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窃听风云(求月票!求收藏!)

回到住处,小院内空荡荡的,显然兰博还没有回来。

换上睡衣刚躺下,手机传来提示音。

打开一看,是个V信添加好友的验证信息。

Ahir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头像是个卡通女孩,归属地是英格兰。

时远第一反应就是茶园女!

清纯甜美可爱女,爷爷种茶她卖茶。

原价每斤近万两,打折促销998!

本着时间宝贵的观念,他选择了无视。但转念一想,万一是认识的人呢?索性回复了句:“请问你是哪位?”

等待了一会,对方没有回信。时远的意识也变得模糊了起来,不一会房间内均匀的呼吸声响起。

……

陈瑶睡醒下楼后,发现桌上放着一盒披萨和一张纸条。

小瑶,我出去一下,晚一点回来。

打开纸盖,一股浓烈的榴莲味扑鼻而来。陈瑶露出惊喜,这是她最爱的榴莲披萨。

以往李娜姿都不太愿意让她吃,只因她的体质属于特别容易上火的那种。但凡吃一些稍微辛辣刺激性的食物,第二天保准牙龈肿痛。

陈瑶直接伸出小手,小心沾了一些芝士和榴莲混合的酱尝了一下味道。

“幸福的味道!”

将披萨放入微波炉加热,陈瑶蹦蹦跳跳地朝着洗手间走去。哭过之后很容易入眠,她下午便是睡了过去刚刚才醒来。

刷牙时,看着镜子里自己那略微红肿的眼睛,又想到了那个混蛋时远。

恶狠狠的嘟囔了句:“石原浓个大沙币!”

洗漱完,随意扎了个马尾,心情愉悦准备享受难得的榴莲大餐。拿上手套,从微波炉内取出披萨。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异响。下一刻,李娜姿推门回来了。

李娜姿皱着眉头,本能的脱下鞋子,走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陈瑶愣神了一会,随即放下披萨,走到了母亲身旁。

“妈,你怎么了?”

陈瑶的声音惊醒了她,李娜姿回过神:“小瑶你醒了啊,吃了吗?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李娜姿明显的心不在焉,加热过后的榴莲披萨散发出的味道“飘香十里”。若不是居住的是间隔很远的独栋别墅,隔壁邻居恐怕都要报警了。

李娜姿也反应过来,轻声道:“你先吃,我跟你说件事。”

随后,她站起身走到餐桌坐下,陈瑶疑惑地跟着过去。

尽管好奇母亲要说什么,但榴莲披萨的味道实在太香了。陈瑶将其六马分尸后,取出一块递向母亲。

李娜姿摇摇头微笑拒绝。

陈瑶也没坚持,她知道母亲一向不喜甜食,特别对榴莲很不感冒。她这个喜好随父亲陈国民,小时候父亲隔三差五就会带一颗榴莲回来。

咬下一口满满的幸福,还没来得及感受,母亲下一句话就惊住了她。

“小瑶,我刚刚去见了时远了。”李娜姿轻声说道,她觉得没必要瞒着女儿。况且,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嘴里的榴莲披萨瞬间就不香了。

陈瑶觉得很不可思议,母亲竟然会去见时远那个混蛋。在她印象里,李娜姿是一个极其温和并内敛的贤妻良母模版。

再加上陈瑶本身就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所以李娜姿几乎没怎么过问她的事情。

这突如其来的见面是什么鬼?!

“嗯。”

陈瑶尽可能不动声色地平静回道。

但做了她二十五年母亲的李娜姿在刹那间便看穿了陈瑶的伪装。

从小到大,陈瑶每次说谎和紧张的时候眼珠都会无意识地向下倾斜一定的角度。

此刻,就差些只剩眼白了。

“人很踏实,但是他还看不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你们两个虽然都已经成年了,但还没有丰富的阅历和如何相处的经验。感情不是一时的冲动,它需要考虑很多因素。”

“我并不是反对你们,但我希望你们能慎重的考虑这个问题。”

“妈妈觉得你们可以好好地去了解清楚对方,但一定要把控好尺度。这个很重要,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听到这,陈瑶脸上布满了红晕,羞怒道:“妈!你在乱说什么呢!”

话音刚落,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四只眼睛同时看向屏幕。

“时远混蛋”四个字清晰的显示在上面。

“……”

“……”

李娜姿仍旧是那副恬静优雅,就那样温和地看着陈瑶。

气氛变得沉默,仅剩手机的震动声还在倔强,不肯放弃。

片刻后,陈瑶抓起手机飞快朝着楼梯跑去。

独自坐在餐桌旁的李娜姿不禁苦笑地摇摇头:“哪个少女不怀春……接下去有得忙活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楼上。

陈瑶如同做贼一般轻轻地关上了门,反复确认没有窃听者之后才拿出手机。

回拨了过去。

“喂?”

电话被秒接了,那头传来时远的声音。

“什么事!?”陈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故意表达出不耐烦,但本能的选择了这种语气。

“额?”那边时远一愣,刚刚睡了过去,突然被陈浩然的电话吵醒。对方通知他,现在店铺的装修已经基本上尘埃落定。剩下的就是一些精修的收尾工作,询问他明天是否有空过去看一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挂断后,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陈瑶的身影,便有了餐厅那一幕。

陈瑶的语气让时远有种莫名其妙中枪的感觉,但还是开口道:

“那个,我的咖啡厅快要装修好了。你明天有空陪我一起去看一下吗?顺便给我提点建议。”

说完,时远竟有些紧张,忐忑不安的情绪在心中游荡。很久不曾有过的期待感令他紧紧攥着手机,耳朵无缝隙地贴合在听筒处。

对面,一股喜悦和雀跃同时在陈瑶心底滋生。木头发芽了,而且这次嫩芽朝向着她的方向。

陈瑶伸手捂住话筒,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

就在时远以为要被拒绝的时候,陈瑶回复道:“你不说时间地点,我怎么知道去哪里?”

“9点钟,我去接你吧!”

“嗯。”

“那…那就先这样,明天见……”

“嗯。”

“嘟…嘟…嘟……”

放下手机后,陈瑶忽然捂住嘴。脸上是憋不住的笑容,眼神里藏不住的喜悦,径直扑倒在床上……

殊不知,她的房门外,李娜姿正悄无声息地贴在门上,上演着上不了巨幕的窃听风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