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对方火力起码一个连!(1)

云顶天宫别墅区。

刚刚吃过午饭刚躺下准备午睡一会的李成凯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李成凯看向屏幕后露出了微笑,接起电话:

“喂,小瑶啊。今天怎么有空打给舅舅?”

“舅舅!时远被抓走了!你快救救他!”陈瑶惊慌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时远下去地库取车后没一会,陈瑶回想起地库出口是在相反方向,索性也就下了地库。

下到地库后,正要给时远打电话时,便看到了那一幕。

闻言,李成凯眉头微皱,平静问道:“别着急,你现在在哪里,安全吗?”

“我在金融天地这,我没事。他们没发现我,只把时远和徐盈雪带走了。”

电话那头,陈瑶的声音缓和了一些,接着又说道:“时远被打得浑身是血,而且后脑还被敲了一棍。我担心他可能受了重伤,再不去医院可能会很严重。”

刚才在地库里,在陈瑶的角度看来,时远就是后脑勺中了一棍倒地的。

“你找个人多的地方不要动,定位发给我。我先去接你,具体情况见面再说!”

“好的!”

挂掉电话后,李成凯揉了揉太阳穴,沉思了片刻。起身,从衣架取下那件黑色风衣,匆匆下楼而去。

楼下,之前接过时远的那名男子一直在车内等候着。见到李成凯的一瞬间,立即下车为其开门:“李总!”

“金融天地。”

……

时远在颠簸中苏醒,睁开双眼后是一片黑暗。后颈的疼痛让他不敢轻易活动脖子,只能僵硬的保持原先的姿势。

浓烈的汽车尾气和机油味道告诉时远,他应该是在一辆车上,并且当前的环境不出意外的话是后备箱空间。

耳朵里隐约能听见有人在交谈的声音,但发动机的噪音和疼痛感在听觉和感知双管齐下,让他根本无法听清对话内容。

“要是今天带着兰博出来也许就是这个结果了。”时远不由想到。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现在再想这个无疑是最蠢的做法。若是有后悔药,那还要警察干嘛?

现在自己的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眼下想要依靠自身来逃跑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时远有些绝望。

倒不是怕死,只不过死得太突然了,有些措手不及。这种感觉太憋屈了。

忽然,车子开始明显的平稳了下来,并且有减速的趋势。这种情况应该是快要抵达目的地了。

果不其然,没多久车子便停了下来。

两声车门关闭的声响过后,便再无音讯。

过了很久,在时远再次感受到昏迷感来临之际,刺眼的灯光照射了进来。

后备箱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男子一把将时远揪了出来。

时远被揪出后才看清男子,白皮肤、蓝眼珠、大鼻子,显然不是炎黄国人。他还注意到一点,男子的脖间有一道眼镜蛇的纹身。

男子身旁站着将他带来的光头男,他脸上那道被时远打到的伤口已经贴上纱布。

男子用着流利的炎黄话说道:“你们老板让你把这个男的和那个女的交给我,剩下的我来处理。”

光头男点点头,正要开口,“嘶……”伤口被牵动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随即狠狠地踹了时远一脚,然后点点头。

时远忍住疼痛,没有叫出声。

因为他清楚,也许叫出声会挨一顿更毒的打。毕竟有些变态听到了惨叫声会愈加兴奋。

趁两人交谈之际,时远偷偷观察了一下身处的环境。

四周的环境像是离开了城区,周围没有什么密集的灯光。十余米的地方有一栋年代久远的老楼房,在2层楼处有几间透着灯光。

随后,光头男便离去了。

男子拿出一个对讲机说了几句鸟语,随后几名全副武装和影视剧里雇佣兵模样的士兵快速小跑而至。

几人架起时远朝着那栋老楼房前行。

……

“查到什么线索了吗?”李成凯放下茶盏问道。

“李总,对方很谨慎,把附近所有的监控设备都给黑了。那段时间完全是一片空白,唯一的线索只有根据陈小姐口述出来的画像。已经派人去资料库对比了。”

李成凯对面站着一个短发精干的女人。她看上去并不会让人觉得漂亮,但会有一种很有味道的感觉。

而女人的身材就完全和颜值相反,婀娜多姿的身材曲线,洁白如玉的肤色,和那若隐若现的深沟。那是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完美比例。

李成凯还没回答,一旁的陈瑶已经坐不住了:“那怎么办?!那群人看上去就是穷凶极恶之徒,时远和徐盈雪在他们手上已经8个小时了。舅舅!你快想想办法啊!”

陈瑶现在是关心则乱。她一直在想,若是自己今天没有打那通电话给时远。那么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小瑶,稍安勿躁。救人就和泡茶一个道理,要一步步来。着急没有用,反而可能影响了你的判断。”李成凯皱着眉道,随后再次看向短发女子。

“不惜一切代价!”

短发女子听到这句话,瞳孔微缩,脸上出现一丝震惊。但马上回复道:“是!我知道了!”

短发女子离开后,李成凯将陈瑶身前那杯凉透的茶水倒掉又倒上一杯热茶。

“小瑶,你放心吧。时远这小子没你想想中的那么简单,再说你还不相信你舅舅我吗?”

这段话一出,陈瑶立即变得舒缓了一些。从小到大,舅舅每次答应过的事情从来就没有让她失望过。

长时间的信任,导致了这股信任转变成了一种近乎变成真理的力量。

喝了口茶,陈瑶开口道:“舅舅,这件事情是张远山做的吗?”

在她看来,整个温陵,能够胆敢如今肆意妄为。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殴打劫持时远和徐盈雪的势力除了长藤资本的张远山之外,恐怕也就舅舅了。

“哦?你为什么这么认为?”李成凯反问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但认真观察的话能发现他的眼神里透露着微弱的不屑。

陈瑶组织了一下语言道:“因为徐氏前脚刚出事情,徐盈雪马上就被人围堵了。这不是显而易见的……”

说到一半,陈瑶顿住了。

是啊,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张远山那样的泥鳅又怎么会不知道呢?那他怎么可能会去做这么蠢的事情?

而且时远在明面上和舅舅李成凯的关系在那场宴会上都传开了。即便不像传言所说的接班人,那也关系匪浅。张远山只要不傻就不会在这种风头上去和舅舅对抗,除非他是老寿星上吊。

“哈哈哈,别猜了。快回去睡觉吧,不然一会娜姿也要来电话让我找人了。”李成凯大笑道。

说完,他站起身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交给我。明天醒来的时候,我保证还给你一个活着的时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