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李家兄妹的晚餐

李成凯没有给时远拒绝的机会,尽管时远也没打算拒绝。

回到住处,刚踏入大门就有种奇怪的被监视感。抬头看去整个二楼屋檐处闪烁着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点。

同时时远发现他的近视眼不但好了,并且他好像具备了夜视的能力。眼内,那红光是一颗颗类似眼珠的摄影头。

“兰博这是在搞什么玩意呢……”时远疑惑地踏进了屋内。

刚进门,兰博如同鬼魅一般突然出现,面无表情道:“给我点钱,我还要买点东西。顺便把这房子买了吧,不然回头还得拆,很麻烦。”

兰博拿出手机打开了他的新办的建业储蓄卡,平举于时远正前方。

意图明确,理所当然。

时远嘴角抽搐了两下,然而还是打开手机银行道:“要多少?”

“先拿500万吧,不够我再找你。”

“什么?!”时远输入数字的手一颤,顿住,瞪大了双眼抬头忍不住爆粗口道:

“你特么是打算搁这造火箭吗?!”

下一刻,兰博思索片刻后,一本正经回复道:“那不够,如果是5000万能造出来。不过,不一定能突破大气层,但还可以回收再试试。”

“老板,你要试试吗?”

“没有,快滚!”时远核对卡号无误后点下了确认。他之前提前去柜台办理了安全认证,开通了大额转帐,所以每日单笔可以达到500万。

想到这,他狐疑地看了一眼兰博。这家伙是不是办理的银行卡的时候顺便咨询好了,卡准了额度要的钱?

遗憾的是,兰博一如既往的保镖脸,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转过去了,省着点花……”时远有些肉疼道。这是他至今为止花的最大的一笔钱,而且这笔钱是看不见去处的那种。

至于为什么他愿意给,很简单。

兰博要这笔钱的目的不难猜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用在他的安全防护上。

没有理由不给。

而兰博在收到银行收款信息之后,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变化。露出兴奋的表情,抬头道:

“老板,没什么事情就不要出去了。我去买点东西,屋子很安全。你只要在这里,我都能看得到。”

随后,他拿上车钥匙,兴冲冲地朝着小院疾步而去。

突然,时远脑子里出现一个问题,赶忙喊道:“问你个问题,你一拳的力量有多大?”

兰博脚步一顿,回头打量了一下时远,然后瓮声道:“之前能打100个你,现在50个吧。”

“你可以滚了!”

“好的。”

兰博登上xc90,车子轰鸣一声,疾驰而去。

50个我?你大爷的!我什么时候也变成了计量单位?

对于兰博的战斗力,时远当然是给予肯定的。但要说他能打50个现在的自己?时远绝不可能会相信的。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

他现在一拳700斤的力量,就是打虎的武松在他面前,他也敢做一次那西门庆。

看了眼时间,临近晚上7点了。

刚刚去健身馆测试完,身上再次变得黏糊糊的,还得再冲洗一下。

快速解决,换上了一套新购置的衣服便开上车子朝着云顶天宫别墅区驶去。

路上,碰上了一辆粉红色的法拉利488,看着竟有些眼熟。

随后在一处红绿灯,由于车道不同,并停了下来。当车窗摇下后,张菲儿那熟悉的脸庞出现。

时远刚降下车窗打算打个招呼,对面张菲儿已经皱着眉头来了句:“呸!渣男!”然后车窗缓缓升起。

绿灯正好亮起,张菲儿一脚油门便消失在了时远视线中。

随后喇叭声传来,从频率和节奏来听,不难推测身后的车主已经问候了他很多代先人了。

时远无奈摇摇头,轻踩油门继续前行。

抵达目的地。

别墅小院除了那辆熟悉的黑色大众之外,还停着一辆小巧的粉色电瓶车。

这车主应该就是房东大叔口中那个要见我的人。

大门敞开着,时远刚走到门口便闻到了一股扑鼻的厨香味。

进门后入眼的就是房东大叔,他独自一人端坐在茶桌旁沏着茶。而厨房那,一道女性的背影正在里面忙碌着,那香气便是从那传来的。

“远子,过来坐。”李成凯开口道。

时远走了过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凯叔,厨房里是?”

