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对方火力起码一个连!(2)

时远被抬到了一间灯光通明的房间内,随后几人把他往地上一甩,用手铐脚镣锁住他之后便关上门离开了。

屋内的景象映入眼帘,中间悬挂着一盏大功率的白炽灯。一旁还有一张超级大床,看上去可以容纳四人同床。

时远眼皮又开始打起了架,若不是白织灯的照耀时刻点醒着他,恐怕能够一秒入睡。

身上的疼痛已经不再那么严重,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体内缓缓游走,慢慢修复着。

“嘎吱!”

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个穿着不伦不类的短发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上前伸手挑起来时远的下巴,打量了一番嘴角上扬开口道:“倒是有几分姿色,怪不得那李成凯的侄女会对你情有独钟。”

男子的嗓音很细,像是古时候太监那种声音,听着很让人难受。

随后,男子坐在了大床上,翘起二郎腿道:“带进来吧!”

门应声而开,两个妖娆的女子架着徐盈雪走了进来。这两个女子长得倒也还不错,不过脸上的粉末太过,粉黛全施。

衣着暴露,一截细窄的黑色低胸抹布,几乎可饱览全观。

徐盈雪本来无神的双眼在看见时远之后突然一亮,但马上又暗淡下去。眼里有一丝莫名的愧疚以及绝然的决定。

见到徐盈雪的表情,男子明显的更加兴奋了。那两名妖艳女子识趣的跪倒在地……

另一边。

李成凯接起电话。

“李总,查到了。对面是刘子宁的儿子,现在在温陵和泉南交界处的一栋老居民楼里。不过,对方好像雇佣了一支境外的安保队,枪肯定是有的,且不排除有轻武器。”

“不惜一切…”

“轰!”

“哒哒哒哒哒!”

“什么情况?!”

“李总,突然发生枪战了!不是我们的人!”

“静观其变,伺机而动吧……”

“是!”

此时的老楼房已经硝烟弥漫,尘土中能看到了楼顶已经被砸缺了一个角来。

回到之前。

男子一脚踹开了那两位试图为他消火的女人,然后站起身走到徐盈雪面前。

“对了,忘记告诉你!我叫上膛圣手刘畅!”

说完刘畅开始脱上衣,露出肤色苍白如同排骨般的上身。而就在他刚脱掉上衣,还没来得及下一步动作之际。

“轰!”一声巨响响彻天际。

整栋老楼房猛地摇晃了起来,天花板尘土扬落,那盏白织灯忽明忽暗。刘畅满脸的惊恐,喝道:“人呢?!发生了什么事情?!”

楼房晃动之后,屋门被扭曲变形了。门外的人使劲转动无果,开始猛烈地砸门。

“轰!”又是一声巨响,窗户外冒起熊熊烈火。紧接着,子弹宣泄的突突声伴随着惨叫声在从楼下传来。

楼下。

外国男举着一把92式半自动手枪,靠在墙边阴影处喘着大气。

在他脚下,有一具仅剩下半身的尸体。那截断处,五颜六色的器官洒落一地。

不远处找到了它的另一半,那面孔正是光头男。

他半靠在碎石堆上,嘴里止不住的涌出鲜血。双目强睁着,嘴唇蠕动着想对说些什么,然而下一刻,瞳孔涣散开来,脸部定格生命迹象不复存在。

“fuck!这里不是炎黄吗?怎么会有这样的火力出现?!”外国男愤怒无比。

他带来的是个队友已经仅剩下他独自一人了,并且他们自始至终都没能看到敌人的模样。完全的远距离火力压制,死得实在太憋屈了。

“那些都是我的挚爱亲朋,手足兄弟啊!”

……

“砰!”终于,门被暴力打开了。

“少爷,快走!我们被张扬那混蛋骗了!外面火箭弹,机关枪什么都有!”说话的人是先前地库里的红衣男子。

闻言,刘畅的脸色像吃了死苍蝇一般。火箭弹?!机关枪?!这些玩意不是只在战场上才能看得见吗?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要知道,这可是在炎黄,哪个疯子敢这样搞?刘畅惊惧地看了一眼被锁在一旁低着头的时远。

白织灯早已损坏,照亮屋内的是窗户炮弹制造出来的火光。明黄色的火光打在时远身上,光暗交错混合着炮火与鲜血。刘畅仿佛看见了一只巨兽在苏醒。

“少爷,我们快走吧!”红衣男子焦急道。他的身躯在一直颤抖,双腿止不住的发软。

开什么玩笑,这种只在传闻和屏幕上见过的阵仗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体会。

那是无限接近于死亡的感觉,他已经领悟了生命的真谛。那就是活下去,要不是怕刘畅死在这里,回头刘子宁找自己麻烦他早就溜之大吉了。

“不行!要么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掉他!否则等他回过头来对付我,到时候我必死无疑!”刘畅咬牙道。

能够受到这样形式营救的人会是什么身份,不用脑子想都能明白。若是今天不杀死时远,余生他只剩亡命天涯一途了。

“张!扬!好你个野种!”刘畅满脸通红愤恨道,随即取出一把短巧的黑色手枪。

这回是真正的上膛,对准了时远的额头。而在这生死关头的时候,时远竟毫无反应,依旧低着头。

突然,一个身影扑向了刘畅,欲图要打断他的开枪。

“砰!”

遗憾的是,刘畅没有其余反派那般优柔寡断。他在第一时间便扣下了扳机,枪口火光乍现。

随后,刘畅转过身去,将枪口对准了那道扑倒在地的身影。

是徐盈雪。

“先是英雄救美女,再来美女救英雄。你们可真是太真爱了,那就送你一起去陪他吧!哈哈哈哈……”刘畅狰狞大笑起来。

再次扳动扳机,子弹直接击中了徐盈雪的左肩。换了个位置,准备再来一发。

“咕~当啷!”

一颗手榴弹形状的物体从门外滚动了进来,碰在了墙角。屋内众人同时静止了,刘畅手上的动作凝固,大脑一片空白。

“Bomm!”

一阵白烟升起,所有人眼前一片空白。

“突突突……”

一阵枪响打破了寂静。

随后刘畅感觉双腿疼痛和无力感袭来,跪倒在了地上。

“兰博!先不要杀他!”一道男声响起。

浓烟散去。

刘畅恢复了视觉,眼前一个黑色西装的寸头男举着一把硕大的霰弹枪。两个完美π值的洞口对准着他的脑壳,裤裆处似乎湿润了一些。

……

在不远处,隐藏着数十个人,领头的男子正举着手机通话中。

“情况怎么了?”

“李总,战斗似乎结束了。太可怕了,完全是一面倒的局势。”

“没看见?说人话,打成这样怎么会没看见?!”

“我真没骗您!您不在现场,没有亲眼目睹那宛若史诗级的大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