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莫名其妙

时远再次醒来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多出了一段数十年的记忆。

那是一个和他外表性格一摸一样也叫做时远的钢琴家在另一个世界经历。

那个世界的像是一个平行世界,一切的发展和文明都和这个世界雷同。

在那里“时远”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从小被要求练琴。重复枯燥的练习了十来年的钢琴,但最终也没能成为享誉全国的钢琴大师。

唯一的好处就是,每次校园的活动过后,他都能拥有优先择偶权。

如今这个世界的时远也拥有了这个技能,虽然他已经离开了校园。

看了下时间7:33

昨晚昏迷过去也没有洗澡,于是拿上衣服就往浴室走去。

而另一边。

陈瑶起了个大早,或者说她昨晚几乎没有睡着,只是最后处于迷迷糊糊状态。

因为昨天舅舅回来后特意跑到了她家,告诉了她宴会上发生的一切。

最后也留下了一句:“徐来家那个丫头我见过。长得虽然比不上你,但也不差。时远那小子的性格很慢热,短时间是不会被攻陷。你若是真喜欢,还是尽快下手。”

徐盈雪和时远,陈瑶怎么也无法将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震惊。随后又夹着着一些莫名其妙的烦躁感。

也就是这股莫名的烦躁感让她更加烦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思来想去,在黑暗中拿着手机搜索了各种答案。

这些答案的统一说法就是:你喜欢上他了。

本来还只是烦躁的陈瑶一下子变得慌乱起来。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根木头?!

木头是陈瑶暗地里给时远取的别称。大学四年里无论她如何捉弄时远,时远都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这让她很是不爽,也就是这种不爽让她越是变本加厉的调戏他。

而后她出国留学了,也就逐渐断了和时远的联系。繁琐的学业都快让她淡忘了时远这个人。

没曾想,再一次和时远碰面之后会演变成如今这般场景。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对!我不可能喜欢上他!我只是觉得他们两个不搭而已!”陈瑶自言自语道。

随后走进浴室准备好好洗个澡让自己清醒一下。

……

此时,时远已经来到了楼下的沙县小吃点了份拌面扁食热门套餐。

今天是周日,路上只能看见大爷大妈的身影。现在多数的公司都是单休。基本上上班族也就只有今天可以睡晚一些。

快速吃完早餐之后,浑身变得暖洋洋的。三月的温陵还处于冬春交替的状态,早晨的温度一般只有20度左右。

沿海的地理环境让温陵的20度要比内陆的10度还要冷得多,这也就是南方人俗称的魔法攻击。

正想着顺便给兰博带上一份,突然发现兰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店门外。

“嗯?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你出来我就跟出来了。”

时远思索片刻后,便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兰博属于不能以常理推断的特种兵,如果自己都能察觉到他的踪迹,那还叫什么特种兵。

正想着,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显示着陈瑶。

脑海里猛然浮现出昨天中午两人约定好今天早上9点见面。

看了眼时间,8点40分,松了口气,划过接听。

“时远,你到哪了?”电话里传来陈瑶的声音。

嗯?陈瑶该不会已经到了吧?时远心中疑惑道。

“我在过去的路上了,大概10分钟就能到。不是说好9点钟吗?你怎么提前就到了?”

这不符合时远先前认定的女性标准出门时间。

没想到,他这句话却让电话那头的陈瑶变得激动起来。

“那还不是都怪你!嘟…嘟…嘟……”

时远还没反应过来,电话便被挂断了。这都什么鬼?!难不成我昨晚昏迷的时候夜游干了什么?

既然是和陈瑶见面,那带着兰博肯定就不合适了。而且昨天才刚得罪了张远山,照理来说他应该不会今天就动手。

否则那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这事我做的吧?

“兰博,我要去办点事情,今天不用跟着我。”

兰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然后转过身朝着酒店方向走去。

来到万象城,一眼便看到在门口等候的那道靓影。同样的,陈瑶早就听到了跑车的轰鸣声。

停好车后,时远小跑着跑向了陈瑶。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陈瑶瞥了他一眼,开口道:“昨晚做了次英雄救美的英雄感觉如何?”

“啊?”

“呵,渣男!”陈瑶冷笑一声,脸上表现出一副我早就看透你了的表情。

再一次被套上渣男头衔的时远是真的很无语,他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会被冠以这个名称。

“我是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再说?”时远环顾了一圈小声道。

周日的万象城人也不多,两人的出场和形象本就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刚刚的对话又再一次勾起众人的好奇心,周围不少人都竖着耳朵在等下文。

陈瑶也看到了这一幕,脸色出现了些许红晕,显然她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因为刚刚她的所作所为很容易被误解为情侣间的争吵。

来到4楼的一家甜品店坐下,时远道:“你要喝点什么?”

“哼!”陈瑶冷哼一声,“随便!”

见状,时远只好随便点了2杯招牌热饮,回到座位。

“陈大女神,你能直接告诉我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吗?为何我要被冠以渣男的身份?”时远认真问道。

这个问题,今天要是不问清楚,恐怕他往后都摆脱不了这个头衔。

闻言,陈瑶先是突然气急,然后深吸一口气:“你昨晚说有事情就是去反对徐盈雪的婚事?”

时远一愣,虽然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传出去被不少人知道。但这件事情好像和渣男没什么关系吧?

“这个事情说来复杂,但绝不是你听到的那样。简单来说,我也是受害者。”

“你也是受害者?!”陈瑶质疑道。

人家宣布订婚宴,你当场反对。现在跟我说你也是受害者?

时远点点头,平静道:“反对不是我的意思,我也是不知情的情况。具体到底是为什么,我也不清楚。总之,那不是我的意思。”

听到时远的解释,陈瑶有些将信将疑。以她对大学时期的时远的了解,她也觉得这件事实在有些离谱。

而就在这时,两个身影从饮品店对面的走廊路过。

“小雪!你看那个背影像不像时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