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好奇害死猫(求收藏,求月票!)

宴会接近尾声的时候,李成凯打了声招呼说要和老友叙旧让时远自己回去便消失了。

期间徐来找到了他,简单的聊了几句。无非是想要知道时远和女儿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而时远当然是如实禀告。

让时远没想到的是,徐来在临走前笑着点点头来了句:“男孩子要主动一些!雪儿那性子慢热,多追追还是有机会的!”

留下凌乱的时远一人在原地陷入迷茫。

“和你未来的岳父大人聊得怎么样?”

一段时间不见踪迹的北约又冒了出来。这下时远总算找到了宣泄口,抬起左脚就朝着北约屁股袭去。

然而一脚扑空也就罢了,差点还给自己摔了。

“嘿嘿!你可不是兰博,我要是让你都给踹到了,我这20年的功夫岂不是白练了?”北约贱兮兮道。

但他没想到,这句话给时远提了个醒。

“兰博!干他!”

……

宴会结束,北约硬是蹭上了他的车,理由是要再次感受一下超跑的气息。

他的拉法和车库已经被暂时性封存了,家里给配了一个司机,开的是黑色辆奥迪a8。

兰博就坐在那辆车上。

“我晚上的12点的机票回燕都,你要不要一起去玩一下?”北约开口道。

这回过来温陵本身就是为了来这个宴会走个过场。现在事情完结了,家里开始催促他回去。

“这么着急?”时远有些诧异。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北约叹口气接着道:“来了一礼拜,啥也没干,倒是做了回月老。你说我这人怎么这么热心肠?我真是太伟大了……”

本来这厮不提到这茬时远都快选择性遗忘了。这一提起,脑瓜子就又嗡嗡地疼起来了。

这事往大里说就是卷进了一个他现在还无法承受的大漩涡里,张家父子已经彻底把他记恨上了。

这是儿子还没弄过就越级搞他老子去了。这打过竞技类游戏的都知道,你1级就越塔的话,十有八九是被反杀。

特别是张远山这样的老江湖出手可不会像张三那么简单粗暴。

往小里说呢,也就是安慰自己的说法。反正早就得罪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时远到现在还没能明白这胖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说没有目的你信不信?”北约随口道,“非要说个目的的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北约想的很简单,那一刻,他就想要破坏掉这场让他很不舒服的联姻。这是他对这种强制性的模式的一种深恶痛绝,并没有抱着其他目的。最多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么个美女要是让张三那种废物拱了,想想都吃不下饭。

时远也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事已发生,况且他也没有吃什么亏。

“等着把我那家咖啡厅弄好了再去燕都走走,你好好规划一下到时候给我做回导游。”

“你真的开了一家咖啡厅?!”北约惊讶道,他一直以为时远只是随口那么一说。

“我骗你干嘛?我都准备装修了。”时远认真道。

刚刚宴会的时候,陈浩然已经画好图纸发给他了,他粗略的看了一眼觉得还不错。想着晚点回去确认一下就可以着手装修了。

“好吧,看来下一次来温陵有免费的咖啡喝了。”北约随口道,他觉得这可能是时远独特的爱好吧,就像他喜欢干饭一个意思。

随后他低头看了眼时间,“就在这停车吧,我们燕京见!”

“好,一路顺风!”

北约下车,换上兰博,一路无话回到了酒店。

洗漱完毕,躺在了席梦思床垫上,脑海里的思绪飘零。

短短两个礼拜,他的生活简直天翻地覆。若不是白日被殴打后身上还隐隐作痛,他大概又得掐自己两下来确认真实还是梦境。

每日任务上线,抖音记录他人的美好生活!

广告界面刚关闭,下一刻。

钢琴和吉他哪个乐器更高大上?

A.钢琴

B.吉他

时远看着屏幕上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选项,这是要获取新技能了?

不过,他自小就没有什么音乐细胞。对这些乐器就更谈不上了解了,在他的印象里吉他是很常见的乐器。

就比如,他大学的四个舍友基本上都会来个53231323。尽管看上去很低级,但弹起来对一窍不通的人来说,还是很惊艳的。

所以时远快速点击了选项A。

因为弹钢琴的,别的不说。单单就演奏的逼格来看,看起来就要高不少。

而且国际上出名的也就那几位钢琴大师。时远倒不是说吉他大师不厉害,只是他这种门外汉是真没听说过几位。

然而还没等他多想,大脑传来一阵刺痛。随后便倒在了床上,陷入了昏迷。

……

万象城,还是那家湘南小厨。

今天的店内坐满了人,且几乎都为男性。他们的视线时不时的朝着收银台方向瞥上一眼,似乎那有什么宝藏一样。

画面切到收银台。

原来是紧贴着收银台左侧的餐桌坐着两个大美女,正是张菲儿和徐盈雪。

“菲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徐盈雪少见的露出急切的表情询问道。

对面的张菲儿眼冒金光地一直打量着她,并且时不时动手骚扰。

“小雪,你今天穿的好有诱惑力啊!我要是男人我现在就要把你带回家,嘿嘿嘿!”

