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截胡人才市场(求月票!求收藏!)

临近4月份的温陵已经开始着手进入夏季,微风夹带了一声酷暑来临之前的气息。

xc90已经开回来了,并且现在时远和兰博两人正大包小包地往后备箱疯狂塞入。

购买了一大堆日用品和碗筷之类的东西,之前在李成凯那的宿舍内的所有东西都被时远抛弃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些衣服和一个三手电饭煲,还有一个制冷功能已经逐渐消失的冰箱。

后备箱塞满,紧接着就是后排座椅,满满当当的一车物资全部装载完成。

“估摸着人家还以为我们是在为末日来临提前做准备呢……”时远自我吐槽了一句。

因为车内除了几件厨具,其余全都是食物。当然,这些全都是兰博采购的。

另外他还采购了一些闭路监控摄像头,还有一些模具板和电焊工具。时远猜测兰博大概是要布置安全防线之类的。

坐在副驾驶,时远刚刚远程购置了一套席梦思满配床上用品。至于兰博,想来他也不需要这种虚幻的东西。

让兰博将自己送到温陵人才市场,让他自己回去处理一车的东西。

咖啡厅那,陈浩然早上发来捷讯。在施工队连夜加班的情况下,装修的进度条涨幅惊人,预计在一个礼拜后就能够交付。

当然,金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根据陈浩然发来的财务报表,就目前为止,110万已经掏出去了。

当然不是单纯的装修和设计费,里面还包含了一些昂贵的咖啡器材,这是从陈浩然推荐的一位从事这方面的朋友那采购的。

至于有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个问题。时远咨询过厂家,价格差距不大。

而装修目前大概也花费了60万左右。不过,陈浩然发来的现阶段装修的效果的确让时远很是满意,所以这钱花得倒也没那么心疼了。

时远也在网上发布了招聘了的信息,只不过电话打过来的大多数是人力平台的人员。这些“人力贩子”的资源是广泛,但质量属实有些堪忧。

他正好也没什么事,干脆就自己过来瞧一瞧。

温陵的人才市场基本上都是人力资源公司的天下。这些做着类似人口贩子行当的公司在招聘上的确有一手。

放眼望去,那无数的广告牌上的招聘信息写得那是天花乱坠。

看到一则时薪600元/小时的招聘信息,时远不由吐槽道:“也就卖身能赶上了……”

随后看到条件。

18~26岁,身材曼妙,五官端正……

落款:一代佳人夜总会

懂了!秒懂!

在这一方面的悟性,大多数成年男性都是绝世妖孽级别的。

深深看了一眼那几位正在应聘的年轻女子,时远不免叹一句:“服务业总是需要新鲜血液的。”

一边感慨着现在失业人数越来越多,一边寻找着目标。今天,他打算看一看有没有能截胡的对象。

逛了几圈,他锁定了几个招聘点。这几个点的招聘信息都是在餐饮业的范围,并且都有咖啡师的岗位。

在静候许久之后,时远锁定了一个目标人物。

那是一个年纪30出头的男子,五官深邃立体,颇有现阶段女生钟情的那大叔范。他手里还牵着一个3、4岁的小女孩,女有些瘦弱,脸上带着些许对周围嘈杂环境的恐惧。

从两人的面相不难看出这是一对父女。

男子的表情带着落寞,显然刚刚的面试不太成功。

“你好,能聊一聊吗?”时远上前道。

男子表情错愕了一下,回应道:“你好,当然可以。”

三人走到附近一家奶茶店坐下,时远给小女孩点了一杯柠檬蜂蜜水。男子和他都不想喝,便坐下直接切入话题。

一番交流过后,时远得知了男子的基本信息。

男子叫王腾,33岁,离异,女孩是他女儿。为何离异王腾没有说,但从他的表情来看,体验感应该极差。

王腾之前自己开了一家咖啡厅,生意还算不错。他本身就取得了咖啡师资格证,对于这个行业的运营模式和产品的了解度极高,并且在进货渠道上也熟门熟路。

这很符合时远对目前咖啡厅店长岗位的要求。

至于为何关门了他也没有明说,只是说是一些私人原因。但时远推断这件事情估摸着和他前妻脱不开干系。

王腾这样一个有丰富经验的咖啡师理论上应该很容易找到工作才对。可是刚刚面试过后的表情显然是不太理想,时远不免疑惑地询问他这个问题。

而王腾的回答也让他豁然开朗。

他被拒绝并不是因为要求的薪酬待遇过高,也不是因为时间上的问题。

而是他希望能够带着女儿一起工作。

这世上任何一个行业的所有公司老板都希望能够用最少的金钱换取最大的利益,当中自然也包含员工。

本身许多企业就不太愿意招收女性求职者,其原因就在于女性职员一旦结婚便会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家庭之中。

再说到生子,那更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产假期。一般的公司能养一个就已经不错了,多了可能就破产倒计时了。

更不要说王腾他要带女儿一起上班,这样的要求一般情况下很难被接受。

“6000元/月,这是试用期。一个月后我觉得没问题的话,转正8000元底薪,总营业收入的百分之一的提成。有问题吗?”

时远微笑道,顺便摸了摸王静恬的小脸。小女孩叫王静恬,性格和名字很贴切,从始至终都乖乖地坐在一旁听两人在交谈。

对面,王腾满脸地惊喜,急忙站起身来道:“没…没问题!我会好好工作的!”

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理论上不应该因为一份6000的薪资如此失态。但没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是多么复杂。

被离婚,为了偿还法院判决的债务将咖啡店低价转让。车子也低价卖掉,即便如此仍旧还背着近十万元的负债。女儿被判给了他,父女俩租在不足十平方的房子相依为命。

现在靠着年近古稀的父亲那点退休金资助,若不赶快找到一个工作,接下去可能连女儿上幼儿园的费用都付不起了。

可是女儿还小,父亲身体也差带不了小孩。放别人那他也不放心,可是带着女儿根本找不到工作。

此刻时远向他抛来的不是橄榄枝,而是救命的稻草。

确定之后,时远表示明天再来接他去店里看看,让他帮你看一下店内的布置有没有什么需要整改的地方。虽然设计方面陈浩然是专业的,但咖啡厅方面,王腾显然更加有话语权。

另外,王腾有些尴尬地向时远恳问能否提前预支一个月的工资。时远没有犹豫直接添加了v信转给了他,然后在王腾感激的目光下离去。

古人曹总说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如果自己眼瞎了,那就吃一亏长一智,6000元就当资助王静恬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