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揣着明白装糊涂

抵达山脚下的村庄,陈壮领着时远来到一辆军用卡车旁。

从车厢处登车,里面正是王富国。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时远,眼中闪过诧异之色。

那片废墟里满地的尸体和眼前清秀的年轻人实在很难联想在一起。不过身居高位这么多年,见过的人什么样子的没有。随即露出微笑,温和道:

“我叫王富国,我和老李是过命的兄弟,你可以叫我王叔。”

时远看见王富国的第一时间便清楚了,自己现在能安然无恙就是眼前男人的功劳。

南境军,炎黄四大军区之一。从名字就能推测其他三大军区叫什么。这四大军区在媒体报道中南北境的出镜率要高于东西境,显然南北境的战力要略显强盛一些。

江北虽然名字中带有一个北字,那是因为它地处于隔断南境与北境的中江北面。所以称之为江北,可实际上还是在南境管辖范围内。

“王叔,谢谢!”时远开口道,这份感谢是发自真心的。

尽管王富国救他是因为李成凯的缘故,但这并不影响他帮助了自己的事实。王富国帮助了自己那就是恩,这点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驳回。

王富国笑了笑,摆摆手:

“你是李凯…噢,现在该叫李成凯了。你是他晚辈,那自然也是我的晚辈。这件事情你占理,算是惩恶扬善的一方。如果你是行凶作恶,那我可不会因为谁而放过你。”

“但是今晚你这事情做的漏洞百出,不像是李成凯教出来的。不过倒也不能怪你,年轻人嘛,有点血性是好的。要是都像老李那副德行,这世界早就乱透了。”

时远静静听着,他对于房东大叔的曾经很感兴趣,希望能从王富国的口中得到些信息。但对方讲的话没有流露出太多的东西,唯一能知道的就是李成凯应该在南境军待过。

“王叔,如果是凯叔。他会怎么处理?”时远问道。

时远的问题让王富国错愕了片刻,然后失声笑道:

“老李啊……以他的性格,这刘畅会欲仙欲死。老李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刘畅上路。他会把他的剩余价值完全榨干之后再送他一程。”

时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而王富国则接着说道:

“他的东西你学精华就好,没必要生搬硬套。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老李着急见你,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王富国打了个哈欠,一旁陈壮心领神会道:“时老弟,走吧。”

跟随着陈壮下了车厢来到一块较为荒芜的空地,入眼的是一架军绿色的轻型4座直升机。

驾驶员已经在上面等候着了。

“时老弟,我就不送你了。有时间我再去江北找你喝酒,真心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入南境军的事情。”陈壮认真道。

“我会的!谢谢了,再见!”时远重重地点头道,转过身进入了机舱。

螺旋桨快速转动起来,飞机慢慢悬浮升空。陈壮的身行愈来愈小,不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了。

陈壮回到王富国所在的车厢。

“老大!您为什么没有问他那些重型武器哪里来的?他当时可是被束缚住了,营救他的一定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那支部队……”

陈壮讲到一半被王富国伸手打断了。

“这世界上很多东西我们知道也当作不知道,我们不知道那也没必要一定要知道。”

王富国站起身来跳下车厢,然后转过身:“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一种境界,糊涂也不想明白也是一种能力。我那个老朋友做事情很有分寸,问那么多干嘛?”

随即他朝着远方的黑色轿车走去,途中突然停下脚步。

再次转过身,开口道:“对了!我知道你看到人才就想要吸纳进来。但那小子不行,老李的人你敢抢,他就敢弄死你!”

而后,他似乎想到什么往事,突然笑了起来摇着头离去了。

留下陈壮一个人站在车厢内。

对于陈壮来说,他的信仰除了保家卫国之外就是王富国了。

他无数次从王富国的口中听到李成凯的名字。那是无尽的推崇,都快将其神话了。不止是王富国,南境军里许多大佬也同样如此。

“这李老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

直升机停在了云顶天宫的降落台上。这种顶尖的别墅区有这样的建筑不足为奇。

时远下机后道了声谢,直升机升空而去。

时远刚准备朝着房东大叔的别墅方向走去,视线里便看见了一道倩影正朝着他的方向小跑而来。

是陈瑶!

时远忽然有种莫名的开心涌现,同样也加快了步伐双向奔赴而去。

当距离越来越近,时远也看见了那副梨花带雨的小脸。陈瑶的双眼仍旧轻微红肿着,两颊清晰可见的泪痕挂在上面。

终于两人面对面了。

“你怎么哭了?”时远看着陈瑶那略显憔悴的脸庞以及罕见凌乱的头发,心底有些心疼道。

对面,陈瑶脸色一红,有些慌乱地转过身去擦拭了一下脸,整理了一下头发。尽管没什么效果,但当她转过来之后,脸上的的表情似乎因此变得镇定了一些。

“你看错了,我没有!”她努力演出一副恶狠狠的语气,但这一幕在时远的眼中变成了双倍的可爱。

“啊!你干嘛??!!”陈瑶大叫一声,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慌乱后退了几步,羞怒道。

就在刚刚,时远竟仗着自己的身高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一种奇怪的感觉在陈瑶的身躯蔓延开来。“好像还挺舒服的……”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然后马上被瞬间掐灭。

而时远对自己的举动也很是诧异和后悔,毕竟两人现在还只是朋友。

但刚刚的确是出于情不自禁的举动。时远讪讪地收回手掌,“你刚刚的样子好可爱,实在没忍住……”

下一秒,陈瑶猛地上前踩了一下时远的脚。然而没有意料之中的惨叫,陈瑶露出问号脸:“嗯?”

“……我最近强壮了一点,所以不是很疼。”

陈瑶闻言眼睛一亮,绕着时远端详了一圈,啧啧道:“你这被抓走好像长高了一点点,皮肤也变白了不少。”

说着这娘们直接上手了,伸手捏了捏时远的脸蛋。

这一捏就上瘾了,经过神秘力量强化后,时远的皮肤状态已经接近婴儿般滑嫩。手感柔软细腻,陈瑶根本停不下来。

最后时远的左右染上了腮红,忍无可忍以后制止了她。一番嬉闹之后,陈瑶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活泼精怪的模样。

降落台离陈瑶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两人并肩走着。

陈瑶当然不可避免地询问了时远事情的经过,而时远则用最简单和轻松的叙事方式概括答复了。

“对了,徐盈雪怎么样了?”时远问道。看陈瑶的表现,人肯定是没死。

“医生说没事,修养几天就好了。”提到徐盈雪,陈瑶突然变得有些沉重,低着头一步步前进。

而时远自然也看出了她的变化,“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陈瑶抬起头,深吸一口气道:

“徐来死了,跳楼死的。徐盈雪还不知道,她还没醒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告诉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