对面的徐盈雪今天穿这一身黑色OL制服,本就御姐范十足的她配上这身装扮,杀伤力翻了不止一番。

这也是小店今天为何爆满的主要原因,记得有位老大爷曾经说过。

“我每天都要看妞。没有别的想法,只是为了让自己心情愉悦。”

不得不说,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快点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徐盈雪早已习惯这个闺蜜的好色本性,懒得搭理她。她现在只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晚,张菲儿刚给她打完电话没多久父亲徐来便回来了。父亲回来后整个人给她的感觉像是回到了10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时候。

父亲只是温和地跟她说了一句:“对不起,之前是爸爸魔怔了。往后爸爸再也不会用你们来做筹码了。”

然后在徐盈雪愣神中留下一句:“那个时远我见过了。人还不错,不是那种花花肠子,你可以好好了解一下。”

徐盈雪一夜未眠,无数次拨打张菲儿的电话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然而,张菲儿就是不告诉她,留下明天9点万象城见之后便关机了。

“昨晚啊?那发生的事情了就多了……”张菲儿故意拉长了尾音,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吊胃口。

见状,徐盈雪气急伸手打了她一下威胁道:“快点说!不然我就把你那个秘密告诉王思言!”

两人打小认识到现在,她手中怎么会没有几个张菲儿的把柄。王思言是张菲儿的老公,两人是大学便开始谈恋爱一直到结婚。

而王思言一直以为是自己追的张菲儿,只有徐盈雪知道,那无数次偶遇都是事先两人算计好的。

“啊啊啊!不要说!我告诉你就是了!”张菲儿急忙说道,脸上演绎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说吧!”徐盈雪早已免疫。

“咳咳!”张菲儿清了清嗓子,脸上露出浮夸演技开始道:

“昨夜,那张老狗登台宣告你与那张小狗的婚事!本姑娘于台下听得目眦欲裂,正要一怒为红颜冲上去与那老狗鱼死网破!”

“闭嘴!说人话!”徐盈雪捂着额头无奈道。

“额……张远山刚宣布你们的订婚日,台下就传来一句:我不同意这门亲事!”说到这,张菲儿眼睛一转,看向徐盈雪。

此时,徐盈雪表情极其丰富。小嘴微微张开,瞳孔明显缩小,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然后呢?这句话是时远说的??!”

“那你希望是谁说的呢?”张菲儿语气揶揄反问道。

话音刚落。

“啊!”张菲儿惨叫一声,因为徐盈雪伸手掐了她的腰间一下。

这声娇哼瞬间引起店内一片骚动。

两人赶忙低头,徐盈雪低声道:“你要死啊!叫那么大声!”

“你不掐我,我怎么会叫!”张菲儿反驳道。

片刻后,感觉到周围的视线都收回去后,徐盈雪皱着眉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这回张菲儿也老实了,开口道:“是一个胖子说的,不过他自称是时远的兄弟。然后说时远喜欢你,只是还没来得及去徐叔叔那提亲。”

说完,她看向徐盈雪。只见徐盈雪皱眉,目光盯着桌面似乎在出神。

时远喜欢我?徐盈雪在脑海里努力回忆着大学四年里关于时远的信息。然而无论她怎么搜寻,也只有短短的几个片段。

这几个片段都是在听闻时远和陈瑶的谣言之后才留下的。

脑海里关于时远在大学里的记忆似乎就没有。

“雪儿我跟你说,那个时远可不简单!那个胖子可是说时远是李成凯的接班人,而且当时李成凯也在现场。他没有反驳这件事,这就是默认了。那可是李成凯啊!”

张菲儿激动道。

在江北有两个传奇。

一个是长藤资本的张远山,这个白手起家的泥腿子用了二十年时间。从一个街头瘪三混到地下老大,再洗白摇身一变成为现在光鲜亮丽的长藤资本董事长。

而另一位就是李成凯,这位李大鳄是真正的传奇。前二十年从政,平步青云到了江北一把手。

就在所有人都仰望期待着这位大佬会走到哪一步的时候。他突然退休了!随后用十年的时间从商,一路高歌猛进又做到了南方龙头企业。

然后就消失在了世人的视线中,这一消失就是5年的时间,直到今日又出现在了大众视野范围。

在多数人眼里,张远山根本没资格和李成凯相提并论。但总归要从矮子里面选个高个的,没办法也就只能是他了。

“嗯…”徐盈雪平淡地应了声。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时远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时远这一年多的时间经历了什么?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开始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徐盈雪不知道的是,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心的时候。

往往就是猫被害死地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