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宴会(一)求月票,收藏!

身上的伤只是轻微的淤青红肿,挨打的时候护着脸,没伤到。想来过几天就好了,也就没打算去医院了。

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剩下的也没什么东西就扔这了。

回到酒店,放下东西后决定带兰博去购买一些用品,顺便也给自己买一套晚上参加宴会的服饰。

毕竟这个社会,第一眼的印象很重要。除开相貌,大多数人看的就是穿着了。

秉持着男性购物极速的传统,两人在万象城仅花费半小时便结束了战斗。顺带将车子开回来了酒店,在酒店一楼的自助餐厅吃了一些。

时间来到6点钟,时远洗了个澡换上衣服准备去接李成凯。

打开门却看到同样穿戴整齐的兰博现在门口,身上穿的是他自己挑选的一套黑色西装,看上去已经有几分职业保镖的模样了。

“你这是要出去?”时远诧异的看向他。

“不,是你要出去。”兰博面无表情回道。

“我不是跟你说我要去参加一个宴会吗?你不合适去,而且我的车也坐不下三个人。”

时远心想,明天租房的时候得顺带去买辆正常的车了。svj好看归好看,但毫无实用性可言。

“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我自己能跟上。”

“行吧。”叹了口气,时远也不打算纠结这个问题了。

坐到地下室开上车子朝着云顶天宫驶去。

时不时看一下后视镜里有没有尾随车辆,第一是担心第二轮的袭击,第二是好奇兰博如何跟随。

一路安稳抵达目的地,门口的安保人员沟通之后打电话确认才放行。毕竟是顶尖住宅,倒也正常。

见到李成凯,他又梳理了上次聚会时的大背头,配上一件薄风衣,颇有种中老年赌神的风范。

上车后发给了时远一个定位信息。

“这车卖相太张扬了,坐着也不舒服,视线都在别人屁股那里。你们年轻人怎么喜欢这玩意?又贵又不实用,还不如猪肉荣那辆破五菱!”

李成凯坐进车内后便絮絮叨叨数落着这车的毛病。至于猪肉荣,时远记得是之前宿舍的一位杀猪大叔,时常和李成凯坐在楼下泡茶。

时远选择沉默对待,这糟老头除了喝茶的快乐,哪里懂得泡妞的乐趣。

一路上闲聊了几句,多数都是无营养的侃聊。中途时远询问宴会的事,李成凯简单回了句到了就清楚了。

顺着导航开到了一处时远从未来过的巨大庄园。

铁门开着的,放眼望去庄园前方的喷泉池已经停靠了众多豪车。他这辆SVJ在这里也显得没那么耀眼了。

随便找了个位置停下,两人刚下车立即就有几个年轻人围了上来。

领头的是个30岁的青年,寸头浅蓝西装,有股军人的硬气。

青年看到李成凯后,瞳孔明显一缩,随后恭敬一礼:“李叔!”时远见状暗暗称奇,这一礼颇有些古风韵味。

李成凯微微颔首,含笑道:“是阿森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腊月便回来了,请了个假,总觉得过年还是在家里过才有年味。”青年露出微笑,小麦色的皮肤有种特别的魅力。

随后将目光转向时远,“这位朋友有些面生啊!”

一旁李成凯只是面带笑容站着,显然没有介绍的意思。

见状,青年轻笑道:“陈阿森,叫我阿森就好。”

“时远,你好!”

陈阿森颇具深意地看了一眼时远。最近圈子里的热点话题就是长藤资本的张三被一个叫时远的神秘人物搞得灰头土脸。

眼前的年轻人大概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和张三有过节那群人,最想结交的首选。也是陈瑶那群追求者最恨不得取而代之的人。

随后在陈阿森的带领下,一众人走进了庄园,刚踏入大厅,扑面而来的是纸醉金迷的气息。

厅内来往的每一位,人手一个红酒杯,嘴角带着优雅的笑容,从容地在厅内穿梭。这样的氛围,让时远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胸膛,让自己显得更挺拔一些。

注意到时远动作的人有两位,一位是李成凯,他仍旧保持着微笑。

时远这个肢体语言在他看来很正常,一个从未参加过这类型活动的年轻人,若是表现得老神在在,那才不正常。

时远会不会出糗他不在乎,年轻人出出糗也不是什么坏事。再说,他自己把时远领进了门,往后如何发展就要靠时远自己了。

还一位便是时远刚认识的陈阿森,他的表情有些疑惑。心说,李叔带来的到底是什么人?时姓,记忆中没有姓时的大家族,而且这家伙看上去怎么有点愣头青的意思?

随即走向到时远身旁,“第一次参加?”

时远坦然地点点头应了声“嗯。”,这没什么丢脸的,自然也不需要隐藏。至于可能因此被陈阿森看低,那更是不需要在乎。

那种朋友,有无有何区别?

闻言,陈阿森脸上没有任何波动,笑了笑:“那就正常了,人人都有第一次嘛!我带你溜达一圈认识些新朋友?”

陈阿森自然不会因此看低时远,要知道,那可是李成凯放话要保的人。但凡有脑子的,就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好!”

忽然,两人同时转过头朝着同一方向看去。

“时哥儿!!?”

一个白净胖子出现在两人视线中,正朝着他们跑来。

“北约?!”时远一愣。这胖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随后想到他那辆拉法后,便释然了。

而陈阿森就没有时远那么平静了,他先是看了看时远。然后盯着北约的脸庞反复确认后,脸色变得复杂起来。

他认得这张脸,应该说,全场人除了那些个名媛之外都认得这张脸。

北约的出现同样也引起了李成凯的注意,他眯着双眼,嘴里小声道:“燕都北氏?!这小子还有多少秘密……”

作为当事人的时远自然不知道两人的心理活动,北约的出现对他而言只是一个突然的惊喜罢了。

北约跑到他身前后,大笑道:“我那天就有预感!没多久又会碰见你,果然如此!”

他大手一挥拍了下时远的肩膀,险些又给时远干趴下。

“意外!意外!忘了你这身板受不得力!”

“看样子你这身皮是保住了!”

时远揉着肩膀活动了下,心道,这胖子的手劲也忒离谱了些,这一巴掌要是拍在女的身上,恐怕当场就得离世。

“嘿嘿!皮是保住了,可驾照就没了。”想起那接二连三的超速违法短信,北约的笑容消失了。家里早想吊销他的驾驶证了,这会算是自投罗网。

“不说这个了!走,我带你去见个我新认识的朋友!我跟你说,这人比我还能打!”

边说着,边拉着时远朝另一方向走去,从头到尾也没正视一眼旁边的陈阿森。

陈阿森表现得很平静,他并没有对此感到愤怒,燕都北氏向来如此古怪。对看着顺眼的热情似火,对无感的视若无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