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陈壮(好像没人看……失落……)

夜晚的深山老林里充斥着虫鸣鸟叫,还有各种奇怪的声音。

躲藏在其中的时远此时正在一处山洞里静坐着,这里没有什么凿壁刻字的独孤九剑,也没有三个衣冠冢配一只大雕的奇遇。

不过有一条蛇倒是真的,只是刚进来就被时远这个不速之客一脚踩爆了脑袋。

现在时远的视力已经视黑夜如白昼,并且观察入微。反应力更是惊人,那三角毒蛇刚发动袭咬就被他一脚跺地。

这个山洞很隐蔽,洞口是完全密闭的杂草丛。至于他是怎么发现的,很简单,意外绊倒就发现了。

暂时的安全之后,时远慢慢从刚刚的速度与激情的亢奋状态分离出来。

他看向自己的双手,喃喃道:“我杀人了……”

在老楼房内挥出那根铁条的时候时远完全没有考虑之后的事情。匹夫一怒,血溅三尺。谁在那种情绪下能够保持理智,那大概只有心理变态和杀人狂魔了。

脱离亢奋之后,时远才反应过来。对他这样一个连鸡都没有杀过的人,突然杀了个人。

这种感觉是颠覆性的。但经历了那无尽黑暗和疼痛之后的时远很快就恢复过来了。如果角色对换,死的就是自己了。

他可不认为刘畅那种人渣会因为自己的死亡而感到愧疚,反而可能兴高采烈地继续他的恶行。

外界已经传来悉悉碎碎的声音,听上去显然是搜查人员进山了。

“我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了。”时远心想。他现在怀疑自己和徐盈雪是不是八字相冲,每一次碰见她准备没有好事。

在宴会是这样,在万象城是这样,在地库也还是这样。

“也不知道她就没救回来。”

耳朵微动,脚步声慢慢离去。然而下一刻,他的感知力瞬间传达一则信息给他。

有人接近了。

随后,一个敦实的壮汉出现拨开草丛出现在了洞口。

如果不是感知力,时远根本没有听见壮汉拨开杂草的声音。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眼前人绝对是个硬茬。

“等等!我没有恶意!”壮汉见到时远做出攻击姿态急忙道。

他的声音很有特点,瓮声瓮气的,极其富有亲和力。配上那国字脸的,实属给人一种憨厚可信的感觉。

时远没有放松警惕,依旧死死地盯着对方。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眼前壮汉不知道是哪一方势力的。虽然看着憨厚,但知人知面不知心。没准玩的是缓兵之计,回头自己一放松警惕,可能一发冷枪就过来了。

想到这,时远开始后悔,临走的时候怎么忘记在那几个外国佬的尸体上顺走一把。

“我是李老大……李成凯的人!”壮汉再次开口道,“他让我来告诉你:不用担心。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说着壮汉伸手就准备往口袋里掏。

这一下可把时远神经线拉断了,一瞬间快速扑了上去。

一发直拳,壮汉反应极快双手交叉格挡住了。但强大的力量致使他闷哼一声,往后倒退了一米的距离,身躯一半回归杂草丛。

时远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是一记鞭腿。作为李小龙的粉丝,他经常观看和模仿偶像的招式。

虽然是个花架子,但架不住改造之后的变态身体素质加成。好比如,弹弓打啤酒瓶,打不准没事,你换成大炮试试?

“我掏电话,我真没恶意,李老大让你给他打电话确认的!”壮汉侧身躲过了这一脚,气息有点略微紊乱。想来刚刚挡住时远那一拳也没那么轻松。

“我要是想害你,我大喊几声不就行了!”

壮汉的话让时远暂停下了攻势。

对方说的很有道理。

他只要叫破喉咙就有人来收拾自己了,何必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警惕心稍微下降了一些,开口道:“凯叔还说什么了?”

