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见了鬼了!(求月票,求收藏!)

没一会儿,丸子头女孩拿来了样板图。显然她没有参与进那场八卦讨论战里,但也不排除后续加入的情况。

时远也暂时将徐氏破产的震惊搁置一旁,专心看向这个古风logo。

字体很像那位书画皇帝的瘦金体,但边缘拉的比较长。搭配了英文字母,并巧了些许重影,的确符合了陈瑶要求里的现代时尚元素。

对于招牌的logo,时远本就没有什么要求。

看得懂,不讨厌即可。

“我觉得不错,你呢?”时远抬头看向陈瑶。

“那就这样吧,反正又不是我开的店。”陈瑶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道。

坐电梯离开的时候,电梯里不少西装革履的白领都在讨论着楼上徐氏的事件。大抵说的是监管局来查封了,现在正在核对其财务情况。

“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去取车。”时远开口道。陈瑶今天并没有开车,叫他过来也许也有抱着喊个马夫的心态。

“嗯。”陈瑶应了一声,她的眼神聚焦在指示牌上的徐氏集团。

时远独自一人下行到地下车库,在走道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高挑诱人的身姿,加上那股御姐气质,徐盈雪无疑了。

而在她身前还有几个眉目中透着凶恶之色的男子。

“徐小姐,我不喜欢动手打女人,我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领头的光头男开口道。

“让开,我不认识你家老板!你再不让开我就报警了!”徐盈雪后退了几步。虽然脸色没有明显变化,但语气中不难听出略带颤抖的恐惧。

英雄救美?踌躇犹豫了一会,时远选择了放弃。开什么玩笑,他已经多少年没有打过架了。再说敌众我寡,这上去不是送人头吗?

掏出手机,正准备拨打报警电话。刚输入号码,还未来得及拨通,身后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

“我觉得还是不要报警的好吧?”

随后,一个红衣男子出现在他身前,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机欲要夺走。

试图拔了两下,却发现时远的手劲大得和他的身材完全不成正比。

时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已经强化过了。不再是之前那副正常体魄,现在的他可是一拳700斤的男人!

“哥们,法治社会,我觉得还是报警来处理的好!”时远淡淡道。

脸上刚升起一丝得色还未绽放就看到包围着徐盈雪的那几个恶徒朝着他这里走来。

而徐盈雪自然也看到了他,脸上出现惊喜和激动的表情,但随即又转换为担忧。显然她也看出了这敌众我寡的情形,时远再能打也不可能是这么多人的对手。

况且,时远也不像能打的样子。

光头留下一个恶徒看管着徐盈雪以防她逃跑,剩下的人跟随着他走到了时远面前。

红衣男子见状也松开了手,“老大,这小子想要报警!”

光头男没说话,静静地看着时远。

目光里是不带感情色彩的审视,那股草芥人命的漠然感给时远的感觉很明确:这光头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

“我知道你。”光头男突然开口道。“少爷对你很不喜欢,我应该杀掉你。”

最后那三个字说的和杀掉一只鸡一般随意。但时远的第六感告诉他,光头是认真的。

至于光头男口中的少爷是谁,时远当然好奇。但眼下不是好奇的时候,而且即便他问,难道光头男会如实回答不成?

瞬间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随时准备着见机逃跑。

英雄救美是什么?那是有把握在不伤及自身的情况下才去做的事情。那种无脑冲上去送死,那叫做舔狗行径。

“不过,少爷喜欢在别人面前玩弄他的女人,所以你还不能死。你肯定是不会主动和我走的,那么除了眼睛和命,其他的都可以不要。”光头男阴森说道。

他身后的几个小弟听完四散开来,封锁了时远各个方位,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慢慢逼近。

而光头并没有打算袖手旁观,同样做出攻击的姿势。

“要这么看得起我的吗?”时远骂骂咧咧道。按照电视剧里的情节,不都是反派先说一堆废话之后才慢慢动手的吗?怎么到我这全体总动员了!?

没想到这句话竟然得到了光头男的回复:“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少爷一直这样叮嘱我。”

伴随着回复的是光头男的一记冲拳。

时远惊奇的发现,他的瞳孔里光头男的拳头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朝着他的中门打开。

他侧过身子,竟躲过了这一击。随后在光头男徒然瞪大的双目下回以一个鞭腿。

遗憾的是,光头男的震惊只存在了一刹那便反应过来,身子一闪躲过了他这一腿。而刚刚那种类似子弹时间的状态也同时消失不见,速度再次恢复了常态。

此时其余人也纷纷发起了攻击,拳腿相加。时远试图闪躲,却躲得过左侧顶不住后方。

但加强过的身体让他的抗击打能力也强大了很多,虽然处于弱势,但也不全无还手之力。期间奋力一拳击倒了一个较为矮小的恶徒,使他摔倒在地捂着肚子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而这回时远可没有了上次那般幸运,浑身都挂了彩。出门的白衣早已染成血色,有他自己的也有这群恶徒的。

眼角肿了起来,眼珠边缘充血。满嘴牙缝都是血液,左臂关节脱臼,并且略微感受到骨折的疼痛。

光头男也在时远的乱拳下,下颌中了一记升龙拳。“呸!”吐出一口鲜血后,光头男看向不远处怵在那没有动手的红毛男子。

红衣男子见状,急忙跑到一旁的消防箱。打开后,从里面折断一根铁条握在手中。然后深呼几口气,小心的走到时远背后。猛的大喝一声“闪开!”,铁条径直打落在时远后颈部。

下一刻,时远只觉得脑袋昏沉,眼皮忍不住要闭上。再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真是出门见了鬼了!我真没打算英雄救美的……

便没了意识。

远处,徐盈雪捂着嘴,眼睛里水光波动。

光头男长吁一口气,“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人抬上车!”

红衣男赶忙小跑过去开车过来,众人将浑身是血的时远抬上一辆黑色越野的后备箱后快速驶离了车库。

而另一边,光头男驾驶着另一辆黑色奔驰将双目无神的徐盈雪带上车也跟着离开了。

众人不知道的是,在车库里还有两双眼睛从头看到了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