见到两人后露出笑容道:“看样子休息的还不错,都变白变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