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徐氏破产

〈晨时〉的招牌和logo设计被兴致盎然的陈瑶开口承包了。

在时远的计划里,本想着中午一起吃个饭去游乐园走走。晚上来个烛光烤肉,再看部电影来着。

谁知道陈瑶吃完午饭后便急不可耐地离去了,留下一句:等本姑娘的好消息,我给你设计个惊艳四座的招牌和logo!

陈瑶离去后,时远拨通了王腾的号码。

“喂,时总你好!”

“你在哪?我过去接你!”

两人约定在新时代广场碰面。

……

温陵本就不大,二十分钟后,时远接到了王腾、王静恬父女俩。

上车后,时远通过后视镜看见后座里王静恬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双手贴在膝盖处拘谨地端坐着。

这一幕好像在记忆里重叠过,曾经他也如此模样过。

“腾哥,你岁数比我大以后叫我远子就行。别喊什么时总,老板的,听着怪膈应的。”时总笑道。

这倒不是客套话,他又不是做什么大生意,没必要冠上这么玄乎的名号。

再说,现如今的社会。只要是和生意沾点边的,见面谁不是老总,各姓总裁已经泛滥成灾了。

“好的,那我就倚老卖老了。”短暂的相处让王腾也大概看出一些东西。自己这个老板是个比较随性好相处的人,这也让他愈发想要做好这份工作。

无他,好人常有,好老板不常见。

而时远顺势将营业执照、健康证和食品经营许可证,还有磨豆机等进货渠道的问题抛给了他。

能者多劳嘛,而且王腾自己开过一家咖啡馆,肯定熟悉这方面的流程。

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懒得去弄。咸鱼的生活已经逐渐泯灭了他先前勤劳的一面。

途径一家金拱门,时远停靠买了些炸鸡汉堡给小静恬吃。尽管开始她很乖巧的拒绝了,但在时远的强制投食并得了父亲的点头后眼中难掩开心,小心翼翼地吃了起来。

送达后时远便离去了。因为就在刚刚,陈瑶来电话了。

快速赶到号称温陵CBD的金融天地,将车子停入地库。

这片区域一共4栋50层高的写字楼,租金据说33元/平。时远记得大学舍友有一位家里在这购买了一层,每月收租的6万6给他做生活费。

当时听闻后,属实让他羡慕了很久。

A栋,23层。

出电梯门便看到了“众创空间设计馆”,透过玻璃门看见陈瑶迈着个二郎腿坐在休息间的沙发上,她的对面有一个丸子头的女生拿着个平板正和她介绍着什么。

时远还注意到,一旁办公区有不少牲口的目光时不时地撇向陈瑶。

其中几位还贴耳小声交谈了一下彼此的感受,露出一副英雄所见略同的表情。

进门后,前台接待小姐姐:“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时远指了指休息间的陈瑶:“我找人。”

小姐姐见状微笑示意后,也就没有再搭理他了。

休息间里,两人很认真的在介绍和观看。因为时远已经进来快1分钟了,两人都没有发现他。

而时远也没有惊动她们,静站一旁,仔细打量着陈瑶的脸庞。

时远的进入让那群男同胞们纷纷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而极个别的几位转换成了曹氏面孔。

片刻后,观后感能写很多,但总结起来就是:烽火戏诸侯,倾国又倾城。

丸子头女孩指着平板上各种设计风格的版图介绍了一连串之后,陈瑶点点头,指向其中一个古风系的样版图问道:

“这个能帮我再加一些现代的……”说话间,陈瑶稍微活动了一下脖子。忽然,余光撇见了时远,猛地抬头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丸子头女孩同样被惊吓到看向时远。

“得有差不多5分钟了吧……”时远耸耸肩膀,无奈道:“看你们那么专注的样子,就没敢吵到你们。”

接收到了陈瑶一个白眼攻击,但他竟觉得有些可爱。

“陈小姐,这位是你男朋友吗?好帅啊!”丸子头女孩强行夸了一波时远。

陈瑶顿时脸颊变红,急忙解释道:“不…不是,我们是普通朋友。”

然而,这样的表现在女孩看来就是还没捅破窗户纸而已。

女孩将目光投向时远:“先生,冰箱里有矿泉水和饮料。您要喝什么可以自取,我先去让设计把版图做出来。”

“好的。”

休息间里,陈瑶摆着红彤彤的小脸聚精会神地看着随手从桌上拿过来的宣传册。

一直以来,她从未在时远面前如此紧张过。自从李成凯那句话之后,她在面对时远的时候便愈发变得奇怪起来。

更让她羞愤的是,一向处于被欺压的时远好像和她的角色互换了。

从冰箱里取出两瓶矿泉水,拧开一瓶递向了陈瑶:“喝口水吧?”

“一会你看一下那个风格的logo你喜欢不,我个人觉得还是很不错的。”陈瑶接过水说道。

“你选就好了,你的审美肯定比我强得多。”

“我让你过来就是担心你会不会喜欢这个风格。合着你过来就打算当一个木头人吗?”

“……”时远正要开口。

突然,门口走进了两人。他们的谈话内容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刚刚那群监管局的人是去的徐氏吧?”

“对,我昨天和圈子里的几个朋友去喝酒。他们说今天会有一件大事情发生,我还以为是喝多了胡说八道的……”

“看来徐氏这颗大树是真的要倒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几个月前还如日中天的大公司,怎么说倒就倒…”

“呵呵,这种事情见多了也就习惯了。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内忧外患,不倒才有鬼呢!”

“也是……就是不知道徐氏这一下子跌倒谷底会不会出现上次那种破产自杀的新闻。嘿嘿…还有那位徐氏大小姐往后怎么办?”

“得了吧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就是破产,剩下的钱也够她荣华富贵。你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那是你十辈子也赚不到的钱。”

“唉,也就说说嘛……”

两人走进办公区后立即引发了菜市场效应,被团团包围住询问起了刚刚的话题。

“……”

徐氏真的破产了?这个消息让时远一时间有些恍惚。倒不是因徐盈雪而起的情绪,而是一个如此庞大的企业覆灭竟和他产生了因果关系。

如果当时北约没有捣乱,或许徐氏也就不会如此局面了。

与之相反的是一旁的陈瑶,她显得格外平静,似乎她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