“我妹妹李娜姿,也就是小瑶的妈妈,今天就是她要见你!”李成凯含笑道,眼神带着几分戏谑之色。

时远一愣,小瑶显然指的就是陈瑶。那么问题来了,陈瑶的妈妈要见我?她为什么要见我?!

“大哥,人来了吗?”李娜姿的声音透过厨房隔烟门传出。

随后,李娜姿端着一盘青菜打开隔烟门走了出来,第一时间便看见了时远。

而时远同时也看到了她,端庄优雅知性,这三个形容词瞬间出现在时远脑中。

然后目光瞬间转移看向李成凯。

对面,李成凯表情似笑非笑,然后站起身:“走吧,吃饭。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啊……”

此时,时远已经意识到了今天这顿晚餐不是那么好吃的了。支棱起略微僵硬的身体,快速平缓情绪,然后走向餐桌。

“阿姨好!”时远率先开口道,他知道礼貌用语是绝不会出错的。

李娜姿微笑着点头回应道:

“你好,很早之前就听小瑶提到过你了。那孩子就知道胡说八道,小伙子长得这么清秀干净,哪里像她说的那样。”

时远尴尬地笑了两声,他大概能猜测到陈瑶那时候是怎么形容自己的。

无非是木楞,迟钝,不解风情,二傻子这种词。不过他也承认,当时的他差不多是这样。

“坐下吧,这给你。”一旁房东大叔递给了他一碗饭,时远急忙接过道了声谢。

刚坐下,对面李娜姿又递来一双筷子。

接过后,李娜姿见他迟迟没有动筷,便给他夹了几筷子菜。

三人沉默着吃了一会。

突然。

“小远,我这样叫你可以吧?”李娜姿柔声道。

“当然可以!”时远立即回道。

此时,李成凯径直起身随手拿了一包烟朝着门外走去。显然是想要让两人独处交流,也可能是为了减轻时远的尴尬。

“小远,你对小瑶是什么感觉?”李娜姿开门见山问道,她的表情略带担忧。

今天邀见时远这件事情是她深思熟虑,纠结了很久才决定下来的。其实她对于女儿的感情问题她一直秉持着顺其自然的想法,不过多干涉,把自己定位为最后考核的监督使。

然而,在事情真正来临的时候。李娜姿才知道这个事情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容易对待。担忧,害怕,烦躁这些负面情绪让她无法入眠。

所以就有了今天这一次见面。

而时远此刻眉头紧锁,双瞳无焦距地看着桌面。

见到这一幕,李娜姿知道这是时远在认真思索。因为这副模样她曾无数次在大哥李成凯和父亲身上看见过。

李娜姿也似乎理解了为什么大哥会如此看重时远的一部分原因。

时间悄然流逝。

门外,李成凯脚下多了三个烟嘴,他再次点燃了一根。

……

“阿姨,我要是说我对陈瑶完全没有感觉那就太虚伪了。”时远冷静下来后回道。

在刚刚那短暂的时间,他一直质问自己:如何对待感情问题?随后,他发现自己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

究其原因,是因为自卑!

曾经的他,是因为缺乏物质安全感,所以逃避。即便是徐小青的离去,他也很快就淡忘了。他曾以为是自己看得透,洒脱。

而就在刚刚的一瞬间,他看清了。什么狗屁的洒脱,那都是他自己在骗自己。

长期的物质自卑让他渐渐形成了精神自卑。突然的暴富改变了他很多没错,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精神自卑像一道无形的枷锁牢牢控制了他。不过,刚刚枷锁崩断了一节,余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阿姨,我不知道我和陈瑶以后会不会在一起。但时远能保证的是,如果真的走在了一起。我一定不会辜负她!”时远声音很轻,但语气里却是斩钉截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