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宴会(二)

北约拉着时远朝着厅内的甜品区走去,隐约可见一个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站在那儿。他手里还捧着一盘糕点,正大快朵颐中。

等等,这套衣服怎么有些眼熟?

时远有轻微的近视眼,但当距离男子仅剩5米左右的时候,他看清了男子的脸。

因为男子也瞧见了他。

“兰博?!”

“嗯?怎么了老板?”

“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

“……”

时远转过头,眼神带着询问。只见北约方讪讪地搓搓手,“我觉得他挺符合宴会气质的,就带他进来了……”

遗憾的是,兰博显然是个老实人。

“他说谎,我是挟持着他进来的。”语气很平淡,甚至还不忘吃一口手上的蛋糕。

“……”

“你这个员工转给我怎么样?”北约面不改色的试图转移话题。当然,他想转移话题没错,但他问的问题也是真的。

兰博是他迄今为止遇见过,最强大的战士。之前他和时远说的,吃得多所以力气大,只有吃得多是真的。

他打小就入伍参加训练,以古法药浴练体才有如今的力量。至于体型,那是天生加后天努力练就的。

“不行!”回答的不是时远,而是兰博。

北约想过被拒绝,但没想过是被兰博拒绝,他语气不善:“你是怕我没钱支付你的工资吗?”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外人这么直接的拒绝,难免心生不满。

“你太弱了。”兰博眼神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你的意思是时哥儿是个隐藏的大高手?!?”北约死死地打量着时远,试图从他身上发现高手的气息。

莫名中枪的时远还没来得及开口,兰博的声音便又响起:

“他是我老板。”

“我也可以做你老板,时哥儿开多少钱?我开双倍!不,十倍!”

“你太弱了。”

这个回答太具有侮辱性了,北约气得满面红耳赤,要不是知道打不过兰博,他已经撸起袖子上了。

见状,时远只能开口道:“北约,兰博是我一个远房亲戚。你就别折腾了,再说我也很喜欢他。”

“行,时哥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北约顺阶而下,他看出来了,这兰博莽得很。摆明了是那种一根筋的家伙,认定了谁就不会背叛。

想到这不由羡慕地看了一眼时远。

突然,一阵调试麦克风的电音响起。

“滋滋滋……”

位于宴会大厅中间的一个小高台上出现了一个矮小的中年男人,在其身后还有一个30左右的青年人。

“各位来宾朋友,大家晚上好!”

“啪啪啪……”整齐划一的掌声响起。

“那个就是张远山。”陈阿森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三人身旁。

北约转头瞥了一眼,兰博从路过的服务生手上又夺过一盘水果继续干饭,唯有时远回复道:“那后面那个是谁?”

他感觉张远山和他背后青年面相有些相似,但不是听说张三没有兄弟吗?

让时远始料不及的是,北约注视着高台开口道:

“张三的野哥,张扬。传闻是九姨太生的,但张远山的姨太排行有些乱。具体是哪一位生的无法确认,但瞧他那逼样,肯定是亲生的就是了。”

“嗯,我觉得也是。”兰博应和道。

随后,北约转过头:“我听说了,你和他那个废物弟弟有刮擦。嘿嘿,我估计用不着你出手,他这个野哥早晚会弄死他。”

忽然,几人感受到一股凛冽的杀气升起,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老板,要不要干掉他?”兰博放下手中的果盘,面无表情问道。他语气仿佛像是在说杀一只鸡一般简单。

“闭嘴!”时远怒骂一声,然后干笑道:“他脑子不太好使……”

然而,这个理由怎么可能骗得过长期混在军伍中的两人。

北约目露凝重地看了眼兰博,刚刚那股杀气他很熟悉,他只在部队里一支特殊作战小队的成员上感受到过。

那是长期在死亡边缘游荡的人才具备的气息。看来,这位看着顺眼的时哥儿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一旁陈阿森好奇地看了一眼兰博,他和北约一样,知道这股杀气意味着什么。心想,这时远到底是什么路子。

李成凯,江北曾经最耀眼的权力新星。

时远,一个突然出现身份不明,随身带着一个疑似特种兵王保镖的年轻人。

燕都北氏,炎黄最传承最久远的几个家族之一。

三个点串联在了一起让陈阿森脑袋里有些乱糟糟的感觉。

三人很默契的不再谈及这个话题,谁都有秘密,谁也不愿自己的秘密被拿出探讨。

高台上,张远山声情并茂地演讲着那套老旧的说辞。大抵就是合作、共赢的场面话。

这时,一个服务生凑到陈阿森耳边说了几句话。

“抱歉,要失陪一下,我有点事情要处理。”陈阿森脸色有些难看道。

“没事,你忙。”时远有些好奇发生了什么,不过两人的关系还没达到可以询问的程度。

陈阿森抱歉地点点头,然后匆忙离去。

待陈阿森离去后,时远忍不住问道:“北约,你好像不太待见陈阿森?”

这个问题刚刚他就想问了,北约自始至终都没有和陈阿森说过一句话。显然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不友好的事情。

陈阿森的身份背景不简单是肯定的,而他被北约如此无视也没有一丝不忿,这就很值得深思了。

“倒也不是,只不过那家伙我看着很不顺眼。而且他和那个张扬都是一丘之貉,城府深,满脑子阴谋诡计,我不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

时远听完没有出声,北约的理由很奇怪,但又很简单易懂。这是底气,只有达到一定高度的人才能够如此随性。

从陈阿森的表现来看,他显然是知道北约的背景的。

“北约,你到底什么来头?”时远直接问道。虽然和北约只有短暂的相处,但不难看出他是个不需要拐弯抹角交谈的人。

这种人,你问,他想说自然会说。反之,他也不会因此改变对你的看法。

“这个问题我自己说有些复杂。你背后那位李大鳄可能比我说的要清楚一些,反正开头不小就是了。哈哈哈……”

北约笑道,随后看着时远道:“我对你的来头更感兴趣!”

时远一愣,我能有什么来头?看着北约那一脸好奇的模样,苦笑道:“我说我是一个未来的咖啡厅老板你信不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