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恐女症?!(4000字)

逃离是非之地的时远开上车来到了温陵最大的汽车城。

这段时间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之前看那些二手车商在收购这些超级跑车的时候,那些明明已经购买了很多年的车辆,却只有一万多甚至几千的公里数。

跑车是真的除了装逼之外毫无用处的奢侈品。

底盘低,只能走城市平整的水泥路,过个减速带都得刹车踩到底。

油耗大,城区里堵车时家常便饭,随便踩几脚刹车轰两下油门,一包烟就没了。

空间小,用途更小。自己还好,之前是孤家寡人的,不需要考虑用途方面。

但现在多了个兰博,这就很头疼了。兰博是他唯一的安全保障,万一哪天再中个计岂不是完了。

这辆车就没必要买什么顶尖豪车了,对他没什么用处。一般来说,除非是做的生意需要车子作为牌面,否则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买豪车。

最典型的就是粤、闽、浙这三个地区,路上开个丰田的,没准身价过亿。

这次买车的重点在于空间大,安全性能高。

脑海里浮现出一款车。

沃尔沃xc90

这个牌子他一直都蛮喜欢的,在所有品牌里,沃尔沃被称之为世界上最安全的汽车,时远也一直这么认为。

当别的品牌用65公里时速去做撞击实验的时候,沃尔沃坚持用80公里的时速去做撞击。

别的牌子在25度室温下去做车内空气品质检测,它仍旧坚持用65度高温来检测。

当别人开始学习它的主动刹车,它已经开创了智能避让。

这个以安全作为信仰的汽车品牌赢得了时远这样的顾客信赖。

按着导航来到沃尔沃的经销商店铺内。

迎接他的是一位男销售,热情得让时远有点受不住。当然,他知道这全靠门口那辆svj的效果。

单刀直入。

“新款的xc90有没有现车?”

男销售显然经验不足,恍惚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道:“有!老板您怎么称呼?您要的是哪一个配置的?”

这倒是把时远问住了,他先前只是很粗略的看了一下这款车,但具体配置那些就没有过多的了解了。

“姓时,时间的时。你们这边哪一种配置卖的最好?”

男销售领着时远来到一辆珍珠白的xc90面前开口道:

“xc90分为汽油车和新能源两个版本,这款就是xc90的新能源版本,它是我们现阶段销量最好的。”

车子没什么好看的,之前在网络上都看腻了。时远直接道:“给我算一下落地价多少。”

“好的,您这边坐。”

时远坐下后,男销售拿出纸和笔,边说边写道:

“您看中的b6的xc90智逸豪华版,我们厂房的建议价是69万5900元。”

“我们现在有个优惠力度是减去15万900元,也就是54万5。购置税大概是4.7万,保险1.1万,还有个6500,包含了上牌、贴膜、脚垫……”

“直接给我个落地价和最大的优惠力度就行。”时远打断了他。

“我再给您优惠6000,60.5万,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大优惠力度了。”男销售立即回道。

但时远也不是小白,他很清楚一般出现最大优惠力度这种词,多数都是忽悠人的。

“60万,能卖就拿合同,不行就算了。”

“您稍等,我去替您咨询一下,这个力度我的权限不够。”男销售给时远倒了杯茶后便朝办公区走去。

时远记得曾经看过一档节目里面有提到过,这些销售说到咨询上级一般就是去休息室喝会茶,然后十分钟后再面露憔悴来句:幸不辱命或者无能为力。

果然,大概十分钟后。

男销售如同剧本里说的那样,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出现。

“时总,给您申请通过了。”

确定之后就成就很简单了,签合同,全款,完事。车子明天再载兰博过来开就行了。

临近中午,想着去看一下店面开始装修了没有,顺便到母校附近的老店吃点东西。

车子停在店面前,门口左侧堆放着一堆建筑垃圾,显然施工队已经开始着手装修了。

时远没注意到,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有一双疑惑地眼睛一直注视着他的背影。

进入店内,陈浩然带着安全帽和口罩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子说些什么,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桌椅和展示柜的位置和先前陈浩然发送给他的那张设计图好像不太对。

而那边,陈浩然忽然注意到时远的到来,急忙上前问候:

“时总,你什么时候过来的?里面灰尘大,我们到外面说!”