时远觉得以房东大叔对自己的了解,不可能只让壮汉过来打电话。如果是这样,那就不可能是李成凯。

壮汉想了想瓮声道:“他好像让你回去开什么咖…咖啡店?”

“打电话吧……”时远松弛下来,开口道。

他要开咖啡厅这件事不难调查,但让他回去开咖啡厅这句话也就李成凯会说出来了。其他人怎么可能想得出这种烂梗?

壮汉从口袋里快速掏出手机,并举起示意时远这玩意真的是手机。随后按了几下,上前递给了他。

“喂,远子吗?”李成凯的声音传来。

“嗯,凯叔是我。”时远最后那丝警惕也随之消散了。李成凯若是也要害他,那就没啥好说的了。

“出去吧,剩下的回来再说。”

“好。”

走出山洞,那群搜寻队的身影还未走远。两人也没有刻意隐藏声响,搜寻队已经包围了过来。

“举起手来!”

十余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持着轻机枪缓缓靠近。

时远很识趣地举起双手,他可不想被打成马蜂窝。而一旁的壮汉憨笑着道:“我是陈壮。”

听到这名字,那群士兵领头的那个迟钝了一下。接着举起手中的手电筒照向陈壮的脸庞,定睛详察片刻后。

士兵有些激动道:“放下!放下!是老教官!是老教官!”

话音落下,其中几位士兵先是一愣,随后放下轻机枪快速走了上前。而剩下的则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也犹犹豫豫地将枪缓缓落下了一些。

几名士兵围绕在陈壮身旁,情绪亢奋,显然陈壮在他们心目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本是这次任务主角的时远竟然被冷落在了一旁,这让时远有点无语。不过他大概能理解,军队里培养出来的情感是现在为数不多的真挚和深厚的友谊。

毕竟在战场上能够把最薄弱的地方交给他人,这种情感还有什么可说的。

几人还未来得及寒暄几句便被陈壮终结了。

“先把任务完成,任务期间怎么能如此懒散?!今天例外,下不为例。”陈壮语气有些严肃道,但脸上带着微笑,显然并没有生气。

有了陈壮在,时远并没有被押起来。和陈壮两人站在最前方,肩并肩地前行下山。在外人看来他俩就像是这支小队的领导一样。

途中,两人闲聊起来。

“时老弟,你这一身功夫家传的吗?”陈壮不禁问道。

老实说,陈壮实在无法理解时远看上去一副细皮嫩肉的小白脸模样,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身体素质。

陈壮的强大从肤色便看得出来,那一身黝黑粗糙的皮肤底下青筋纵横。

而时远刚才就猜测到陈壮很有可能会问他这个问题,即刻道:“我打小就力气大,吃得多,村子里有个老人家教我练了几年。”

“这样啊…那可真是浪费了你这么好的天赋了。你那几招完全是街头瘪三打架的招数。要不是仗着天生神力,碰上有点功夫的。对等力量下,你撑不过三秒钟。”陈壮感慨道。

天生神力的人虽然很罕见,但也不是没有。古有霸王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陆地最强战将典韦,狂风竖旗不倒。隋唐第一勇士李元霸,八百斤大锤挥使如臂。

出一个时远又有什么奇怪的?

只不过方才对战那两下。陈壮便看出时远空有一身蛮力,毫无技巧可言,不免有些惋惜。

“时老弟,要不你来我南境军如何?我必倾囊相授,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轻松击败我!”陈壮眼含期待之色。

要是能把时远拉进南境军,那往后四境比试就是他南境称王称霸了。

“多谢陈老哥看重,不过我还是算了吧。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完成…呵呵……”时远干笑两声。

参军这种事情他曾经也跃跃欲试,为国效力的事情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但由于近视的原因没能成功入伍。

如今他好不容易财富自由了,更希望能咸鱼了余生。当然如果国家需要,当然义不容辞。

“什么事情?”陈壮好奇道。

“我那家咖啡厅马上就要开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