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晨时

时远邀约成功后,体内洪荒之力具现。点了份外卖,再一次来到健身馆。

午夜未过,还在免费期的规定时间内。直接登上跑步机,开始发泄无处安放的精力。

连续长跑20公里后,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起来。缓缓减慢步伐,走下跑步机。

忽然门口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时远略微警惕了起来。毕竟张远山可还没去踩缝纫机呢,也不是没可能狗急跳墙先干掉自己。

找了个掩体,谨慎地望着门口。

不一会儿,一个黄色的身影乍现。带着个头盔,手提着袋东西,有些眼熟。

定睛,确认,美团小哥。

回到住处,红光闪烁的电子眼赋予时远安全感的效果。

兰博仍旧未归,不过以他的实力,时远还犯不着为他担忧。在时远心底有一种感觉,这家伙并没有他表面看上去那么安静。

……

第二日,时远在嘈乱声中醒来。

楼下小院方向传来很多人声:

“轻点轻点,来个人搭把手啊!”

“抬高一点!左边再高一点!”

“稳住!慢慢来!”

“……”

时远迷糊起身,拉开窗帘一看。xc90停在了院内,显然兰博回来了。而小院门口停放着一辆平板货车,数余名从事体力劳动的男子正在小心地卸着一件巨型大木箱。

而兰博则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时远确认了,这玩意大概就是他昨夜那500万的去处。

快速下楼,来到院门口。

“你这是买了什么玩意?”时远看向兰博问道。

“有用的东西,不好解释,回头弄好了你就知道了。”

闻言,时远没有再多问。钱都已经花出去了,难不成还能收回?

等着看效果就行了。

驻足停留了一会,上楼洗漱。

时间7点刚出头,完全来得及吃个早餐再过去接陈瑶。

下楼时,木箱已经卸下来了。货车也驶离了院门,不过又新来了一批人。几位都戴着眼镜,看上去像是技术人员。

和兰博打了声招呼后,时远便驾车出门了。

随便吃了个早餐,来到陈瑶小区门口的时候正好8点40分。

同时陈瑶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喂,我到你小区门口了。你是哪一栋?”时远问道。

“不用!我马上到门口了,你等我一下!”

电话匆匆挂断。

没一会,陈瑶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小区大门。

今天陈瑶穿着一条浅蓝色牛仔裤,将她那双大长腿展现得淋漓尽致。百搭白色T恤和小白鞋,有种干净清爽的感觉。

心境的转变让时远有了不一样的感官。

如果有这么一个女朋友,好像也很不错的样子,时远心道。

陈瑶四处寻找着那辆拉风的Svj,然而除了一辆白色的suv之外并没有其他车辆的存在。

“这混蛋难道是耍我吗?”她有些愤怒的想到。

见状,时远将车子开了过去。Svj实在太过耀眼了,所以今天出门选择了xc90,但忘记了陈瑶并不知道。

摇下车窗,在陈瑶诧异的目光下开口道:“不好意思,忘记告诉你换了辆车。”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尬聊着来到了南陵大学门口。

“你这地理位置选的不错嘛!”陈瑶惊喜道。再次来到曾经待了4年的大学,的确有一些难以表述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里承载了她很多的回忆,喜怒哀乐,一幕幕画面浮现。

毕业之后去往燕都之后每次回来也都是很短的时间,哪有时间故地重游。

时远沉默着跟随在陈瑶身后,让她好好舒缓一下情绪。他也曾有过这样的心境,自然知晓其中感触。

“粤味十足!?时远,你还记得胖叔吗?!”陈瑶惊喜不断,转过头兴奋道。

大学时,她跟着时远来吃过一次。后面便成了常客,那时候胖叔经常打趣他俩很有夫妻相。

陈瑶的性格自然是借题发挥捉弄时远,而后者则一脸无奈埋头干饭。

“嗯,我前几天还过来看望了胖叔。”时远点头道。

随后陈瑶快步走了过去,然而遗憾的是卷闸门关着的。

陈瑶才想起,胖叔一直都只做中餐和晚餐。早晨一般要到10点半左右才开门,食材都是在家中准备好载过来的。

两人就这样逛了一圈,途中陈瑶不断的惊叹,而时远必定微笑回复。

在旁人眼里,他们就像一对逛街的小情侣一般。

绕了一圈,回到起点。

带领着陈瑶走到了店铺,由外而内看去,里面已经换了副天地。

崭新的落地玻璃窗,大理石暗色地砖。整齐划一的棕黄色餐桌排成环列,吊顶设计得很浮夸。详情请参考著名画家梵高的〈星空〉。

而正中央有一个小圆台,上面用布盖着一件显然是钢琴的器物。

已经在做扫尾工作了,几个岁数颇大的阿姨在里面清扫尘土。

“小远子~你这品味不错嘛!啧啧……”陈瑶打量一眼后,笑嘻嘻道。

时远咖啡厅的设计难得的符合了她的审美。原先以为是那种很大众式的装潢,没想到有被惊艳到。

特别是那极具艺术的星空顶和对应的钢琴台。

时远微微一笑:“既然连你都认可了,那也就没什么需要改进的了。”

在他看来,陈瑶是那种趋近完美主义者。大学时,她无论是在对待学业或者其他方面都是力求做到最好。如果她都能认可的话,那么再改进就完全是浪费钱的行为。

这突然的马屁拍得陈瑶很高兴,随即问道:“什么时候开业?我让远在燕都的那几个闺蜜连夜打飞的过来给你捧场!”

虽然听上去有些夸张,但时远清楚,这事陈瑶还真干得出来。

记忆中,大学时陈瑶有一次为了吃上一口正宗的烤鸭,连夜往返了两地。

“还不确定,营业执照那些还没去办。正好我还没想到店名,要不你取一个?”

时远说出这话的时候有些心跳加速,这是他临时想到的决定。

而陈瑶在听完的瞬间便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干嘛让我来取名字?他是要告白吗?脑袋里闪过一系列乱七八糟的问题。

两人就这样干站着沉默了许久。

终于,陈瑶开口了。

“晨时,怎么样?”

“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