出到门外,陈浩然显得有些紧张:“我昨夜又调整了一下整体的布置结构,还没来得及和你说。我想着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自己掏钱给你重新弄。”

时远笑着回道:“没事,你是专业人士,我相信你的水平。”

他对这些旁枝末节的东西一向不会特别去计较,而且刚刚的布置看起来有种别具一格的感觉。

听见时远的回复后,陈浩然松了口气。毕竟他们这个行业也是服务类,而服务类顾名思义就是要客户满意。

像他这样在没有经过客户同意的情况下突然改变原先的方案是大忌。

即便他掏钱重装,那也耽搁了客户的时间,他刚刚和施工队说的就是打算弄回原来的布置。

随后,陈浩然拿出手机开始和时远讲解他昨夜做出的改变是参考了什么因素和优点。

半个小时,时远大致听懂了陈浩然的意思。

就是专业!

婉拒了对方提出的共同再探讨的邀请,时远朝着记忆中大学常去的那家小吃店走去。

“粤味十足”

望着这家熟悉的小店,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许多回忆。

店内还是那熟悉的老旧木桌椅,厨房就在小店大门处,是明厨。里面一个胖胖的大叔正忙的不可开交,边切菜边顾着煮到一半的砂锅。

“胖叔!豆腐火腩饭!”时远熟络地喊道。

“好嘞!”胖叔吆喝道。随后手上的动作一顿,抬起头来,惊疑的眼神看了过去。当看到了时远后,惊喜道:

“哈哈哈,你小子怎么来啦!一年多没看见你了,变成熟了不少啊!”

“我准备在这附近开一家咖啡厅,今天过来看一下装修得怎么样,这不顺便过来吃个饭,看一下你嘛!”时远笑着回道。

这家“粤味十足”几乎是他大学四年的固定食堂。味道好,价格实惠,再加上老板胖叔性格又很亲切,生意好得不得了。

就现在这个时间也已经满座了,还有不少外带的在等着。

“什么?你要在这开店?”胖叔惊奇道,但手上的活没耽误。

“对,赚了点钱。你了解我的,我没那么高的志向,我就想和你一样随便开个小店混日子就行了。”时远熟络地从厨房内拿过一把木椅坐在了厨房窗口前。

胖叔是羊城人,年轻的时候来到温陵打拼,后来取了个温陵老婆。但由于一次意外,妻子去世后他也没有再娶。无儿无女,因为妻子生前喜欢吃他做的粤菜,所以就开了这么一家小店。

而时远作为整整四年的老顾客,当然给胖叔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那感情好,以后没事的时候总算有个人聊聊天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胖叔本来想要给他开个绿色通道先做,被时远拒绝了。

很快,时远的豆腐火腩饭就做好了。吃下第一口,一如当年那般好吃,看来胖叔的手艺一点也没下降。

“胖叔,你这厨艺越来越好了!”

“快吃你的吧!”

时远记得,大学那时候,胖叔还特意给他另开小灶。做了很多粤系菜,不得不承认炎黄没有哪个地方的人比得上羊城人会吃。

他也很喜欢羊城那个地方,不仅仅只是为了听羊城人叫他一句靓仔,更多的是去那里吃一遍羊城人的美食清单。

网上不是流传着一个梗,羊城人喜欢吃隔壁的闽区人。

时远吃饭一向很快,低着头扒拉了几分钟便解决了战斗。刚刚放下筷子,抽了张纸巾擦拭嘴巴上的残渣,突然眼睛的余光中出现了一道身影。

“刚刚真的是你啊?”

时远定睛看去,是顾夕晨!

今天的顾夕晨穿着紧身牛仔裤,带着副圆框眼镜,添了几分知性美。

听顾夕晨这话,她刚刚就看见我了?

