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他只是个未来咖啡厅老板

时远伸出头往后望去,身后车辆一部分停留在老楼房处,一部分四散开来搜寻。

其中有一部分的车辆不是监督局的,时远推测那很有可能是那个刘畅身后的势力。

开没多远,途径一个山沟,他没有犹豫直接开着车子撞了下去。山沟顶底距离不高,只是受了些无关紧要的皮外伤。

掰开变形的车门后,便弃车逃跑。

幸运的是,他身旁就是一片灌木林。而不远处是一座深山,江北的地理环境就是山岭纵横。

跑进了灌木林之后,时远没有减速,仅用余光观察着身后的情况。直升机在老楼房附近盘旋了一会,便又径直朝着他的方向搜查过来。

时远再次提速,宛若一只全力崩跑的豹子朝着深山方向跑去。

……

云顶天宫别墅区。

一个身穿白大褂,白衣上沾染了些许血迹的年过古稀的老妇人从陈瑶的房间走了出来。

“没事了,没有伤到大动脉。修养几天就可以了,切忌不要让她做剧烈的运动以免伤口二次损伤。”老人脱下口罩,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如释重负道。

在她对面是满脸焦急的陈瑶。

“谢谢你王医生,麻烦你了。”陈瑶感道,但脸上的焦急没有丝毫减弱。

客厅里,李娜姿和李成凯坐在红木椅上。

听见两人的对话之后,还在沏茶的李成凯站起身走了过来,笑着说道:“麻烦了,我让小李送您回去。”

王医生:“没事,当年还要谢谢你……”

“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打住了。”李成凯打断道,“小李!送王医生回去。”

小李也就是那辆黑色大众车的司机,他快步上前,伸手示意道:“王医生,这边。”

王医生叹了口气,“女娃子身体素质不太好,再加上情绪很不稳定。醒来后最好吃点流食,回头时间到了我会让人过来换药的。”

说完,她便朝着门口走去。

李成凯跟随着送到了院子里,目送着她上车。脸上复杂之色难言,掏出一包烟,点燃一根,深吸了一口,徐徐吐出。

屋内,陈瑶静静看着床上没有血色的徐盈雪,有些怜悯眼前这个女孩。这个曾经和她在大学里的风云人物,仅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就演变成如今的模样。

不过,陈瑶心里面更多的是希望能从她的口中得到时远的下落。

那个叫兰博的男人将徐盈雪送到之后便离去了,无论她如何询问也只字不答。

而舅舅李成凯也只是说时远应该没有事情,现场没有他的尸体。

陈瑶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将徐盈雪强制唤醒的冲动,期待着徐盈雪赶快苏醒。

门被开启,母亲李娜姿走了进来,伸手抱住了陈瑶。

而小院里,李成凯已经点燃了第三根香烟,他在等消息。

老楼房里那硝烟弥漫的场景以及那支境外安保队和刘畅的尸体。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已经在彻夜之间宛若惊雷般响彻江北的夜空。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李成凯的预期。

他想要的是搅屎棍,谁知道时远是他妈的一颗原子弹。

这么恶劣的事情,别说他现在了,就是当年他也压不住。

“早知道让这小子乖乖去开他那个破咖啡厅就好了……”李成凯掐灭烟头喃喃道。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他取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已经尘封在里面十余年的号码,表情挣扎不定。

……

泉陵山,也就是时远躲藏的那座山的山名。

山脚下的村庄热闹不已,一批又一批搜寻人员抵达这里。以往宁静的小村庄里的村民哪里见过这么浩大的场景,纷纷穿着个大裤衩赶出来看热闹。

揣测交谈着山里面是隐藏着什么穷凶恶极之徒,众说纷纭。有说杀人恶魔的,有说贪官的,也有说间谍的。

一辆卡车旁,一个官威极重的中年人面色庄严肃穆的说道:“这件事影响极其恶劣,上头要求今晚务必找到人。切记,只能生擒!”

“是!”中年人眼前的众人异口同声喊道。

但同时众人也疑惑道,这么恐怖的人物竟然要我们生擒?!

来之前他们便多少了解了这场任务的大体情况。听得是神乎其神,那堪称影视大作的内容让他们不敢置信。

直到抵达了现场才勉强相信自己的眼睛。

命令不可为。

中年人回到车内,关上门打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

“喂,老李。是我王富国!”中年人开口道。

好一会儿电话那头都没有回音,而王富国也没有疑惑。他很清楚通话者的性格,若是他侃侃而谈,那反倒才是见了鬼了。

“嗯,情况怎么样了。”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正是李成凯。

再次听到这个声音,王富国显得很高兴:“这里已经被我控制了,南境军的能力你还不了解吗?这种事情本就该我们来处理。”

“那小子的事情我也大概了解了,无非是干掉个人渣还有几条境外的蛆。”

“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本质是铲奸除恶,也没有伤及平民,损害到公共利益。那栋老房子赔点钱就是了,那刘子宁就是说破天去,这小子也算不上犯下什么大罪。”

李成凯又是一阵沉默。

但隐约间,王富国似乎听到了对方吁了一口气。

“谢谢!麻烦你了。”

闻言,王富国笑出了声:“李凯…李成凯!你这突然改个名字我还真有点不习惯。我们认识这么久,第一次从你口中听到这两个字。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让你如此重视?”

两人是在同一届,一起参加了炎黄南境军的征考。在军队里,李成凯处处都和他不相上下,甚至个别地方还有胜而无不及。

都说棋逢对手惺惺相惜,他们俩也不例外,对外号称瑜亮组合。

但在第7年,在一次重要的升迁考核前。李成凯突然退出了,随后就再也没和他联系。

相识7年,李成凯是什么人他最清楚。这是一个心比天高,才气冲天的男人。从不服输,更鲜有需要他人帮助的情况。

相反他更多的时候是帮助别人。而谢谢这两个字,似乎就不应该从他嘴里说出。

“他就是一个咖啡厅老板…嗯…即将成为。”对面李成凯的声音很认真。

王富国一愣,即将成为咖啡厅老板?

他的第一反应是李成凯这王八蛋在框我!但又觉得不像,毕竟李成凯讲的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人不坏就没事。若是这小子作奸犯科,你就是跪着求我也没用。”

“说正事,我们什么时候聚一聚?南境军这群老兄弟都想死你了,听到你的消息都快疯掉了!”

王富国倒没有夸张的说,他那时候接到电话时正好接到紧急开会的通知。在场的几乎都是他们那一批老家伙,一听到李成凯的消息差点没把他手机抢烂掉。

“过几天吧,回头我做东,通知你们。”李成凯回道。

“肯定你做东啊!我们一个月才几个钱?不打你个土豪打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