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最佳编导北约(求月票!收藏!)

万众瞩目下,时远尽量摆出一副稳如老狗的模样,实则心里早就慌得一批。

这胖子是在搞什么?

时远隐约间似乎猜到了刚刚北约问他的那几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不过!我回答的不是很正常吗?到底是特么的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厅内的吃瓜群众好奇的四处打听两人的来历,结果一无所获。

来自燕都的北约是什么身份自然不是谁都能知道的。至于时远,就算他自我介绍一番恐怕大家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张远山当然是知道北约身份的人之一,他凝重和疑惑地看着这个来自燕都北氏的太子爷。

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哪里得罪过北氏的人。难道这位也喜欢徐来那位掌上明珠?可是,前些年北氏举办的那场联姻众所皆知,再说北氏也不可能瞧得上一个徐氏集团。

还有一个可能,这徐盈雪是这胖子的老相好。但无论是哪一个可能,他张远山今天这个脸恐怕是保不住了。

恨恨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徐来,暗骂道:“好你个徐老狗,合着是已经找到了一尊大佛,今天特意来消遣我了是吧?怪不得说徐盈雪今天身体不舒服出席不了宴会,我看是下不来床了吧!”

张远山越想越气,恨不得当场就动手给徐来几拳。

而徐来更是一脸懵逼,他心里同样无比震惊。北约的身份他也是知晓者之一,但从未听女儿说过和燕京北氏有过交集。

他脑海里的想法和张远山截然相反,徐盈雪和北约之间的不可能是男女关系。他自己的女儿什么脾性他最清楚,女儿不可能会喜欢北约这类型的。

这极有可能是女儿叫过来捣乱的,同时心里变得无比失落。

因为徐氏目前面临的问题在燕京北氏面前只不过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而女儿既然认识北氏的太子爷却没有开口告诉他们,这代表着他们父女之间的矛盾已经极其严重了。

全场都在等候北约下一句话,期待着更加火爆的大戏。

只见北约伸手指向身后强装镇定的时远,“我反对不是因为我反对,是我兄弟时远反对!”

我能告辞吗?时远现在恨不得拿出手机立刻刷到一个能够用脚趾扣出一条地下通道的技能。

干笑两声,正要开口解释:“不……”

北约早有准备,直接打断了时远,义正言辞大声道:

“不同意!对!就是不同意!我兄弟和徐总的女儿大学四年朝夕相处,只不过还没来得及上门提亲就被张总截胡了。”

“我兄弟虽然没有长藤资本那么家大业大,但也不比张总差多少!开的是千万超跑,住的是亿万豪宅。人长的不说赛过潘安,但当个小鲜肉绰绰有余!”

北约越说越起劲,伸手又是一指。

全场目光跟随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

吃瓜吃得正起劲的李成凯脸色一黑,因为北约的指尖和他成平行正对方位。

“李大鳄,李成凯大家都不陌生吧!?”北约激昂道,他已经临时想好了剧情的龙套角色。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这事还牵扯到了李成凯?!

李成凯和时远进门以后没一会就分开了,他们自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

北约很满意众人的反应,接着道:“我这位兄弟可是李大鳄的未来接班人!?这个身份应该不比张总的公子差吧?”

焦点再次聚集在了张远山身上。

被当作工具人使用完后被抛弃的李成凯脸上再次露出微笑,能看这么一出有意思的大戏,客串个龙套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根搅屎棍搅不动江北这个粪坑,那就两根怎么样?北约和时远相识是李成凯意想不到的,但这偏偏又和他的目的达成一致。

意外之喜啊!

“自…自然不差,我儿怎么能和李大鳄的接班人相提并论……”张远山强笑地回道。

脸是丢了,但还不到撕破脸皮的程度。混迹了这么久,他这点忍耐力还是有的。张远山深深地看了一眼时远,将这个年轻人的面孔记在了心底。

“徐总,我这兄弟符不符合你心目中的女婿形象?”北约将问题抛向了另一位主角徐来。

徐来的心情在刚刚短短的一分钟里,就像坐了一趟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这会被点名后才缓过神来,脸色复杂道:“罢了,只要雪儿喜欢,我都可以。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去处理吧。”

就在刚刚,徐来幡然醒悟到,一个硕大的徐氏集团什么时候需要他用卖女儿的方式来挽救了?

如果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徐氏集团存在与否又有什么意义。

建立集团的初衷就是为了赚取更多的金钱让家人过得好,而现在的做法已经本末倒置了。

北约转过头对着时远眨了下眼睛,那意思不言而喻,大概就是: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时远忍住冲上去邦邦给他两拳的冲动,这下子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张远山最后看他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虽然有了兰博的保护让他安心了不少,但这一切本来就与他无关,全靠这死胖子强行拉扯了这一波仇恨。

张远山一言不发地从台上走了下来,随后面无表情开口道:“张某家里煮着一锅红糖水,方才忘记关火了,先失陪了。”

张远山的离去后,厅内瞬间就成了菜市场般的情景。

众人交头接耳谈笑起来,随后像是商量好了一般轮流前来和时远打招呼,递名片。一时间,这场宴会宛若是专门为了时远而举办的一样。

对众人而言,结交一位时远等同于结交了李成凯和那个神秘的胖子。

大家都是人精,虽然没能打听到北约的来历,但从张远山和李成凯的反应来看便知道这个胖子绝对不简单。

至于时远到底是不是李成凯的接班人,有谁会在乎这个呢?接班人只要没登基随时都能换,他们在乎的只是不成为敌人就可以了。

这种只要张嘴说几句话,递给名片就可以的事情。百利而无一害,谁会拒绝?

忙着不可开交的时远没有注意到在角落里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是张菲儿,她眼神里充斥着震惊和欣喜,然后拿起手机朝着大门走去。

“喂?!雪儿!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做梦都想不到的好消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