“好久不见!”时远微笑道。

每次看到顾夕晨他都会有种青春就应该是这样的感觉。相对于现在随处可见的科技美女,顾夕晨这样的淡妆纯天然要赏心悦目的多。

顾夕晨手里还提着一袋苹果和一些零食,看样子是刚刚购物完。

“你是来母校探师吗?”顾夕晨问道。上次和时远有聊到,得知了他曾经也是南陵大学毕业的学长。

想来他过来极有可能是回校探师,毕竟现在很流行毕业后回来探望老师。有的是单纯的尊师重道,来回忆曾经校园生活。当然也有不少是打着探望的名号,目的在于年轻的学妹学弟。

时远摇摇头,“我是过来处理点事情,顺便吃个饭。”

他当初的情况根本就没有时间和老师们打什么交道,再加上本身就比较沉默寡言。恐怕当时的那几位老师都快忘了他这号人了。

“喔,好吧。对了,我刚刚好像看到你走进一家正在装修的店面,那个人是你吗?”顾夕晨好奇道。

她记得那家店铺之前是一家快餐店,她还去吃过一次。味道还可以,但有个学生在那里吃饭过加料的蟑螂之后,生意就差了很多。

“嗯啊,我准备在那开一家咖啡厅。到时候开业通知你,记得过来捧场!给你打骨折的那种!”时远回道。

突然他想到,到时候店里肯定需要请服务员。南陵大学每年都会有不少勤工俭学的学生,自己全职的员工只需要请一个就可以,平常可以让那些贫困生兼职。

时远觉得尽自己能力能够帮助那些和自己曾经一样的学弟学妹算是对得起良心吧。

“对了,你有认识想要兼职的学弟学妹吗?我这到时候开业后需要几个兼职生,时间上可以错开课程。”

“你要开咖啡厅呀?”顾夕晨显得很是雀跃,“我就可以兼职呀!我课余时间都没什么事情,正好我对咖啡很感兴趣!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一个可不够。你再帮我找两个,要求就品行端正,贫困生最好!”时远回道。

顾夕晨来咖啡店上班等于平白多了一个流量招牌,这种员工他怎么可能拒绝。

时远这么一说,顾夕晨哪还会看不出时远的目的。不由对时远多了几分好感,心道:“这时学长还是个朴素又善良的富二代啊!”

两人初见那次,时远穿着那件蓝色上衣洗得都已经略微泛白了。而刚刚却开着一辆千万级别的兰博基尼。

要是换成别的车她还真不知道价格。偏偏这辆车她哥哥买过,然后转手就卖掉赚了100万还特意和她炫耀过,她才有印象。

千万豪车配上地摊套装以及帮助贫困生的举措,自然而然让顾夕晨产生了这样的认知。

“没问题,我认识学生会主席,她那里应该有贫困生名单。我一会回去就问一下,尽快帮你落实。”顾夕晨语气轻快,清脆悦耳的声音让人听着很舒服。

时远摆摆手,笑道:“那倒不用这么着急,我估摸着还得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够竣工。”

刚刚和陈浩然聊过,以他的设计方案,最快也要20天左右才能够交付。再加上七七八八的采购那些,一个月算是快的了。

忙碌了一中午的胖叔解下围裙,端着一盘水果走出来就看到了两人聊得正欢。

“远子,这位是你女朋友吗?”胖叔放下果盘道。

时远还没解释,顾夕晨已经率先道:“是女朋友,不过是那种普通的女性朋友!”

胖叔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笑呵呵道:

“女性朋友好…女性朋友好!女朋友不都是先从女性朋友发展起来的嘛!”

顾夕晨笑嘻嘻地接着道:“大叔,你是来打助攻的吗?”

胖叔懵然看向时远,显然他不能理解“打助攻”是什么意思。

时远尴尬道:“胖叔,我们就是偶然认识的。她和你开玩笑呢,没什么…”

时远觉得顾夕晨和陈瑶的性格很是相像,都是那种外表和性格完全相反的女生。古灵精怪的,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话就能呛得你无言以对。

随后两人告别胖叔,顾夕晨表示今后会时常带着小姐妹过来给胖叔捧场。这给胖叔乐得合不拢嘴,同样表示来了一律“打骨折”!

带着顾夕晨前去参观了她未来的工作地点,陈浩然还在那忙活,弄的灰头土脸的。

看到时远之后又打算和他探讨一下设计理念,然而在看到顾夕晨之后直接就修了闭口禅。站在一旁不知道在紧张什么,时远让他给顾夕晨介绍一下布置,他也是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直到顾夕晨走后,陈浩然才告诉他原因。

他有恐女症,越是漂亮症状越明显。这直接刷新了时远的认知领域。

怜悯地拍了拍陈浩然的肩膀,感叹道:“看来你找不到小结巴了,你只能做自己的小结巴……”

然后在陈浩然一脸疑惑下驾车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